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与君谋天下

第八章

与君谋天下 念尔归 2008 2018-02-13 23:59:18
  这几日,锦州城里显得热闹非凡。  大街小巷,酒肆茶楼无不纷纷扰扰。  “王家婶子,你晓得不?昨日里李大小姐可是被她的表妹划伤了呢!她这表妹倒好一口咬定是她自己不小心摔倒划的,这可真是阴险的很呐!也不知是谁教育出来的姑娘,呸!俺才不会叫俺家虎子娶上这么个泼辣狠毒的主儿。”  “晓得哩!这大家的事,谁又晓得咧!不过这大小姐也不是个弱的,就是那表妹未免太狠毒了些。”  ……  锦州城里流传着这些不知真假的话,却急坏了李府众人。  李府当家的几位都觉得是李允伊做的毕竟李允伊一直念叨着不会放过安君宁的。李允伊在一旁垂着手,安君宁的却掩面而泣。还是说,若是得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便自尽而亡。  阿碧和李晓菁一直在安君宁身旁安慰着她,生怕她做出不好的事情来。  李府老夫人自然也是怕的,见安君宁这幅样子,就命她回去歇着了。安君宁却求了老夫人出府,说是想吃一品香楼的糕点。老夫人看她可怜的紧,便允了。  在转身的那一刹那,安君宁看了看李允伊,没再说什么。带着阿碧离开了李府前厅。  一并唤上了金轩陪她去一品香楼。  既然出了门,这一路上纷纷扰扰的议论声,也并未逃出她的耳朵。  在一品香楼二层的雅间里,安君宁随意笑了笑,说是看着善存堂的孩子可怜的紧,吩咐阿碧去给善存堂的孩子,还有路边的乞丐送一些东西,给几两银子让他们好生过活。  原本叫金轩也跟着去,但是金轩死活不肯,非要跟在安君宁身边保护她,安君宁只得作罢。  “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等本事。”金轩挽着胳膊靠在窗边,盯着安君宁说,话语里满满的都是凉气。  “金护卫的眼光也不错嘛,知道本小姐我要做什么。喏,这新卖的桃花酥真真是好吃的紧,与其费神琢磨那些事,倒不如来吃这桃花酥来的惬意轻松。金护卫不要来尝尝吗?”说着,安君宁扬了扬桃花酥,那模样叫金轩看了,只觉得美丽飘逸,竟又看呆了。  金轩虽没有回话,但是却动了身形。来到桌子旁,轻轻捏起一块桃花酥就往嘴里放。  初沾舌尖,从鼻腔里到唇齿间,满满的都是清新飘逸的桃花香,多一分太浓,少一分则太淡,连说出的话都带着一股似有似无的桃花香。  还没在嘴里待多久,桃花酥却已经化作无形,只留丝丝点点的甜意。此时此刻,仿若置身于万千桃花之中,微风吹来,花瓣纷纷落下,别提多美了。  金轩从桃花酥的美味中回过神来,干咳两声,冷冰冰的夸赞了一句。  目光却还是在安君宁身上盯着——他已经盯了安君宁快半刻钟了。绕是安君宁定力再强也抵不住这般如炬的目光,登时脸羞红了一大片。  为了遮掩自己的不好意思,安君宁便扭头走向窗边,时而看看熙熙攘攘的楼下,时而抬头望望天。  如果没有李允伊,她只觉得这般岁月真真是美好。  她站在窗边看风景,身后也有人赏风景。  安君宁自是能感应的到这目光,想来也无处可躲,又不愿他一直盯着。想着想着,身上气息陡然一变,顿时凌厉的好多。  广袖一甩,一脸怒容的对着金轩道,“从你的作派来看,我一直认为你是个君子,可没想到,你竟与那街上的登徒浪子相似甚多,不,你还不如街上的登徒浪子。早知我当日就不该救你。”  安君宁只想着凶他一凶,可这话一出口就不由自己了,才说完话,心里就一阵懊恼。  可万万没想到,金轩竟然蹭的窜过来,捏着安君宁的下巴,周围散发着冷气,凶巴巴的说:“女人,你再给我说一遍!”  “登徒浪子!”安君宁微微咽了口唾沫,她其实心里已经有些怕了,但是心里再害怕,气势都不能输,咬了咬牙,又将方才的话重说了一遍。  而金轩身上的冷气也越发的重,却慢慢松开了捏着安君宁下巴的手。他不知道为什么,一点也不愿意安君宁这样说他,于是又补了一句,“安君宁,别再让我听到你说这种话。”说完便自顾自坐在地上,闭上眼睛,似是在好好休息。  安君宁就站在窗边,凝望着他的脸。  这张脸,会笑吗?  自从认识金轩后,安君宁就没见他笑过,似乎永远绷着一张冷脸。  跟金轩这几天的相处,她越来越想知道,这副“冰冷的面具”背后究竟是怎样的一张脸?这个冷冰冰的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看似冷冰冰,他却一点都不冷,至少对她不冷。知道她受伤会送来上好的化痕散,有时会督促她吃饭,也会教习她的功课。  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其实也没有自己说的那么坏…  正发呆着,阿碧急急忙忙推开了房门,吵醒了金轩。  “小姐,奴婢回来了。”阿碧气喘吁吁的,才进门就一屁股坐到了凳子上,端起茶壶就是一顿猛灌。  “只是小姐,你脸上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阿碧轻轻的抚了抚安君宁脸上的伤口,心下感叹到,这技术真真是以假乱真哪!  原来,安君宁在出府前,在脸上画了伤口,还带上了面纱。  糕点也吃的差不多了,三人离开了一品香楼。  安君宁准备去一品香楼附近的医馆转转,耳边却传来一些妇人的话语:  “马家媳妇,我有个好姐妹在李府里做工,据她说,哪是表小姐心狠手辣,分明是这李大小姐心思歹毒,这表小姐瞧着姐姐染了风寒却不肯吃药,亲自端药去,谁成想,这李大小姐不领情,不仅打翻了药碗,还划伤了表小姐的手。”  “啧啧啧…”  “真是没看出来…”  “人心险恶啊!”  “还是俺家亲戚媳妇好啊…”  面纱下的安君宁嘴唇微勾,踏进了这附近的一家医馆。  迎上来的是一个不过八九岁的稚嫩女童,一袭乳白衣衫,像极了天上的小仙女儿。  安君宁瞧着可爱,便蹲下来逗了逗,原来这小女童是这医馆的大夫认的徒弟。  像这样的小女童,俗称医童。等到她再长大些,便叫做是药娘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