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子曰:咱俩得在一起

第五章 真“中邪”啦

子曰:咱俩得在一起 幺蛾呢喃 2340 2018-01-14 20:00:00
  小时候经常会听到外婆讲一些特别邪门儿的事儿,比如说鬼压床啊,被上身啊,丢魂儿啊什么的,虽然妈妈总告诉我说,这世上就没有鬼,但是小时候一次意外昏迷的时候,妈妈还是第一时间找来了外婆,外婆照着老法子给我做了个法,美其名曰驱邪。妈妈说那时候,外婆拿着我穿过的秋裤在门后喊了几声我的名字,然后把裤子给我穿上,又把我的鞋子包好了放在了我枕头底下,就是为了把我的魂儿找回来。因为小时候就经常容易受到惊吓,所以到现在妈妈都留着外婆给的一个八卦放在我的窗子上,说是这个可以镇住大小精怪。搞得每次半夜起床上厕所都不敢往窗口那儿瞥一眼,别人小时候都靠着窗望星星,而我只能望见一块年纪比我太姥姥都大的八卦。不过长大了以后,也就不害怕这些了,但是最近学校频频出怪事儿,又让我针眼儿大的胆子往里又缩了一圈。  “诶诶诶,班长班长,你听说没,就前两天,高三二班出怪事儿了。”陈晓晓,号称我们班的八卦之魂的人物,一进教室就凑到我边上扯开了。  “什么事儿这么神神道道的”老夏也属于遇到八卦不会松口的忠犬型八婆,一听有新闻赶紧拖着椅子凑了过来。  “我告诉你们啊,你们可别说是我说的,我怕有什么不干净的缠上我。”  “哎哟,你就说吧,哪儿这么多废话”老夏迫不及待的催促  “就前两天啊,不是上课时间吗,每个班都好好的上课呢,这唯独噩梦降临在了高三二班,那群人正听课呢,也不知怎么的,外面总有走动的脚步声,然后就听见‘咚——’的一声,你猜怎么着”我和老夏刚想等着陈晓晓说下去呢,老姜就进来了。  “怎么!不用早读啊!老师没来就开座谈会啊!周梓佳!你班长还不带个好头,要不要我给你们一人一包瓜子儿好好唠唠啊!”老姜永远是保持着严肃和愤怒的,但他从来都不会真的惩罚我们,所以我也就一脸赖皮的道歉,拿着书赶紧大声的开始读起来,老夏和陈晓晓也快速的滑脚了,装模作样的拿着书开始读起来。  半小时的早读课,今天格外的漫长,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我和老夏赶紧堵住了陈晓晓,追问结果。  陈晓晓一脸严肃的说“结果就是,他们班的人打开门一瞧,一把锋利的剪刀就这么直直的插在他们门上挂着的小黑板上,而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你说是不是瘆得慌,关键到现在都查不到是谁干的,我觉得肯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到咱学校来了。”  陈晓晓刚说完不干净的东西,我和老夏同时一哆嗦,也不敢多想,赶紧去了趟厕所压压惊。  本以为只是流言,但没想到,晚自习就出事了。  “班长班长,方静不见了”李淑玉是方静的前桌,一脸惊慌的跑过来告诉我方静不见了。  “不见了?可能上厕所了吧”我让李淑玉冷静下来,别太担心,学校就这么大,能丢哪儿。  “她晚上就不对劲,我和她说话,她就好像没听见,然后就说去散散心,结果到现在没回来。我担心他遇到了什么事情。”也难怪李淑玉这么担心,这俩人平常就像连体婴一样在一起,好朋友丢了当然是担心。真不知道哪天我要是丢了,老夏会不会这么紧张。我告诉李淑玉说:“你别急,这样,你呆着,我去找找,应该就在操场啊什么地方。”说完我就拿了个手电下楼了,老夏说要陪我,但考虑到她夜盲,跟来了就怕一不小心磕着了,所以我就一个人下去了。  晚上的学校尤为安静,每个班都在写作业做卷子,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偶尔几声流浪猫的叫声,听起来就十分凄惨,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气氛诡异的特别应景,走到楼底的时候,我的心里也已经有点毛毛的了,但没办法,只能咬咬牙往前走。刚走出两步,身后突然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人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吓到自己,这只手成了压死我这头小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彻底崩溃了,“啊——”的一声,腿一软,直接跪地上了。  “鬼怪娘娘们啊,小的没做过什么对你们不敬的坏事儿,我还年轻,你要带就带我们班主任老姜吧,留我多活两年啊。“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朝着前方又磕头又求饶的,人生最落魄的样子也不过如此了。  “你在干嘛呢”那只手发话了,声音还特别熟悉,转头一看是陆宇辰,四目对视间充斥着尴尬和丢人,我们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对方。  “。。。。。。你吓死我了”看到是陆宇辰的时候,我一瞬间松了一口气,安心了不少  刚想回答他,底楼班级里的一个老师开门骂了一声“大晚上的瞎叫唤什么,你几班的?班主任是谁?滚回教室给我写作业去!”看这架势,来不及解释了,我赶紧拉着陆宇辰跑了,亏了老姜的宣传,学校几乎没有老师不认识我,所以,为了避免明天去办公室喝茶只能赶紧跑。我拉着陆宇辰不知不觉就跑到了操场,停下来才意识到自己紧紧的拉着一个异性的手跑了好远,手心儿都攥出汗了,赶紧扔掉了他的手。  “你平常也会这样和异性接触吗”陆宇辰突然开口问我,口气是我从来没遇过的不悦。  “没……没有啊,我哪有这么随便”我被问的莫名其妙,回答的也是结结巴巴,事后我才想,我为什么要和他去解释,害怕他误会?为什么呢。  “咱班方静不见了,所以我下来找她,你既然来了,就和我一起找找吧”这时候也没功夫羞涩了。  “行,我看左边你看右边”陆宇辰很冷静的分配任务  还好操场不大,放眼望去,一览无余,然后我看见了围栏边好像有一处黑黑的  “那边好像有个人躺在地上”我招呼陆宇辰跑过去看,走近才发现是方静晕倒在地上了。我和陆宇辰手忙脚乱的赶紧给她送到了医务室,然后顺便给老姜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处理。老姜赶过来的时候叫我们不要对外伸张,说是怕对她影响不好。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方静晕倒在操场的事情一下子像风吹似的传遍了全校。频率最高的传言就是“方静被鬼上身了,身体承受不住就晕过去了。”  尽管老姜在班里强调了好多次不要随便听信流言,但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寄宿生活里,流言是我们唯一的娱乐新闻。几乎每个人看到方静都会相互耳语,不外是“这女的中邪啦”什么的,不过亏了这流言,方静反而没有其他的异常出现了。大家都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相安无事的过了有大概一周的时间,然后怪事儿又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