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莳光录

流水的岁月,铁打的闺中密友

莳光录 芷丢丢 2754 2018-02-15 07:33:40
  就像徽因有她的费慰梅,赫本有她的纪梵希,每个人应该都有一群闺中密友,可能不像是《结婚大作战》里面安妮和凯特演的那两个骨灰级闺密一样从小“如胶似漆”,却也足够彼此了解。  没错啊,我就有这样一群朋友。  按照时间线来讲的话,首当其冲的应该是贝尔,因为小时候最喜欢的迪士尼公主就是贝尔公主,所以就“公主病”地“逼迫”我叫她贝尔。  真是个公主!  我比她大两岁,而我们是在她两岁的时候认识的。  据说当时她极其不喜欢洗澡洗头,每次都要被妈妈逼到墙角,“被迫洗呢,还是自愿洗?”,然后她就眨巴着她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说:“自,自愿,吧。”  后来有一次她母上给我母上打电话:你能把你姑娘带来我家洗澡吗?拜托。我母上作为一个典型的狮子女,这种“匡扶正义”的事情怎么能拒绝呢?于是秉承着拯救他人,造福朋友的精神,大义凛然的提着澡盆就去她家了。  反正,大概,就,这样认识了。  贝尔小时候是个没有公主病的公主,举止文雅,声音好听,而且一颦一笑都娇娇喏喏的,叫人真想亲一口。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还有我的“熏陶”,就变得越发“硬朗”起来了。  现在动不动还冒出“little dragon 坎”这样怪异的东西,“这是啥?”,“小龙坎啊!”然后本丢就会遭来一记白眼←_←。  欧呦,已经不是要我陪着洗澡的小公主了啊~  接下来就是我的月初了,当然不是《狐妖》上的那个白月初,伦家是个小淑女啦。  月初跟我是初一的同桌,那时年少轻狂,不懂得珍惜眼前人∏_∏是跟之前小学校友还有发小同学一起玩的,可是后来跟我玩的那些同学自动“屏蔽”和“孤立”了我,在我多次“投食”企图再次与她们“冰释前嫌”却“反蚀一把米”之后,我的月初以她惊人的慧眼与善良的智慧“接纳”了我(其实是我死缠烂打^ω^)。  超级喜欢她!  超级靠谱,学霸一枚,善解人意,还很努力。  你能想象似乎世界都抛弃了你之后,有一个人不嫌弃你地拉起你的手,坚定地说:我相信你,加油,我们一起努力。要知道,那时候我们班,好成绩就代表着话语权,她虽然在我们班不怎么说话,但是因为成绩好所以大家开玩笑啊,打趣,都不会把注意力放她身上,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像读一本佛经一样,可以说,她是我的佛系启蒙。  是她让我学会了专注,学会了淡定,学会了成长。  她是有一点洁癖的,自跟她第一次做同桌我就知道一点儿,其实也不算洁癖吧,就是不愿意跟别人共享一杯水,谁的杯子都不行,除非要与水瓶“高难度对接”。她是个精致的佛系少女,永远带杯子,冬天保温杯,夏天单杯。  年年如此,岁岁复始。  所以,一般提出共享的人就是我了。  经过几次死缠烂打,她愿意让我“近距离对接”她的水杯,到后来,她实在无奈了。  我还记得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在上过一场激动人心的体育课之后,我干咳难耐,有一种没水就命不久矣的赶脚😂,在我百般央求和精湛的演绎下,她终于答应我可以用她的杯子喝水!  我仿佛冲破的一个魔咒然后进入了一个仙境一般,好像喝到的那口水都比别的水甘甜很多。  飘飘然~  当你可以冲破一个人的底线时,那你在她心中的份量就不可谓不重,并且是在你最潦倒差劲的时候。她用她的包容和善良温柔的接纳了我的一切。  月初,我在这里再次跟你表白喽~  接下来就是高中时期了,前文有提到过,我的一众好友,学霸走后,我们的team又迎来一位同学,我叫她老仙女,就是说等我们都老了之后,她依旧是仙女……(鬼扯,明明我们都是~)  老仙女是我见过月初之后最温婉的人,当然最初的印象就是这,随着时光的流逝(时光大概是个照妖镜#^_^#),我们日渐熟络了起来,就建了一个微信群叫做“一起回家(开车)啊”,那时候“老司机”与“荤段子”齐飞,我们这么有趣的人,当然……有那么一两个“功力深厚”咯~  老仙女是最纯洁的一个。  但是最纯洁不代表会被我们欺负啊。  舍长超级污的,有时候走路就会微曲摸我大腿,我就会夸张地发出杠铃般的笑声……(捂脸跑走ing)然而老仙女就会很淡定的不说话,或者默默的抬头看我一眼,好像是慢悠悠地说,诶,我没感觉啊。  ……又是一次捂脸跑。  老仙女跟我的价值观相当,性格也好,上的考场,下的厨房,看的《黄帝内经》,而且也很佛系。  情怀与诗意并重,这是她写给我的生日祝福~  “可爱的丢丢呐  在大雪后的第一天,希望你没有被寒冷冻住庆生的喜悦啊,每天都能裹得暖暖的出门,能与一天所有的麻烦和解,最后能捧着一杯热茶看自己喜欢的书。也希望所有现在的困难都不会阻挡你跋山涉水的脚步,永远都是那个善良可爱而又坚强勇敢的姑娘,和我说着以后的日子!最后希望在你做一个属于冬日的梦之前收到我打了个盹的祝福”  很暖。  似乎我都能津津有味地思考与她,与她们的未来。  说到未来,就不得不提到过去。  应该是还没有开学的高一,我们去军训,第一天见舍长,我只是觉得她很负责,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我们舍跟别的舍床位不同的缘故,所以本不应该是她担下这个要趴在地上找头发丝的任务。  军训结束后,我们一起回家,路上聊到爸妈,发现爸爸都是工程师,从小的教育环境一模一样。就这样高高兴兴的回了家。  开学以后才知道,我们不约而同回了老家,同一个!据说我每天游山玩水爽歪歪,她呢,看山看水哭唧唧。“因为没人跟我玩啊,又不能跟奶奶抢电视→_→”她如是说。  还有,你猜我们运动会的时候坐在一起看什么?  《芭比公主》!哈哈哈哈!  我们进行强烈的比对之后都觉得《十二个跳舞的芭比公主》最好看,圆了《罗马假日》一个梦,因为珍妮花最后跟鞋匠在一起了,而不像安妮公主那样翩然离去。  看来小时候都被“你是女孩,你就是公主”给洗脑了啊。  文理分班后,我们就不能经常在一起回家了。但是每次只要碰见她,她总会在经过小卖部时雷打不动地问,“吃肠子不?”我都要权衡一下今天的摄入量然后再说话,但是她总是在我权衡的时候拎俩肠子过来,然后塞给我说:“吃,吃,吃完再说嘛。”  与之相互辉映的是她天天嘲笑我的双下巴……  如果说前三位是最佳密友,她就是那个最佳损友。  我们经常出去吃火锅,我每次都要暗中比较一下她的签子数目,时而一样,时而,当然我的多。但她巨能喝水,每次豪爽地“咕嘟咕嘟”时,我都怀疑在下一秒她会猛地一下放下杯子,然后朝我说:“给洒家满上!”。  她虽然污,但是很单纯的,对人对事没有什么心思。  之前高一第一学期我的同桌挺自私的,而且还有一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气质。我也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思想,对她敬而远之,有时候还委屈地哭,舍长就不明白,平时看我们关系融洽,为什么回家路上,我会偷偷抽泣,问我吧,我觉得刚上学就在背地里说人家不好,就不告诉她,问我同桌吧,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就郁闷啊,有时候还会微怒。  后来第二学期,她跟我同桌做了同桌,她就理解了。有时候抱怨一两句,就会说,“你怎么当时不说她是这样一个人啊?”  真是可爱呢,我的傻社长。  愿我们仍像彼时的少女,裙裾罗纱,在夏日里与诤友叹月鉴华。亦或是手执一卷至经,丹青简帙,论国齐家。总之,都是最好的模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