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之女尊王朝,唯爱不负

第十五章:指鹿为马,晴天霹雳

重生之女尊王朝,唯爱不负 山今禾 2056 2018-01-14 15:45:05
  记得昨天自己喝多之后,好像跌入了一间房间,头疼欲裂,浑身燥热。最后抓住了一丝清凉,一丝幽香,像救命稻草那般。等等!好像自己吻到了一个香甜酥麻的…………唇。  难道昨晚我喝的不省人事,真的和这肖艳雨,明明这残留的记忆中好像自己确是犯了大错,做了毁人清白之事。  可是看着碎了一地的茶杯,看着砸到地上的花瓶,却不曾记得自己何时如此粗暴的闯入人家闺房,打乱碎那东西。看他俩以前的相处,明明就是一副两情相悦的样子,为什么又会如此的反应激烈?  既然这是在肖家打乱了这么多杯子,又这么大的动静,为什么没有人管?“呜呜呜“我被肖艳雨的一阵哭声乱了思绪。  “怕不是你昨晚都是哄骗我的现在毁了清白又不想认账了吧,说娶我都是假的“。  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这是真的,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可是这一片狼藉摆在眼前,那被糟蹋了的人,这床榻哭泣。只能强迫自己先冷静下来。把自己长跑的外衫脱了下来,披在了床榻上哭泣的肖艳雨身上发现哪守宫朱砂确是没有了。  “艳儿,你也别哭了,容我回家仔细想想,与爹爹商议一下,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推开门,唤来贴身照顾她的小侍。  “先过来照顾你家主子,看他身体有无不适,快些准备早膳吧。“  说罢,踏步出门去,回头对肖艳雨说了一声“放心,如果是我做的,我肯定不会抛下你不管。“  我走出与府的大门,任由自己这样落魄的,走在这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予府离肖府的距离并不近,而我还把外衫脱给了肖艳雨。随然是初夏没到盛夏,清晨一大早走在街上,还是感到一丝凉意。也不知,就真的是这初夏的风打在身上还是心底泛起的凉。  回到家本想着,是先去找白组说一说聊一聊,还是直接去找爹爹负荆请罪,另外一个莫大的打击更是让我毫无防备,措手不及。一走进院子,用觉得少了点什么?算了先回渝水阁吧,还是觉得怪怪的,对若奴呢?“若奴,若奴“我正喊着,一个小侍走过来,“给小姐请安“。他都没敢抬头看我的眼睛。  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莫不是若奴??不敢再往下想。  “若奴他没事吧??“。  “小姐若奴哥哥在,主上金君阁大厅呢,您还是自己去看看吧,怕去完了就……“。  果真,不好的预感应验了,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了只是不希望他出事,我顾不得自己的狼狈模样,大步走去了金君阁。  “好啊,这种苟且之事都做的出来,我以后还怎么留你们。“  走到门口我就听到爹爹的声音,带着怒火,带着惋惜。看见白组,和若奴双双跪在地上。若奴在哽咽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盲目的去求情也不一定能帮的上帮,我退了半步隐在门口的柱子后面。  “若奴,白组是个女人以后娶夫,娶妾。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太大影响,顶多今天我把她赶出去我予府的门,那你呢?你糊涂啊。你一个男孩子,你没了清白我予府没办法留你,你也没发在陪在我儿身边,她待你那么好,本来我还想日后我儿娶夫了,也给你找个好人家。可是现在……这不洁的男儿就算日后嫁了人,被妻主家发现,也是要浸猪笼的。“  “既然是你情我愿的,自然是顺其自然的,又何来不洁之身,何来被妻主家浸猪笼一说。爹爹依我看,让白姐姐娶了若奴,我给若奴做主,别想欺负了我的人就拍拍屁股走了。“  低头看了一眼白组,真上上去给她一巴掌,干的叫什么事,喜欢可以相处相处,或者跟我提或者跟爹提,她这样先上车再买票什么行为啊。又看了看哽咽的若奴,哎心疼小白兔。  在若奴耳边低声说,“你别怕,这事我给你做主,既然事情到这个地步,我就顺水推舟让她们成亲,让她给你一个名分。“瞥了一眼,白组,看她的眼神我就知道她明白了我的意图,不愧是我予叶青的朋友。  走到白组身边低声耳语“接着我得话说“  白组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主上,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要打要罚,您就罚我一个人,就求您让若奴嫁给我,我会好好的待他“  爹爹看见白组这么说,也是舒了口气,毕竟传出去不光彩,而且爹爹也没想闹出人命来。  “好若奴的主,我做了,爹爹您看也是两个两情相悦的有情人,白姐姐我信得过之人,若奴也是我当做弟弟的人。我也希望他日后幸福,爹爹也是宅心仁厚,也不希望他们凄惨收场。“  爹爹喝了口茶,说到“行吧,既然一个是你朋友,你个是你贴身小侍,又是两情相悦那爹爹也乏了……。“我敢忙说到“爹爹先歇着,这事交给女儿办吧。“  安抚了若奴,我跟白组去我渝水阁小聚。“以后若奴就是你的人,把他娶回家好好待他吧。不过你怎么回事??  “我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小姐你听我说,我昨天酒醉了,被人送了回来,主上给我新排了厢房在你这渝水阁里,说是以后我就贴身跟这小姐也好打理生意上的事,你说这巧不巧!我得厢房就挨着那若奴的,我喝的晕头转向的,我就进错了房,上错了床。不过小姐放心,我既然毁了人家清白,我一定负责到底,而且我一定好好待若奴!“  听着白组说完这番话,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原来这喝酒真的会坏事啊!白组毁了若奴的清白,跪在哪里求爹爹把若奴嫁给她。发誓要好好对待若奴,要把若奴娶回家。  我呢?我也毁了肖艳雨的清白,纵然我对他的印象再不好,男儿的清白也是天大的事。而肖艳雨也不过是嚣张跋扈,关于我落水的种种事情,也只是我的猜测怀疑,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而肖艳雨那消失的守宫砂确是真真切切的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