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邪魅太子调皮妃

第二十一美男

邪魅太子调皮妃 魅玥紫璃 2000 2018-02-15 07:38:56
  惊天动地轰隆声轰然砸出一个大坑,狂风呼啸而过,震得花草树木咧咧作响。稍近大树砸的粉身碎骨,树碎屑四处飞溅。离的远大树也跟着遭了殃被连根拔起飞出百米外。  南宫清玥侧身快速闪躲,余威还是波极到南宫清楚,肩上刮伤,模糊血肉丝丝血红渗透出紫衣,瞬间染红了半个衣袖顿时手臂传来阵阵疼痛。  俏丽眉微邹转头望着左手上的伤,从小到大不管,在21世纪执行任务多危险自己从没受过伤,忍不住低咒。  “奶奶熊”。  南宫清玥眼神如一把利刃直射长臂猿。嘴角邪嗜勾起。  “你这是在挑屑爷是吧!爷不发威当老娘是病猫了是吧,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当爷好惹得。”  “呵呵!”  它娘的,还好只轻受点伤,要是被这家伙拳头砸到不死也废了,南宫清玥面不改色暗暗思忖看来自己修炼紫莲神七重决,第一重三阶第一段紫莲开自己使用,都达不到那一分半点威力,自己还消耗全身灵力。  难怪真像糟老头说要达到灵王级别才可以修炼,看来她还是太心急了,果然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胸口一阵气闷一丝血腥溢出喉间,压抑不住脸色微白猛得吐出来一口血。  “噗呲”。  看来强行修炼紫莲仙决给身体带来连锁反应,身体现在遭到了反噬,看来还不清。  南宫清玥伸手插掉嘴角血迹,伸手捂住胸口尽量身体平衡站稳,不显山不漏水不漏丝毫破绽,暗自内视体内状况,心猛得往下一沉身体里灵力有些稳乱,情况有些糟糕。  还以为强行修炼只是会带来一点点伤害,没想到伤害会这么大会这么严重,紫莲神决暂且放一放,修为到达灵王在说。  南宫清玥想通后抬头望眼前的场景。  脸色渐渐变得苍白,白的跟纸一样,今天难道她南宫清玥就要和这世界说拜拜了吗?  不,她还是太弱了,她要尽快强大强大到谁也不能踩在头上,还要扮猪吃老虎,但是她还没玩转这古代就把命丢了,那不是她,坚定眼眸闪烁璀璨光彩。周身散发熠熠生辉光芒,那是强者不屈如同傲世天下女王。  “帅哥看戏需要付账的,不知道你是怎么付法?”  鄂!被发现了,好明锐的小家伙。既然发现了也不在躲藏。  早在看长臂猿不顺眼时就发现了那男子存在,只是不点破,她要看看那男子要干什么了。  忽的,南宫清玥转过头朝那男子看,一袭白衣站立着倾泻的阳光洒落他的白衣,乌黑如墨的长发高高挽在头上插着一根白玉簪,几缕发丝披在肩上随风舞动。  那双桃花眼邪气微挑着眉,饶有趣味地看着南宫清玥,睫毛的浅影落于眼睑,嘴角的浅笑带着几分戏谑。  妖孽邪魅,如天上云端俊逸尊贵。  又是个妖孽,见过帝寒墨不似仙俊颜此时在见美男早就免疫了,但南宫清玥心里忍不住暗骂。  他伸出手臂那修长骨节分明手掌,手指如玉似的指了下长臂猿站着的地方,意思是要不要他帮忙。  死妖孽手人不但长的好看也手指也长的比女子还嫩白,南宫清心里一阵气恼咒骂。  南宫清玥眼眸一沉,脸色更加分外难看,难道他没看出来自己已经受伤了吗?  美眸气恼瞪了他一眼,怒吼,“那帮就帮,哪那么多废话,不帮滚到一边去,别挡着爷。”  君逸澜莫名其妙,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小伙,瞬间说就变脸了就变。  难道是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惹小家伙不高兴了?  忽想到什么,君逸澜心里一征,他什么时候学会关心别人了,还那么在意一个毛还没长齐小家伙的情绪。  难道是,自己精神恍惚产生是错觉吧,一定是,揺揺头收起心绪。  君逸澜不由低头瞧着南宫清玥身上上下打量一下,心里冷哼!  “你这小子,今年你才多大呢?毛还没长齐呢?还敢自称爷,也不知害臊哼!”  “喂!帅哥你在说谁毛还没长齐呢?啊!谁说出来看我不打死他。”  说着不在等君逸澜再度开口说话。  南宫清玥像是被踩了尾巴老虎,一蹦三跳到了那男子面前,恶狠狠剐了眼君逸澜,顿时刚才萎靡气息全被家伙气的消散了不少。  冷着脸瞪着他,“喂!帅哥看你长得人模狗样,怎么这么不招人喜欢呢?”  君逸澜瞧着站在眼前气鼓鼓像只青蛙鼓着腮帮子少年,如墨的长发因打抖有些散乱披在肩上,一双好看睁着大眼睛,苍白的脸颊因生气略有些显微红,睫毛扑闪闪眨动,嘟着樱桃小嘴。  一身淡紫色衣袍穿在身上飘逸出尘,小小年纪长的如此倾城绝世,不难看出将来也是个祸害。  长臂猿顿时浑身暴出浓浓的煞气,当它不存在吗?这两个愚蠢的人类,还有虽然不知道那白衣男子怎么会突然出现,它可不管那么多,竟敢无视,这是在向它挑衅吗?  愤怒大眼睛冲满了血丝,长臂猿伸出臂膀如同大象腿那么粗的双臂不断地拍打着地面,地面传来地动山摇,地上也裂开几条裂缝,最大缝隙三米多宽,小的也有一丈多宽场面触目惊心稍不站稳就会滚落进深缝,森林一阵动荡,林中的灵兽惊得四处逃串。  “妈蛋”。  南宫清玥瞬间反应过来,但还是慢了一步,震的她体内气血翻涌,一口气没忍住。  “噗呲”。  又猛吐出来一口血,血丝延着嘴角滴落在衣服上,瞬间染红了半片衣袍,脸色更加苍白,身体晃了下眼看就要要跌倒在地。  君逸澜瞧见心骤然一黑如深渊寒冽眼眸一眯,眼疾手快伸手一捞,瞬间南宫清玥就靠在君逸澜怀里。  唔,好痛。  这讨厌家伙胸膛是铁做的吗?这么硬,真是的拉她都不打招呼,害她撞的好痛,眼泪都飙出眼眶,南宫清玥心里狠的痒痒。看见在护她份上不跟他计较。  哼。  柔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