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旧日逐新

第四章:这个学校我知道。

旧日逐新 西江路 2017 2018-01-12 22:00:00
  陈天一和云染的流言在两个当事人的不理会不解释的情况下就这么过去了。  大家很快又把关注点放到了周杰伦新出的单曲上了。  日子不紧不慢,很快就到了学业水平测试的时候。  全市的中学生都统一在市里考试,云染的学校把下榻的地方定在了党校的宾馆。  四个学生一间房,女生住东边,男生住西边。  第一次在外集体住宿,男女同个楼层,大家都很兴奋,从这个房间蹿到另一个房间。根本不像是过来考试的,更多的像是集体旅游外宿。所以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查宿的老师就免不得要多提醒他们两句。  “晚上别聊了,明天还要考试呢!”  “快点睡吧,别明天不记得自己的座位号。”  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在老师查过房间以后还是忍不住开始聊天。  “哎!云染,听说陈天一跟你很熟啊?”  云染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快要睡过去,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又被惊醒,“怎么了?”  “问你是不是跟陈天一很熟。”  “哦。不熟。”  “他上次是不是追你来着?你拒绝了?”  “他只是往我借作业抄。不说了,我睡了,不然明天起不来了。”  云染说完转了个身,面对着墙壁却没有合上眼睛。原本的睡意也因为几句谈话冲散了。  在这样的深夜里,她突然想到在这里现实生活中她还没有见到面的于涵。曾经梦里的他已经渐渐在记忆里消散了,只剩下那种感觉依旧萦绕在心里。他的模样呢?云染努力闭上眼睛想要回想他的容貌,可是也只剩下一张模糊的笑颜了。  她有些心慌,,可是转瞬又安静下来。总可以见面的吧,她想。她记得他的名字,知道他在哪里读书,如果真的很想见,一定可以见到的。但是在那之前,她希望自己变得更好,只有这样才能不用在他面前自卑。  夜渐渐沉下来,周围的呼吸声也渐渐趋于平缓。  第二日天色尚好。  云染跟班里的好几个同学考试地点都是在实验一小,于是大家一起从党校安排的校车下来。  云染的教室在一小的五楼。其他人都零散的分在一楼的教室,只有她一个人默默的往上走。透过楼梯口的玻璃窗户可以看见不远处校园围墙外的小河,婉转着从远处的柳林里缠绕过来,印着围墙边黛色的瓦,显得异常沉静。  云染的座位在班级中间靠后的位置,等到快要开考的时候,她右手边的空位还是没有来人。就在云染以为这个人不来的时候,他却喘着粗气出现在教室门口。  “报告。”  本来空旷安静的教室仿佛回荡着他的声音。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往门口望去,只有云染在看手里的那支带有于涵印记的黑笔。  “东成中学的学生还差点迟到,快进去吧。”  老师训斥的声音传来,云染这才抬头。  东成中学。她是被这几个字吸引的。  云染的眼神跟走进来的男孩子的眼神相撞。他的眼神里什么都没有,眼睛明亮的像是夏日清晨的太阳。一眼就让她想起楼梯口外的黛色的瓦和清澈的水。影影绰绰,有一股澄净的味道。  云染看的有些出神,目光里还有未掩饰的打量,面朝她走过来的男孩子看到她的眼神也不在意,只是笑一笑就在位子上坐好了。  开考的铃声响起,云染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目光未免有些太肆意,于是有些不好意思把目光收回,却又忍不住在他身上那件白色短袖的的袖口停留了片刻。  学业水平测试的卷子并不难,云染做的很快。做完之后并没有提前交卷,而是在座位上耐心的等着下课。  六月的天,有风从窗户里穿行而过,带来了隔壁座位男孩子身上洗衣粉的香味。是云染的奶奶惯用的雕牌的味道,云染还能清晰的记起塑料袋封面那一只威风凛凛的大雕。  这种熟悉又温暖的味道让云染忍不住侧目。  男孩子在座位上认真地写着什么,可以看见他漂亮单眼皮上长长的睫毛。原本紧抿着的嘴唇不知道为什么慢慢的勾勒出了温柔的弧线,他的眼睛一直胶着在面前的纸上。云染有些诧异,微微往前倾斜了身子想要看清男孩子到底写了些什么。大约是自己的反应太大了,导致监考老师从讲台上走下来,装作不经意的在云染和男孩子中间的过道上站了片刻。  云染收正了身子,低下头咬住了下嘴唇。脸上烫烫的,有些窘迫。  “写完的同学请仔细检查,确认无误后可以提前交卷离开了。”  老师的话刚说完,云染就在心里偷偷松了一口气。然后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好,低着头从另一边把试卷交了上去。  踏出教室的时候,脸上的热气还没有散,在这样的六月里,偷看男孩子被老师抓包可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而且还是从小到大第一次偷看。  “喂!前面的女生。”  后面有人在说话,云染看了看四周,教室里还有同学在认真的答题,这样在走廊说话可真不是有礼貌的行为。  “喂,说你呢,穿白色连帽短袖的女生。”  怎么还在说话,这个人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尊重人啊?打扰到其他同学考试多不好。  云染一边想着一边下楼。结果在五楼的楼梯拐角处被人拉住了衣服。  准确的说是衣服后面的帽子被人拉住了。  “哎!说的是你,你干嘛跑那么快啊!”  云染没办法,只好回头,刚好看到的就是男孩子袖口上蓝色的字。  “哎?你之前就盯着我衣服看,现在还在看,难道我身上这件衣服有什么问题?”  “这件衣服我知道。”云染想了想又摇头,指着袖口上面的字说:“这个学校,我知道。”说完不知道为什么,抬头冲着面前的男孩子笑起来。  面前的男孩子也笑起来,“好巧,这个学校我也知道。”  两个人没有互通姓名,却因为一个学校自然而然的亲近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