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此情莫被浮生误

第二十七章:春分夜提笔落幽思

此情莫被浮生误 昔浣 2060 2018-02-14 08:00:00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白为霜别了王心桐后,并没有直接回寝室,而是在校园里逛了起来。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如果人也能如此,这世间也不会有这么多的痛苦了。  还真是草色遥看方是,与之相近却无,也或许是夜色更容易浸透,即使路灯明如白昼,也总会有一片照不到的地方,以前是灯下黑,现在是灯上黑,最是人心,最明媚的地方,也会最阴暗。  白为霜的身影似乎与黑色交融,他游荡在这冷寂的校园里,如同幽灵一般,似乎在寻找什么,走走停停之间,心绪也潮起浪涌。忽然间,他闻到了花香,在风中漂浮不定,找不到所在,或许在哪儿躲着他吧。  看着寻而不得的春色和花香,白为霜想起了蒹葭,于是打算为她写一篇诔文,可忽然想起了贾宝玉为晴雯写的那篇《芙蓉女儿诔》,想起那句“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这一句已写尽了他的思念,白为霜也找不到可以落笔之处了。  于是兜兜转转,又到了商学院附近,忽然他看到陈冰和方思明在说着话儿。白为霜才想起,方思明就是商学院的。他也不想去偷听什么,看不清二人的神情动作,就转身离开了这与他无关的所在。在白为霜走了后,这二人也携手离开了商学院,他们离去的方向,似乎是学校东门。  回到寝室后,胡睿和秦超然正说着各种趣事,见到白为霜回来后,打了个招呼,又继续说着。程远正在看书,白为霜走近一看,原来是《人性的弱点》。  随后洗漱完,为蒹葭上了三炷香,就拿着一本书上床了。满是思绪的白为霜,也看不下什么书,合上书后,依稀听到秦超然在哪儿说着什么段子之类的,他听了一会,虽然挺有意思的,不过却把耳机带上听着歌。  过了一会儿,就到了熄灯的时间,众人也都准备休息了,只有三点手机的光依旧明亮。待到只剩下白为霜一人在听歌时,已是半夜一点,他将音乐关了,取下了耳机。这时忽然听到有人说话,是从刘志军哪儿传来的,说的什么听不真切,似乎有一句“大吉”之类的,看来他更入迷了。人言道“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他是做梦也在算卦呐。  待到寝室里终于静了下来,白为霜一时间心境澄澈,似乎一切万籁俱寂之时,他将所有的回忆慢慢梳理之后,只留下蒹葭的音容越加清晰了,于是拿起枕边的纸笔,趴在床上,用手机的光,文不加点的写下了一首诗。  “春分节后赋春思  小楼烟柳初惊见,昨夜春分慰冷枝。  一树花香风不定,两行翠色燕归迟。  隔帘新月窥窗影,入镜婵娟寄与伊。  我本无心侵客梦,天教此意是相思。”  于是,带着满心的思念,入睡了,只可惜,再也没有梦见蒹葭。  第二日,程远帆约着他去逛超市。开学这么久白为霜也还没去过,正好想着有着必需品,也就一起去了。  采购完毕,回来时已接近正午,程远帆就拉着他去吃午饭。去的路上,二人路过一间天主教教堂,门前竟然是中国式的一副可在大理石上的对联。  白为霜恍眼看见了“孰真孰假”四个字,一时兴起,就停下了脚步,原来这幅对联是“问因缘孰真孰假有心人仔细寻访,看世事亦正亦邪门外客费心思量。”  一直以来,对宗教无感的白为霜竟发觉这教堂居然有些哲学意味,这段时间有着相信天意的他,突然发现或许宗教也是哲学的一种吧,既然天主教如此,那佛教,道家,***教等,或许都有可取之处吧。  发现白为霜停下脚步后,程远帆也倒了回来,看到他凝神看着那副对联,也看了一眼,随即催促到:“看这些干嘛,你又不信教,走吧,饿死了!”  听着程远帆的不断催促,白为霜无奈下只得记下这两句话,然后跟着去了。中午吃的是蒸饺,白为霜觉得很难吃,而程远帆却十分喜欢,他说这是用熟面和的,有嚼劲,口感很好。  或许南北有差异,也或许每个人喜好不同,在相似的两个人也有不同之处,白为霜便对他说,这蒸饺不和胃口,下次就不来了。  听的程远帆直叫可惜,说白为霜辜负美食。白为霜一笑,也不多说什么了。  午饭后,回到学校的白为霜继续练琴,练琴时却一直心不在焉,过了一个多小时,王心桐才来。于是,白为霜就对她说起了中午看到的那副对联。  “世上最简单的就是明辨是非,最难的也是明辨是非。你永远也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对你而言是对的,对别人而言就是错的。”王心桐想了一会,对他说道。  白为霜一时没听明白,却明白了凡事都有两面性,而如何抉择却是需要自己去做,而这选择他却依旧不懂。  再问时,王心桐却也不答,或许她也不知道答案,或许这个答案只有自己去追寻得到,才能真正领域吧。不过知道方向了的白为霜,刚才烦躁的心也静了下来,开始全身心练琴了。  离别时,王心桐对他说:“你现在的心,太乱了,你现在需要的是,把自己的心静下来,尤其是面对古琴的时候,只有心静,才能弹得出心声,记住,要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说完这些话,王心桐突然觉得自己管的太多了,可内心却总是情不自禁的想对他好。  “明白了,我会努力的。”听到这话后,白为霜认真的的答到,他也发现自己练琴时的心不在焉,这确实是弹琴的大忌。随后各自分别。  白为霜本是校报的编辑部成员,上学期的各种采访,采风,他都没有参加,只是完成各种写稿子的任务。而这学期,校报也开始了工作。于是,他把自己昨晚写的这首诗,交了上去。  他想,每一期都发一首他对蒹葭的思念,然后全部收集起来,在她的坟前寄给她,聊表寸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