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情深不知归何处

第二十三章你见过这个样子的李海潮吗

情深不知归何处 邻家小书生 7077 2018-01-14 12:15:36
  1  李海潮送我回去。  他一手开车,另一手一直握着我的手,遇到紧急路况方才松开一小会儿。  因为我晕倒了,李海潮来不及送赵佳回去,他就在车里睡了一下午,此时鼻涕连天,他感冒了。  他戴着李海潮买给他的大口罩,两手握着纸巾,眼珠子“骨碌骨碌”转到左边,又转到右边。他很是奇怪,就是喝醉酒的功夫,我和李海潮竟然决定在一起了。  他妈的,不合理呀,那么长时间暧昧来暧昧去,一眨眼的功夫就在一起了?  一路上,赵佳很是惜命,不时提醒李海潮:“拐弯,拐弯,你的手该松开了。”  “前面那司机肯定是女的,你的手能不能松开?”  李海潮被他吵得烦了,顺手拿起一盒纸巾扔过去,他双手接住了,仍然激动地盯着前方,“看车,看车。”  李海潮温柔地看了我一眼,我甜甜地笑了。  他握我的手,更紧了。  赵佳扶着座椅,凑了过来,问道:“二位可不可以透露一下,到底我错过了什么?苏婉清,之前咱俩还在一起喝酒,你还哭哭啼啼,一眨眼的功夫,你们俩不仅牵手,而且连戒指都戴上了。坐火箭,都没你们快。”  前方正好红灯,李海潮用另一只手把赵佳的脸推到后面,说道:“离小清远点,别把感冒传给她。”  赵佳倒在座椅上,“啧啧”感叹:“好,我离远点,要不然把你家小清传染感冒,可怎么办呢?”  李海潮笑着对我说:“以后可不能喝酒了。”  我点点头。  “以后衣服也多穿点。”  我点点头。  “以后我接送你上下班。”  我的模样一定像只温顺的小喵咪,“好。”  我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嘱咐他道:“我们俩的事情先不要对家里人说。我爸爸刚出院,他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还没有原谅我,等过一段时间,我们再对他们说,好吗?”  李海潮很不理解。  我解释道:“我是说,挑一个比较好的日子。”  他笑了,说道:“好,全听你的。反正你也逃不掉。”  其实,我害怕的并不是我的父母,他们一直希望我和李海潮在一起,高兴还来不及。  我最害怕的,是王阿姨。  “阿姨那边,也暂时不要告诉她,好吗?”  “她一直希望我赶快结婚。这么好的消息,怎么能不告诉她。从小到大,她都很喜欢你。”  我无奈地笑了,这就是我暂时不想让王阿姨知道的原因。李海潮不知道王阿姨对我的真实想法,在他眼里,他的妈妈是个完美的母亲。  我怎么忍心让他们母子心生嫌隙?  我所能做的,就是暂时拖延时间,想尽办法,做好王阿姨的工作。虽然我知道很难,也许我会很难堪,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要努力一次。  为了李海潮,为了我的幸福。  “我的意思是,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阿姨一直把我当女儿。突然间,你告诉她,我怀孕了,我们要结婚,我怕她一时之间会接受不了。”  “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可啊。”  “总之,你先答应我,暂时保密好不好?”  我撒娇:“好不好嘛。”  李海潮无奈,宠溺地点点头。  赵佳扑上前来,拉下口罩,一脸不可思议道:“你怀孕了?你们要结婚了?”  他心里一定在骂,他妈的,太不合理了。  没有办法,生活本身就是狗血剧。  2  李海潮送我到楼下。因为他还得送赵佳去酒店,所以他没有陪我上楼。  他送我下车,我将要走时,他忽然拉着我的手。  “有事吗?”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食指挠挠眉毛,说道:“有一件事情,一直想跟你做。”  我一头雾水:“什么事情?”  他上前一步,忽然间捧了我的脸,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说道:“就是这件事情。”  莫名的,我竟然脸红了。我的头抵在他的胸前,不敢看向他,却是一直笑着的。  “谢谢你。”  “嗯?”  “谢谢你爱我。”  他亲昵地拍拍我的头,忽然间抱着我,说道:“不想让你走。”  我也紧紧抱着他,说道:“我也不想让你走。”  赵佳看不下去了,把车窗玻璃拍得直响,说道:“快别秀恩爱了,你们旁边这只单身狗,已经又饿又冷了一下午。”  李海潮笑着对我说:“我赶快把这条狗送回去。一会儿我给你打电话。”  我点头,他叹了一口气,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我回到家里。  爸爸已经出院,他心里已经原谅我,但是表面上还不怎么想理我。他坐在沙发上,见我回来了,慢慢悠悠地起身,走回了卧室。  我妈见状,忙对我解释:“你别往心里去。”  我心里窝着一团温暖的火,嘴角的笑容兜不住,根本不在意。  我妈看着我,不解地问道:“今天有什么高兴的事情?你笑得这么开心。”  我摸摸脸,还是热热的,说道:“有吗?”  我坐下来,茶几上放着半杯梅子酒。我爸妈经常拿它御寒。我顺势端起来,忽然想起李海潮的叮嘱,喜滋滋地又把酒放下。  我妈很奇怪:“怎么不喝了?你不是很喜欢喝这个的吗?”她起身,“我重新给你倒一杯去。”  “不用了。”  我想起一件事情,说道:“妈,把我的保暖内衣找出来,我要穿。”  我妈年年都会给我买两套保暖内衣,但是每次,我都以太厚为由拒绝穿。  “每年给你买,你都不穿。今年我索性就没有买。”  “那就给我再买两套。对了,还有羽绒服,”我比划着,“是不是有那种特别大特别厚的羽绒服。”  我妈一脸狐疑:“现在这时节不穿羽绒服了,要穿也得穿棉服。”  “那就穿棉服。”  我妈虽然觉得我很不对劲,但是我穿衣服少这件事情,她念叨了很多年。现在我愿意多穿衣服,她倒是很开心。  “我一会儿给你找出来。你有好多棉衣都没有穿过。”  我一看时间,才晚上八点多钟,可是从今往后,我要早睡早起,现在就应该培养睡眠习惯。  我伸个懒腰,准备回屋睡觉,对我妈说道:“妈,从明天起,我每天都要吃早饭。我想吃虾仁馅的包子。”  “你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吃虾,怎么忽然又想吃虾仁馅的包子了。”  我没有解释,径直回到房间。  我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想起今天和李海潮发生的点点滴滴,心里就开心得冒泡。  我举着手机,没有未接来电,没有未读信息。  我把手机塞枕头底下,没过一分钟又拿出来,还是没有未接来电,没有未读信息。  是不是手机坏了?  我心里滑过一丝惆怅,莫非男人都是一样,连李海潮也不能免俗,得到了就不会珍惜。  我想给李海潮打电话,转念一想,赌气把手机塞枕头底下。干吗是我打给他。  我用被子蒙住脸,努力睡觉。可是,没一会儿,我又忍不住把手机拿出来,才刚刚过去三分钟。  原来相思就是如此,度秒如年。  我盯着手机,用脑电波发功:给我打电话,给我打电话,给我打电话……  忽然间手机铃声大作,我大喜,定睛一看,却不是李海潮的电话,而是我熟识的那位狗仔。  我接起电话。  “苏总,你交给我的任务,我的人已经跟得差不多了。任晓萱这个人很干净,凭我的直觉,从跟拍的情况看,她应该值得信任,没有什么问题。具体的资料我已经快递到你的办公室,你明天就应该能收到。”  “好。谢谢你。”  “不客气。我们互通有无嘛。”  忽然,他又想起一件事情,说道:“我最近跟拍一个大明星,每天轮番蹲点,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线索。也许是我多疑,但是我们是多年朋友,我想我有必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  “关于小白……”  这时,我听见我妈惊讶的声音:“海潮,你怎么会来?”  我只想赶快挂电话,忙说道:“等有空,我们坐下来细聊。我现在有点急事。”  那人只好挂了电话。  3  我急急地就要开门出去,转身跑回梳妆台照了一回镜子,方才出去。  李海潮拎了两手的东西进门。  我妈接下他手里的购物袋,问道:“你上次买的营养品,你叔叔还没有吃完,这就又买了这么多。”  忽然有两个袋子引起我妈的注意,她翻开一看,“这是毛呢大衣,这是保暖内衣。怎么看着像……”  李海潮解释道:“我是给小清买的。”  我妈似懂非懂,多了一个心眼,又看了看其他的袋子,那些营养品多是给女人吃的,她才明白过来那不是给我爸买的。  “原来是给小清的呀。”  我妈看着我,说道:“你最近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我怕我妈看出端倪,忙把东西都拿过来,对李海潮说道:“你要不到我房间里坐坐?”  李海潮大喜,说道:“好。”  我妈忙说:“那我给你们弄点水果。”  一进我的房门,李海潮就迫不及待地把我抱紧,说道:“才离开你一会儿,我就受不了。”  我本来还想矜持一下,但是实在忍不住,说道:“我也是。”  就在这时,我妈敲门。  我忙把李海潮推开,一本正经地坐到床上,拿起手机装作很忙的样子。  李海潮哭笑不得。  我妈走进来,看到李海潮杵在那里,问道:“海潮,你站那儿干吗。赶快坐下。”  “噢。”  李海潮才坐到床边的懒人椅上。  我若无其事地抬起头,说道:“妈,你把水果放下就行了。”  我妈的脸色有些异常,她瞟了一眼我手里的手机,说道:“你在看什么?”  “随便看看。”  我妈脸上滑过一丝莫可名状的神色:“你手机拿反了。”  我一脸惊慌,忙把手机转过来。  李海潮看着我装模作样,像看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他终于憋不住笑出声来。  我瞪了他一眼,他立马收好表情,右手握拳放在唇下,借以控制笑容。  我妈看看李海潮,看看我,说道:“你们俩怎么有点不对劲?”  李海潮悄悄点头承认,我忙转移我妈的注意力,说道:“跟平常一样,没有什么奇怪的。”  我妈的表情迟疑,一副要说出真相的样子:“你们——”  我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恨不得把我妈的话,捡起来塞回去。  “你们又吵架了?”  我妈这话甫一出口,我才松了口气,手心里全是汗,就像早恋被她当场抓包一样。  我漫不经心地否认道:“没有啦。”  “那海潮给你买这么多东西,不是赔礼道歉是什么?”  我向李海潮求救,他无奈地摇头,表示帮不了我。  我说道:“我们的事情,你别瞎操心。”我把我妈推到门外,之后仍不放心,把耳朵贴在门背后,确认我妈不会偷听。  李海潮站我身后,双手挡在门上,身子向前靠过去,也把耳朵贴门边上,我整个人就好像被他抱在怀里。  我心里甜甜的,嘴里却问道:“你过来干吗?”  他一本正经,“不干吗。就为了抱着你啊。”  以前还真没发现,李海潮还有如此贼兮兮的一面。  但是,正合我意。  李海潮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你让我暂时保密,我才发现有一个好处。”  “什么好处?”  他诡秘一笑,低头给了我一个深深的吻,然后说道:“我亲你的时候,你不敢乱叫。”  我笑道:“如果他们知道的话,今天晚上你就可以睡我的床。”  李海潮一脸崩溃,说道:“这真是一个噩耗。”  4  第二天,倒春寒依旧凛冽。  李海潮送我上班。  我选择穿厚重的羽绒服。当我踩着平底鞋,外形臃肿地走进办公室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我满面春风地和他们打过招呼,轻快地走进办公室。  任晓萱跟着进来。  她把自己收拾得干净利落,但是全身是朴实的灰。她长相普通,气质平凡,鼻子上一副黑框眼镜,遮住了眼睛里慧黠的光。如果她没于人群中,依旧没有人会注意她。  我喜欢她的这份平凡,会默默无闻地帮我做很多事情。  她把一个快递放到我桌前,说道:“清姐,这是你的快递。”  “好。”  她又放了两份文件,说道:“这是需要您签字的文件。”  “好。”  任晓萱忽然说道:“清姐,你今天心情不错。”  我一愣,“是吗?”  “你从进办公室开始,就一直哼着歌。”  我才发觉,我一直哼唱《今天我要嫁给你》。  任晓萱笑道:“我做你的助理快一个月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开心。”  我看了一眼桌上的快递包,里面放着任晓萱私人生活的资料。她是一个很干净的人,值得信任。  我笑道:“你的试用期已经快结束了。你是想留下,还是另谋高就?”  她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想留下来。”  “那好。你一会儿去人事部把手续办一下。”  “好。”  “对了,清姐,已经退休的汪主任今天打了两通电话,让你有空的时候给他回个电话。”  自从闹出上次那件事情,汪主任为了避嫌,不会直接联系我,有事只会打电话到办公室。  “我知道了。”  我低下头看文件,任晓萱继续报告:“万盛新上任的副总裁亲自打电话过来,说是想谈一下合作的事情。”  新上任的副总裁就是李威。  “所有的合作我们都是和上一任总裁陈建州谈的。他离任之前,把所有的后续工作都安排得很好。再说,我们只和他们签了一个季度的广告,合约马上就要到期。我不打算再跟他们合作。所以,如果以后他们再打电话过来,一律替我挡掉。”  “好。”  我想起一件事情,说道:“我上次交给你一份名单,里面的人都记下了没有?”  我曾把台里一些重要人物的名单交给任晓萱,让她在台里走动时,多留意他们的谈话内容和行踪。  有时候,很多秘密都是在不经意中透露的。  任晓萱的平凡,是天然的隐蔽外衣。  “都记下了。我遇到他们的时候,都会留心。”  我点点头,略有期待地看着她,而她则平静地与我对视。  “你没有其他话要对我说吗?”  任晓萱淡淡一笑,说道:“没有。”  “真的没有吗?你是我的助理,如果有人因为不知道你的身份,而随意对待你。你其实可以跟我告状的。”  任晓萱是新人,长得又很不起眼。这一段时间,她去别的地方办事,经常被呼来喝去,而她竟也不推辞,默默地给人家跑腿。  有时候她迟迟不回来,耽误了我的事情。我责备她两句,而她只平静地接受,从未争辩过半句。  我也是从新人过来的,所以知道她的苦衷。  但是,我更欣赏她安分守己的作风。如果她狐假虎威,我会立即开除她。  “我其实很乐意给他们跑腿,可以让我尽快熟悉这里的环境。要不然,你给我的那份名单上的人,我到现在都认不全。怎么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  没想到,她用心如此之深。  我赞许地点点头,很开心遇到了一个好的助理。  5  任晓萱走后,我拆开那个快递包,里面有她的详细背景,发在社交平台的日志,每日的行程,还有很多张照片。  我翻阅了一遍。  她的日志很有意思,原来她是个柯南迷。她写了很多分析凶手的文章,按她文中的话“十猜九中”。  我忽然有个直觉,任晓萱将来会帮我很大的忙。  我把任晓萱的资料整理好,拿出钥匙,打开办公桌最底层的抽屉。那里放着一个牛皮纸袋,里面放着小白的资料。  小白是越来越忙,除了工作上的接触,我和他私底下几乎没有见过面。  对比任晓萱的心思缜密和不动声色,我更习惯小白的心思活络和八面玲珑。  想到小白,忽然一个激灵,想起昨天晚上那个电话:“关于小白的一个有趣的事情。”  我立即拨通了那个狗仔的电话,但是他已经是关机状态。他如果进入非常作业状态,就会关机。看来,他又要钓一条大鱼。  正在这时,任晓萱敲门进来:“清姐,汪主任又来电话了。他让你有时间给他回个电话。”  “为什么没有转接内线?”  “他说怕你忙,所以让你不忙的时候回他电话。”  我冷笑一声,不是怕我忙,而是想让我专程给他打电话而已。  汪主任愈发把自己当太上皇,动不动就想指导我的工作。  文艺部大大小小五十多个节目,真正赚钱的也就一只手能数得过来,其他的节目要不是应总局要求开设的,要不就是“外包工程”,与影视公司合作开办的栏目,背后都隐藏着“包工头”。盈亏电视台自负,广告费影视公司拿大头,最终获利的也就是“包工头”。  汪主任就是著名的“包工头”。  他手上有五个节目,用行内话,这叫“没营养,没看点,没观众”的“三霉”节目。虽然节目时长不长,时段也不优,但是浪费了不少资源。  一枝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文艺部不能只靠几个节目养活。每一个节目,或者要有存在的价值,最好是商业价值,或者要有存在的意义,教化观众。  汪主任的那几个节目是一定要换的。  我抓起座机,拨通了汪主任的电话。第一通电话,他没有接。我继续打第二通电话,他依旧没有接。  我知道,他在期待我的第三通电话。  我正要重拨,忽然做了一个决定,把电话放下。  是时候让他知道,我并非是他任意摆布的傀儡。  6  我一直忙到中午。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李海潮托人给我送来了一个保温餐盒。我打开一看,便知道是小宋做的,全是我爱吃的。  李海潮打来电话,声音甜得发腻,“有没有想我?”  我故意说道:“没空。”  他有点急了,“我一上午没事老打喷嚏,不是你在想我吗?”  这时,任晓萱敲门,捧着一大束香槟玫瑰进来。我立即笑出来,以为是李海潮的惊喜。  任晓萱把花放我面前,便识趣地离开。  我对李海潮娇嗔道:“你到底搞什么鬼……”  他一头水雾,“怎么了?”  我翻开花上的卡片,一看落款,笑容便僵在嘴角。花是李威送来的。  李海潮追问:“我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很喜欢你给我的惊喜。”  “小宋一听说是给你做便当,特别高兴,忙活了一上午。她都说,你好久没有上家里来了,很想你。更别提采薇了,她一直让我带你回去见她。”  我以前去红门52号院,虽然不至于勤快,但也是常客。自从上次被王阿姨撞见我和李海潮在一起之后,我再没有去过李家。  总是怕自讨没趣,王阿姨已经明确表示,她不希望我和李海潮在一起。那天在花房里,她其实什么都看到了,但是不动声色,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沉默是一种可怕的力量。  不动声色,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在我的对手眼里,我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我这一段时期工作比较忙,等有空了,我一定去看她们。”  “你可得好好照顾自己。孩他爸会很心疼你的。”  我笑了,说道:“孩他爸,能不能给点时间,让我把午餐吃了。”  “遵命!”  可是,他依然没有挂断电话,忽然,情意绵绵地说道:“我爱你。”  想当初,海潮哥永远一副道长范儿,一谈恋爱就变成了这份死德性,整个人跟通了电一样,一张口就电得人麻酥酥的。  他接着说道:“每天一睁眼,我都巴不得趴下来亲吻大地,我简直太幸福了。”  “我每时每刻都在笑,我简直迫不及待地向所有人宣布,我们要结婚了。”  我的心一紧,问道:“你没有告诉阿姨吧?”  “她这两天出国去了,要不然我根本藏不住。我吃饭的时候莫名其妙地笑出声来,把小宋和采薇吓了一跳。”  我稍稍放宽了心。  “你喜欢哪里的房子?”  “什么意思?”  “我们结婚之后总得有地方住。虽然在家里住很好,可是我记得你不止一次地说过,喜欢环境清静的地方。我已经托了朋友,帮忙打听好的楼盘。等你有时间,我们一起去看。”  如果说答应他的求婚,是因为感动到失去理智,那么此时此刻,我才真切地感觉到,李海潮是真的要跟我结婚。  我失口道:“天哪,我们真的要结婚。”  “那还有假吗?”  我想起王阿姨,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人不愿意我们在一起……”  “他凭什么不愿意?”  “我说了是假如。你看到的人,并不是全部的我。如果有人把我不为人知的一面告诉你,或者……或者告诉你的家人……”  李海潮再次打断我的话:“没有假设。”  “你放心,再不好的苏婉清,也是我李海潮的苏婉清。你的好,别人欣赏不来,那是他的事情。你的坏,别人接受不了,那更是他的事情,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就爱你,这才我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