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仙尊宠后:师父太霸道

第十三章 横死

仙尊宠后:师父太霸道 千盏渔火 2212 2018-01-14 19:00:00
  长霁台前,莫影问与白锦烨交谈一番,两人心绪复杂,各有忧虑。  莫影问知晓二人各有心事,遂将袖中的凝修丹拿了出来,递给白锦烨,说道:“乜宛虽余百年修为,但毕竟凶猛野蛮,你与它对敌之时,我看到千金琴被划了一道。这凝修丹可使腐木重生,你拿去用吧。”  “这凝修丹是仙药门术法炼制而成,难道师姐也修行了仙药一门。”白锦烨接过凝修丹,涂抹在琴身的疤痕之上,果然立竿见影,划痕消失不见。  “不错。”莫影问承认,随后说道,“以前长歌总犯错受罚,我便自行修习了仙药一门,虽然吃了点苦头,也算有些用处。”她说罢,眼神有些迷离,似乎陷入从前的回忆。  白锦烨见千金琴身已然修补好,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除此之外的事,便无什么算做事了。  “师姐,我总觉得此次之事十分怪异。”白锦烨说道。  她的话打断了莫影问的思绪,莫影问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也有此疑虑。事情发生的太巧了。就像有人操纵一般。仙尊甫一闭关,便出了这事。数百年来,铸法台从未有过如此纰漏,符咒一门也是极难破解的,以乜宛的修为自主冲破符咒恐怕不易。”  “我知道师姐的意思。有人特意解开了符咒,可这铸法台的符咒,又有谁能破解呢。梅师兄,两位长老,仙尊。”白锦烨说道,“再查下去,恐怕就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了。”  “师妹,除了不落城,还有六界。”莫影问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看来不落城已经有其他势力渗透了。”  “好在梅师兄日夜驻守铸法台,这段时间,铸法台就不会再有失误了。只是,要辛苦了梅师兄了。”白锦烨说道。  莫影问恍然:“对了,若淇还在铸法台,他近于七日都未进水米,我得去看看。师妹,你好好休息。我先去了。”  白锦烨温柔一笑:“记得带着豆芽呀。”  “你这妮子!”莫影问脸上一红,嗔怪了她一句,便离去了。  符咒门,大长老内室。  大长老一掌将案上的潇魂香打翻在地,怒气四溢:“我就知道萧袍慧这贱人没安什么好心,允了她修习高阶术法,竟然还不知足!一个劲儿想要败坏老夫!索性去人界呆着吧!别在我眼前心烦!”  “长老息怒。”一个美艳的符咒门修行弟子妩媚地说道,“好在这次并没出什么乱子。符咒上仙守在铸法台,不会有事的。”那女弟子与他越凑越近,好不暧昧。  大长老有美人在怀,怒火已消了大半,只与美女耳鬓厮磨,好不痛快。  须臾,门外已有一人站立,轻咳了一声。  大长老忙松开女弟子,示意她躲在内室的一旁。  他整理了一下衣襟,打开了门。  来人正是仙药长老沙无彦。  沙无彦嗅了嗅室内浓郁的潇魂香味道,邪邪一笑:“大长老真是好兴致,这蓬莱的圣物,你用的也太多了吧。”  大长老见他已知晓,也不藏着掖着,说道:“是啊。做仙啊,也是寂寞啊。”  “若说快活,这仙界,哪有第二位比得上您快活。”沙无彦笑道,“今日我这新得了一杯仙酒,特意拿来与大长老品尝一番。”  大长老见沙无彦客客气气的来请酒,自然开怀,请了他进内室,与他坐下酌酒。  沙无彦斟了两杯酒,递给大长老一杯,见大长老饶有兴致的品酒,奉承他道:“在不落城,若说功德,当属大长老独一无二。谁不知道,千年之前仙魔大战,大长老立下的赫赫战功。”  大长老仰头一饮而尽,狂妄笑道:“这是自然!不过,仙药长老常说这些话,老夫耳朵都起茧了!哈哈。”  “是么。”沙无彦深色的双目下闪过一丝鄙夷和厌恶,他仍是开口笑道,“好话不怕多,好酒不怕香嘛。这酒名叫花盏醉,是我特意制了三百年,才从地下拿出来的。”  “花盏醉?仙药长老不愧是酿酒大师,这名字有何讲头吗。”大长老多喝了几杯,有些醉酒的模样。  沙无彦见他已醉成这般模样,渐渐收敛了笑意,冷冷地看着他,好像在看一个濒死的猎物:“一杯醉神仙,二杯醉魂魄,这三杯四杯嘛。就要醉骨头了。”  大长老听闻,手中的酒杯略一迟疑,旋即扔在地上,他怒目而视,怒声骂道:“好你一个沙无彦,你居然在这酒中放了你仙药门的秘制毒药,化功散。你真是想死了!”  “大长老不愧是一派仙宗,喝了数杯的花盏醉,居然还能清醒如常。”沙无彦见已被识破,干脆也不隐藏,说道,“不过,你的功力已经减退了大半。还再硬撑什么?”  “好小子!”大长老狠狠一指,“想不到你这个平日里温顺谦逊的仙药长老,居然狼子野心。你竟然比季辰还狠!”他说罢,双臂已感到虚弱无力,颓然的跌落在座椅中。  “若淇呢,若淇呢!”大长老虚弱无力的喊道。  “别费劲儿了,大长老。您的乖徒弟现在还在铸法台驻守呢。这些日子都不会回来符咒门的。你知道我花费了多少心思,才解开了铸法台的符咒,放出了乜宛。实话跟您说了,也是我劝的若淇去的铸法台。呵呵。”沙无彦冷笑一声,掏出袖间的一枚长琴,抬手一扬,掌琴术法便打在了大长老身上。  大长老吐出鲜血,震惊地看着沙无彦:“你居然会掌琴门的术法?竟然如此精通?”  “也罢,您都快不行了,我也就跟您说了。若不是这数百年我苟延残喘卑躬屈膝,又何以在您的淫威之下,苟活这么多年呢。纵使我精通仙药掌琴两门,若不是您中了化功散,与您对敌,我恐怕胜算也不大。我沙无彦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他说完,收起了长琴。  “今天就算是您大长老,为我的大业做的贡献吧。季辰算什么。不落城算什么。我沙无彦要的东西,是你们永远无法想象的。受死吧。”沙无彦平静地宣泄完,抬手一挥,直击在大长老天灵盖上,大长老当即吐血而亡。  谁也想不到,一向纵横跋扈的大长老就这么死了。死相惨烈无比。并且死在了他一直瞧不起的人手里。  “可怜而愚蠢的大长老啊,这个归宿对您来说,实是最好不过的了。无需言谢。”沙无彦冷酷残暴的结果了大长老,看着椅子上那个已经死去的仙宗,平静地露出个诡异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