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花开晚更妍

第019章 搬入新居(上)

花开晚更妍 方不可 2187 2018-02-14 10:00:00
  回程的车上,顾京墨神情丝毫不显落寞,甚至带着一丝刻意为之的兴奋,不断地说着打算把哪些小物件放在新居的哪些地方。梁维翰数次想要打断她,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他知道顾京墨心中的苦涩,也知道她此刻是强颜欢笑,但是安慰的话语何其苍白,让他深感无力。  于是整段路程里,顾京墨一直在叽叽喳喳地说话,有时颠倒,有时重复,但从未停止。梁维翰偶尔附和,提些小意见。  一路开到转山西路,顾京墨和梁维翰下车,看着搬家公司的工人将大包小包运到22层,安置在顾京墨早就规划好的地方。看着逐渐有了家的感觉的小屋,顾京墨的眼睛抑制不住地感到湿润。  “维翰哥,谢谢你。我再收拾收拾,晚点请你和采儿一起过来温居。”顾京墨现在只想一个人待着。  梁维翰了然地点点头:“有事情打电话。”  当周围只剩下顾京墨一个人的时候,她捂住脸蹲在了地上,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下来。  心,太痛了。  失去父亲的痛,遭遇背叛的痛,前路茫茫的痛,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撕扯着她的灵魂。  害怕,她太害怕了。  她害怕自己撑不下去,她害怕自己做不好一个母亲,她害怕将来伯琅问起父亲而她无言以对。  生活,太难了。  哭泣无用,却能疏解悲伤。心里的痛多了,便会化成泪水。  顾京墨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她只知道这个小小的房间像是一个包裹紧密的温床,收容了她全部的悲伤与痛恨,带着她找到了暂时的平静。  当顾京墨清理好房间,站在门口看着夕阳的光晕之时,她决定把所有的泪水留在这一刻钟里。  前路,哪怕尽是风雨,她也不得不冒雨前行。  顾京墨回到月子中心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康温采和王姐都看到了她哭红的眼睛,却默契地没有提起,只有伯琅,许久没见到妈妈,一见到顾京墨便瘪着嘴哭出声来。  “伯琅这个小机灵鬼,看到妈妈就开始撒娇!”王姐抱着伯琅打趣,试图缓解顾京墨的情绪。  “对呀对呀,我跟王姐带他的时候,可乖了,喝奶睡觉,又听话又准时。”康温采明白王姐的用意,不管顾京墨此刻心中有多少痛苦,只要有伯琅,她便不至于真的绝望。  顾京墨伸手抱过儿子,婴儿软软的身子伏在肩头,柔柔的呼吸吹在耳畔,这样的依赖与陪伴,是其他任何事物都无法替代的安稳。  “伯琅,妈妈回来了。妈妈去布置新房子了,很快我们两个就可以搬到新家去了,伯琅开不开心?”顾京墨轻轻摇晃着儿子。  顾伯琅终于等到妈妈的怀抱,哼哼唧唧地似乎在回应顾京墨的言语。  “伯琅很高兴呀!”康温采扮着鬼脸都弄顾伯琅,“伯琅要不要请干妈去做客呀?要不要呀?”  顾伯琅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康温采,眼神干净纯粹。  “京墨,咱们儿子太帅了,不行不行,这小眼神,我要醉了,醉了。”康温采捂着胸口,夸张地说。  “你呀!”看着这样的康温采,顾京墨终于露出一个微笑。她还有亲人,亦还有朋友,且仍有信念,她不该因为一个注定错过的人而折磨自己的灵魂。她可以继续愤怒,却不该继续悲伤。  “我已经把大部分东西都送到转山西路了,也简单归置了一下。明天办完手续,就可以搬过去了。”住了那么久的月子中心,终于要离开了,“王姐,谢谢你。”  说完,顾京墨从包里掏出一个红包:“王姐,你帮我这么多,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这是我的一点点心意,还请你收下。”  王姐连忙推拒:“别别,京墨,这是我的工作,我做的都是分内的事,你是交过费用的,不用再另外给我。”有些事,她不好跟顾京墨明说,虽出自善意,对于顾京墨这样赤诚的感谢,仍旧觉得有些许愧疚。  顾京墨给得真诚,王姐推得坚决,两人拉扯半天,全无进展,一旁康温采这个急性子看不下去了。  “哎呀你们两个真是!”康温采伸手夺过顾京墨手里的红包,塞到了顾伯琅的怀里,“钱呢,就留给伯琅,心意呢,就通过新家的大餐来表示吧!”  “对对对,采儿说的对,京墨,听采儿说你厨艺很好,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口福去蹭个饭?”王姐笑着问。  顾京墨眼睛又红了:“当然,当然!”  说定吃饭的事情,康温采又张罗着定菜单,叽叽喳喳,完全冲淡了顾京墨今日的悲伤。  晚上,顾京墨哄睡顾伯琅之后,来到了东湘医院,离开月子中心的话,她以后应该很少再到医院附近来了,她想跟孔阿姨道别,也想打听一下苏妈妈的联系方式,向苏妈妈道谢,当初苏妈妈借她披着的外套,还没有还回去。  病房依旧是当初熟悉的样子,顾京墨一路走来,不断地遇见熟悉的医生护士。  来到父亲当初住的病房门前,顾京墨隔着玻璃看进去,靠窗的床位上已经住进新的病人,那是一个高挑的少年,不过十几岁地样子,正半靠在床头看手机,旁边陪床的中年男子应该是他的父亲,正在帮他晾毛巾。  曾经,她与父亲也常常如此,生命如此宝贵,又如此脆弱。  “京墨?”孔阿姨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孔阿姨。”顾京墨回头,微微扯出一丝微笑。  孔阿姨看在心里,生出许多疼惜:“怎么到医院来了?哪里不舒服吗?月子坐的怎么样?孩子呢,还好吗?”  孔阿姨一连串的问题让顾京墨感到无比温暖。  “孔阿姨,我没事,伯琅也很好,我坐完月子,要回家了,想来跟您告个别。”顾京墨拉住了孔阿姨的手,就是这双手,在许多她绝望无助的时候给了她力量。  “吓了我一跳。”孔阿姨轻抚胸口,“打个电话就好了,还专门跑过来干嘛,你现在身体免疫力差,可不能随便在医院里走。哎,你看你,连口罩都没戴,你等着,我给你去拿一个。”说着就要转身去护士站。  顾京墨连忙拉住:“孔阿姨没事没事,我带了口罩,在兜里呢,您别忙活了。”  顾京墨拉着孔阿姨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坐下,跟她简单说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听她说离了婚,孔阿姨只说了句“离得好”,她这才知道,原来她的婚姻已经糟糕到了这种程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