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与女中单的恋爱体验

第四章 线上单杀

与女中单的恋爱体验 oioee 3640 2018-01-14 11:58:28
  眼见表演赛越来越近,战队里的气氛却懒散的不像样。陈晨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打电话,说的最多的就是:你在哪儿?  女队大概是没有几个经理愿意带的,本来吧五个女孩儿天天围着你转想想都美滋滋,可现实总是不会让你好过。  她们一个个嘴里总是喊着追追追,杀杀杀,上上上。你要是在她们打游戏的时候说话,恨不得拿着大砍刀把你舌头割了,平日里更是睡的比猪死吃的比狗多,等有了男朋友之后更是人都找不到,比方说现在。  陈晨看着坐在电竞椅上打瞌睡的裴一安和秋若琪,整个队伍的两个单身狗。  “她们人呢?”  裴一安打了个哈欠,把头顶在桌上不吭声。秋若琪砸了砸嘴,慢悠悠的道:“在路上了。”  陈晨看了一眼表,距离约好的时间差不多还有五分钟,平时也就算了,偏偏今天......  “唉又要丢大人了,今天还约了dck打训练赛,这可好人都没来齐。”  秋若琪猛地抬头,直勾勾的看着陈晨,面上露出了个诡秘的笑容。  “dck,覃霁来吗?”  “应该来吧,说是全队都来。”  秋若琪猛地给了裴一安后脑勺一巴掌,裴一安觉得自己都听见天堂的声音了,她斜斜的看了她一眼。  “还睡什么啊,快去化妆,快去快去!”  裴一安如同一个丧尸被另一个丧尸拽着胳膊跑回了宿舍。  覃霁,大概是电竞圈里所有雌性的大众情人,不管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瞧见覃霁大概都会点点头说一声:好帅。  据说他是一大部分女孩子打游戏的动力,要是有一天能排上覃霁,在加上好友,要上微信,打上电话,牵上小手,临了走进棺材里都是挂着笑的。秋若琪虽说不花痴,可面对覃霁这样的大神还是少不了芳心跳几下的。和她同是打野,要是能讨教几招学学人家的意识,自己应该也能再上一个台阶。  裴一安也是知道他的,身为一个打野,意识很重要。而这个人的意识应该就是大家说的:开了挂。别管你在哪在干嘛,只要踏进他的野区,他就像个雷达一样拎着中单辅助就冲过去。Dck就因为他,从一个二流战队一步步到现在的一号种子,应该是有天分还努力的那种人。  “一安我的眉笔呢?”秋若琪在包里翻来翻去,一边嘴里碎碎叨叨的不知道嘟囔些什么。  裴一安突然想起放在储物间的化妆包,闷声说:“你这丢三落四的我就知道为什么我们总是丢龙了。”  不等秋若琪反驳,她便一个闪身消失在宿舍,留下秋若琪大大的白眼。  从基地到储物间中间要过一个通道,而通道的灯在三天前就坏了,战队里的人一个比一个懒得去修。裴一安近视600度,刚从亮堂的基地里走到通道里眼睛有些不适。她慢悠悠眯着眼一点点往前挪,瞧见不远处亮起的一点火光,她眯了眯眼。  正想好好看清楚,那火光却又没了踪影。裴一安虽然不胆小,可这会儿她自己站在没有灯的通道里还是心里一阵发毛,她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朝前面打出了一束光。  男生侧靠在墙边,手里拿着已经熄灭的烟头,愣着看她。他的头发很短,是现在男孩很少有的圆寸。他的五官清晰明朗,抿着的嘴唇在瞧见她后似松了一口气,圆圆的眼睛弯的像月牙。  他咧着嘴露出了笑容,笑嘻嘻的说:“抱歉在你们基地抽烟。”  裴一安一愣,她不知道怎么回应这个灿烂阳光的笑容,嘴角扯了半天也愣是没半点弧度,只能愣愣的点了点头越过他转到隔壁的储物间。  原本放在凳子上的化妆包不知道为什么被人放在柜子上,裴一安踮了踮脚却还不能碰到柜子边缘,她尝试着蹦了两下,指尖碰到化妆包的一角。她呼了口气,猛地一蹦指尖却把化妆包往里面又推了推。  裴一安:......  正在地上找着可以垫脚的盒子,却见一个灰色袖子从头顶伸了过去。裴一安猛地回头却撞到那人的下巴,身后人倒吸了一口气后收回了手。  他歪着嘴不住的揉着下巴,骨节分明的手捏着白色化妆包的一角,他好看的眉毛蹙在一起,可面上却还挂着无所谓的神情。  “你可真是把人往死里撞啊。”  “不好意思。”裴一安脸上有一丝尴尬,瞧见对面人下巴上浮起的红肿,她似乎已经可以看见秋若琪和其他队友要拔出的剑了。  覃霁见她有些歉意的脸,大咧咧的笑了笑把化妆包递给她:“别告诉你们经理我在这抽烟啊。”  见裴一安没回话,覃霁一点儿也没觉得尴尬,继续搭讪道:“你是那个一安吧,我看过你韩国的表演赛,打的可以啊。”  “被单杀三次也叫可以?”  覃霁脸有点僵,本来是想缓解一下尴尬,想起之前韩国表演赛她们赢了才说起这事,她被单杀了三次吗?  还没等他回答,裴一安冲他点了点头便侧了侧身从他旁边溜了出去,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覃霁站在储物间里。  刚走到训练室便听见里面吵吵闹闹的声音,Dck的人全部到齐,而原本偷懒不训练的队友这会儿也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妆容精致面色红润,眼神时不时的朝门外瞟两眼,面上都波澜不惊。  裴一安把化妆包递给坐在沙发上的秋若琪,一边揉了揉额头,刚刚的劲儿真是用大了,感觉现在眼前都有点花了。  “等你把化妆包拿来,覃霁都要结婚了。”秋若琪白了她一眼,一边伸着脖子向门外看着。  一阵脚步声由远到近,黑色的衣角出现在门口,清瘦的身形几乎夺去了所有人的目光。裴一安这才真正看清他的脸,如鹿般的眼盈满了笑意,挺直的鼻梁和薄唇,白皙的皮肤应该是让所有女生都会嫉妒的吧。  面容清朗,眉梢绕着的暖意就像冬日的暖阳,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电竞圈的瑰宝。  “不好意思,刚刚处理点事。”覃霁不好意思的舔了舔唇,瞧见角落里一脸冷淡的裴一安朝她眨了眨眼,应该是他为了刚刚抽烟的事打掩护。  “覃神真是越来越瘦了啊,多吃点啊,你队友是不是虐待你啊。”潇潇脸上逐渐放大的笑意在瞧着覃霁踏进训练室之后就收不住了,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  覃霁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个染着黄毛的胖子就先嚷嚷道:“喂喂喂,潇潇不带你这样儿的啊,覃霁没来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我们的啊。”  裴一安蹲在角落里调整键盘,听见另一边的嬉笑声叹了口气。应付这种场面还不如让她多打几场训练赛,可覃霁的到来似乎让懒散的众人都打了鸡血,潇潇和tina更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黄段子冷笑话轮番攻击那个穿着黑色帽衫的男生。  覃霁也是出乎意料的好脾气,不论谁的调笑恭维都能礼貌的回应。  “先打先打,结束以后去隔壁吃烤肉去。”tina忙不迭的坐在位置上,她几乎迫不及待的想受到众人的夸奖了。  裴一安随手把长发盘起来,戴上脖子上挂着的框架眼镜。  “真的,一安你这么看起来就像个有健忘症的老太太。”潇潇的话顿时让她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现在会用绳子把眼镜挂在脖子上的人年龄都是6开头的了,裴一安挑了挑眉冲她笑笑道:“你补兵的样子看起来像个肌肉痉挛的病人。”  “噗。”坐在另一头的覃霁噗嗤的笑出声了,看见潇潇责备的目光忙摆手示意自己不是故意的。  这页翻篇了,进入选择英雄的界面,两队都按照当时商量的那样选择英雄。dck一向以打野和中单联动为主要战术,而她们mr是靠着线上的推线和单杀能力为后期滚雪球。虽然现在这个版本以adc为主,可裴一安依旧默默的锁定了小鱼人fizz。  “哇,看来一安是打算单杀real了啊。”在她锁定小鱼人后,dck那边便炸了锅。虽说大家都知道裴一安的打法比较激进,一向以线上压人或是换血为主,可面对中野联动极强的dck还是选了个人单杀能力强的小鱼人。   Real笑了笑,不可置否,他才不会被女选手单杀。  进入游戏画面,裴一安动了动鼠标买了装备便往线上走。  “哇安安你小杀人书出门啊。”秋若琪凑近她惊呼了一声,覃霁点了下tab便瞧见对面小鱼人身上装备栏里多了一个暗红色的戒指,而他们的发条则是传统出装多兰加两红。  早就听说过裴一安是个一根筋,基本上不听队友指挥,自己想往哪儿走就往哪儿。每次后期比赛麦克风,别人队都是指点江山,她们就是一起大喊裴一安的名字让她往后退。  覃霁摇摇头无奈笑笑,余光瞥见右下角的队友血条,便看见自己家的发条头像下的绿色血条一点一点的往下掉,画面切到中路,耳机里first blood便传来。  “......real啊,你被单杀了啊。”  “这是换了,不是单杀。”real脸色有点难看,这女的是不是有毛病啊?自己一级本来学的q想线上换血,谁知道第一波兵线还没出来就上来对A。虽然自己也杀了她吧,可一血的四百块是她拿的。  裴一安喝了口水,把键盘下的支架打开。秋若琪给一边的潇潇打了个眼色,不出意外一会儿又是四个人组团让她往后撤的情况,裴一安哪儿都好,就是杀人的心实在太重而且不分场合。  眼看时间过了20分钟,带着点燃的小鱼人开始下路带线,dck中单发条连着覃霁的打野皇子开始中路抱团。眼见马上要逼近二塔,mr的指挥秋若琪对着麦喊道:安安快回城,他们要推二塔了。  裴一安:冷漠脸。  “安安,你一个人能有对面四个推得快?你快点回!”  过了十几秒,另外四个人耳机里传来冷淡的女声:“打,我绕后了。”  画面一转,身上嗑着药的小鱼人甩大并开着e跳在发条脸上,发条紧接着跟了一个闪,小鱼人趁着时间忙闪现跟上。第二段e刚好秒掉发条并且在其他四人追上时按下沙漏(金身),等待队友支援。  “这个裴一安,可以啊,单杀我们几次了啊。”黄毛miyou发出赞叹,不得不说一个女选手操作如此细腻手速也完全跟得上,要不是个女的可能早就被其他队招走了。  “覃霁,你还笑?你能不能eq跟上?你要是跟上了我一个大她就死了你知道吗?”  覃霁笑笑点点头,real这是罕见的上头了啊。他侧着头瞧见对面的女生,抚了抚架着的眼镜冲着身边的秋若琪笑笑,露出少有的女孩子气的表情。  男生收回视线,把椅子往下调了调,低声道:“发条下路带线,上单准备tp,抓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