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醉凉风起

醉凉风起

二货饭团

  1. 玄幻言情类型
  2. 2018-01-14上架
  3. 2093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醉

醉凉风起 二货饭团 2093 2018-01-14 19:14:00
  “哈…哈…”  孟临渊一路跌跌撞撞,最后躲在了一家裁缝铺里。  老板见有客人,便打了招呼:“客官您…”  “嘘——”  孟临渊翻身进了柜台里,蹲在老板脚边一个昏暗的角落里。  “哎,你…”  老板这店铺才刚开张,大清早的就碰上这么一个怪人,老板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借我躲一下哈。”  裁缝铺里的柜台比较高,柜台上又放置了很多绫罗绸缎,想要藏身实在是容易;外加这天刚放亮,只要他们不仔细翻,孟临渊就能顺利躲过一劫。  没想到这些家丁体力这么好,跑了一晚也没什么事,倒是把自己累个半死。  那些家丁也真是莫名其妙。孟临渊只是恰巧从他们张府路过而已,却被张府家丁咬定自己是毛贼。  真是无奈。  孟临渊当时的确看见一个黑衣蒙面人在房梁上飞来飞去,那人还瞪了孟临渊一眼。  说起来也都怪林池那个混蛋,要不是她大半夜非要吃什么青团子,孟临渊怎会到如此地步?现在倒好,青团子没买成,自己还差点被人抓了。  一晚上没回去,也不知道林池那丫头怎么样了…  “哎哟,客官您来点什么?”老板热情地招呼着客人。  那客人五大三粗,长相凶悍,声音也极为雄浑。  “见没见过一个人,”壮汉大致比量了下:“这么高,青衣,像是个读书人。”  老板思索了一小会儿就知道壮汉说的是谁了。  “我这才刚开张,哪有什么人呐。”  壮汉道:“打扰了。”  幸好就他一个。孟临渊暗自庆幸道。  在那群家丁里,孟临渊对那壮汉印象尤为深刻。  当时。家丁从府中冲出来,那壮汉指着孟临渊大喊:“就是他!”  呵呵…怕是个傻子吧…  明明衣服颜色都不一样…  壮汉走后好一会儿,老板在门口张望了许久,确定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才轻轻把门阖上。“小兄弟,外面没什么人了。”  孟临渊这才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土,作揖:“多谢店家相救。”  老板连忙摆手:“没事没事,小兄弟你…快回家吧。”  “告辞。”  老板送走了孟临渊,回到店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惹上这种人…哎…”  现在大概是卯正三刻,林池也该起床了。若是借匹马,巳时差不多就能到家,只是林池怕是吃不到青团子了。  张府定是不能放过自己了。  如果被家丁抓了回去,能见到张老的话,那一切都好说;换做其他人…那可真是跳进厐家塘都洗不清了。  孟临渊苦笑,怎么就摊上这事了。  吴郡家中。  林池已经在家收拾好行李,见孟临渊依然未归,不由得窃喜道:“运气真好!”  如今,林池就等着苗言来找她,然后一起去广陵。  要去广陵这件事,林池没有告诉孟临渊。临渊看她看得紧,几乎是不离身,虽然不是亲生兄妹,但至少有个能陪临渊说话的人。孟临渊的父母不要他了,好不容易有这么个人,临渊自然而然会管得多了一点。  可林池长大了。  苗言小心翼翼地敲响了孟临渊家的门。  苗言也是偷跑出来的,她没有林池胆子大,第一次做这种事难免会有点害怕。  林池也很警惕,轻手轻脚地把门开了个小缝隙,眯着眼睛观察门外的人。  “林池?”  苗言试探着叫林池的名字,万一那边的人是孟临渊,苗言还要编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  听见苗言的声音,林池才放心地把门打开。“你现在这等我,我去拿行李。”说完,林池将门虚掩,转身回屋拿行李。  林池拿着自己的行李走了。  “林池啊,你哥呢?”  “昨天半夜我让他出去给我买青团子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要么我哪敢这么放肆?”  林池和苗言是同乡,认识时间不长,但是二人都很聊得来。前阵子苗言跟着父母去了趟广陵,回乡后对林池讲广陵多么多么好。林池没怎么出过门,经过苗言的描述和吹嘘,林池动心了,她也想去广陵,这种想法像在心头生了根,生长速度快得惊人,不久,绿树成荫。  另一边,孟临渊快马加鞭,心里突然有种不安的感觉。  “啧。”孟临渊急忙勒马。“走错了。”  刚才跑的太快,完全凭着感觉走的,没想到走错路了。  在孟临渊面前的是万丈深渊。  孟临渊只得往回走。  “拦住他!”  一声令下,一群人将孟临渊包围了起来。  是家丁。  “你们真烦…”孟临渊的眉头都快拧到一起了。  壮汉上前,二话不说在孟临渊的脸上招呼一下。孟临渊直接从马背上飞了出去。  孟临渊重重地摔在地上。  那壮汉力气大得出奇,但他没出全力。  “打他。”随后是一阵拳打脚踢。  虽说是赤手空拳,但是谁也受不了围殴啊。  直到孟临渊不再反抗,壮汉才让其余家丁停手。  “绳子给我。”那壮汉命令道。  其中一个家丁把预备好的绳子递给了壮汉。壮汉将孟临渊捆好,扔上了马背。  壮汉又指着递绳子的家丁:“你去牵马。”  孟临渊最终还是暴露了,还是逃不过。  林池这边倒是很顺利。  二人进了山林,路上遇见一位樵夫。  樵夫正在砍柴,见两位小姑娘往深山里走,便叫住了他们:“二位姑娘,你们这是要去哪?”  “我们…”苗言吞吞吐吐,不知道该不该实话实说。  林池打了个圆场:“昂…随便走走。”  “那就别往里走了,赶紧回家。”樵夫道“听说啊,那里面有妖怪,吃人的。”  也不知这樵夫说的是真是假,反正苗言信了。苗言轻扯了下林池的袖子:“林池…我害怕…”  “没事。”林池安慰道。转而对大叔说:“那都是吓唬小孩的,以前我哥就这么跟我说,大叔你都多大了…”  樵夫有点生气,还有些着急。这真不是吓唬人。  樵夫常年在这砍柴,从这路过的人也不少。从去年八月份开始,一年了,凡是进山的人,都没见他们再出来过。外乡人还能说得过去,但是这熟人可有点说不清。  “我唬你们干嘛,我旁边那家的儿子去年秋天参加乡试,到现在还没回来。”  林池一脸“关我啥事”的表情。

二货饭团

这里萌新(??^)っ微博@二货饭团   爱你们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