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梦楼

对饮茶,没调料

云梦楼 猫行九里 2425 2018-01-14 11:43:34
  悠悠转醒的云裳只觉通体舒泰,自被抽去血脉便时刻疼痛的心口都觉着舒适许多。坐起一瞧发现自己正身处一女子闺房,轻纱幔帐绢灯流苏很是别致。片刻慌乱后定睛一瞧桌子上放着睡着前在楼下蒋碧薇弹过的那把琵琶。云裳这个时候最想做的事便是通过内照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可惜自被抽去血脉便失去了自幼修行的龙力甚至再无法成为修行者只能一辈子做个普普通通的百姓。  起身,除了舒泰竟没有任何不适,想来应当是没有恶意的。只是自己早已不是修行天才龙女而是罪臣之女对方带走自己又是什么目的?行至桌旁意欲拿起那琵琶却之见琵琶华光一闪从眼前消失。云裳一时惊异,这平日里看着普普通通的木琵琶竟然是法器,那么它的主人蒋碧薇的身份恐怕不简单。这三疆五海中唯有贵族才有资格接触修行之道,普通人即使通过考学获得一些低等的功法秘籍也往往因为年龄太大而成就有限。方才的闪动说明这琵琶是琵琶之主的血器,与琵琶主血脉相连虽只是四等法器却也非普通人所有。这蒋碧薇年纪轻轻就拥有了血器其地位恐怕要高于出身寒门靠一己之力功成名就的龙将军。  接到琵琶的通知蒋碧薇从南房进入正房。坐在桌边锈墩上的云裳毫不意外蒋碧薇会来,故作镇定的倒下两杯茶,茶水久置而浓淡恰到好处温度适宜,云裳内心不由感叹这茶壶竟是法器好大的手笔,自己在相府都不曾这般奢侈。一方面不知蒋碧薇是何意故面色不变招呼她坐下喝茶:“碧微,碧澜风波能几时,微风拂面春色浓。名字到是别致,坐下喝杯茶吧。”碧微应声而坐,小口啄着茶水。两人就这样相对而饮一言不发,一个时辰后即使是法器容量终究也是有限茶水见了底。  茶饮尽便静坐,相对无言。窗外由白日高悬到夕照点燃一湖碧波再到繁星点点。云裳现在毕竟只是凡人近两日未食,身体先有些撑不住便首先打破了沉默:“好饿,我要吃饭。”这时碧微才想到云裳现在只是凡人需要一日三餐,可是这大院空置已久别说食物了连那壶茶都是自己从家带来的灵茶。又思及云裳小小年纪便如此镇定隐忍不由有几分倾佩。碧微:“等着。”之后便出了大院。夜深人静常年居住在灵山的碧微竟不知在哪里才能找到食物。最终决定风行至城外为云裳打只野味聊以果腹。云裳见碧微离开只觉身体一软甚至有些坐不住,如果没有那半壶灵茶怕是早已撑不住晕过去了。自从被抽去血脉身体向来虚弱现在又饿了两天精神紧绷的与人对坐博弈,一放松下来差点倒下。挣扎着站起来麻木的身体适应后拖着疲惫走出正房,一荷塘映入眼帘,荷塘中央有一桥,桥上绘着四条五爪金龙,一龙戏珠一龙吐水,两龙卧于云端,最后一龙盘旋于柱小憩。穿过五龙桥便是大门,云裳站在桥头有几分想离开,几次辗转最终放弃这一想法。  放弃离开便多了几分闲淡,再一细看发现庭院朴素简单,装饰唯有灯笼,灯笼虽只有九个却个个都是法器,成套的法器用于照明比皇宫的奢华也不让。南厢开着门,云裳想到在琵琶消失后听到的开门声恐是自南厢传来。南厢居住的往往是仆从与客人,这碧微自己在南厢却将自己放在正房是何意?受人所托还是忠君之事?二皇子虽有雄才大略却母族势弱又受太子打压拿不出这么大手笔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废掉的罪臣之女准备这么大阵仗,定然不可能是碧微的幕后人。那么到底是何人?看起来没有恶意莫非是父亲的故人要关照遗孤?那么流放塞外的兄长,被纳入王府为妾的姐姐及不知所踪的弟弟是否被关照?过的可都还好?  想着想着碧微便已经回来了,一手提着一只野鸡一手握着一捆干柴,熟练的褪毛点火烤鸡,不一会儿便为云裳准备好了食物。闻着真真是香,烤得外焦里嫩金黄酥脆。碧微:“没有调料你凑合吃吧,我已经不需要吃饭所以没带那些东西,这个时辰街上没有开着的调料店。”云裳早就饥肠辘辘哪里还有心思关注味道如何有的吃就满满都是幸福感了。把肉凑到嘴边准备咬又拿开说了句:“谢谢。”之后狼吞虎咽毫无形象的大吃起来。  碧微看着云裳忽然又有了几分嫌弃,果然是比不上主子的,仪态如此不雅有失端庄大气。主子怎么就会有这样弱鸡失仪的女儿。别说与主子相比了便是另外两位小姐都比她气度天份高得多。亏刚见到她时有种见到年轻版胖主子的感觉,真是亏待了那张与主子想像的脸。  云裳可不知道短短几分钟碧微想了那么多,大半只鸡下肚:“我吃饱了,还有茶吗?”  碧微:“我只带来一壶下午喝完了。”  云裳:“那么饱暖思旧事,你是我父亲的故人还是父亲故人的随行者。”  碧微一怔这孩子竟猜对了八九分:“你爹可向你提起过你母亲?”  云裳:“只知道是生育我时难产过世了,姓甚名谁等只说是不可问。”  碧微:“第一:你母亲不但还活着,还比谁都过的好。第二:你爹是个混蛋。”  云裳:“我也觉得他是个混蛋,但是他是个好官所以你不可以这样说他。”  碧微不置可否轻微的发出一声鼻音:“哼~”  云裳:“母亲派你来干嘛?”  碧微:“看看你有没有资格做她的女儿。”  云裳:“血脉如何能说是有没有资格,好生冷漠。”  碧微:“你母亲地位超然自然与凡人不同。”  云裳:“你是我所谓生母的的迷妹吧”  碧微:“。。。”  云裳:“为啥不一开始就告诉我让我一直饿着。”  碧微:“本来也没想瞒着你,你不问的。”  云裳:“如果证明了我有资格做你主子的女儿会怎样?”  碧微:“被带回寒烟阁修行,当年寒烟阁来选弟子主子等着你被选入你失败了主子对你很是失望。若非你是主子的血脉主子不愿你如此卑贱堕了主子的威名才不会浪费我的修行时间派我来寻你。”  云裳:“若不能证明呢?”  碧微:“被再次抽离血脉精髓,换血彻底失去修行的机会同时脱离主子的血脉。”  云裳:“如何证明。”  碧微:“让我觉得你配成为主子的女儿。”  云裳:“。。。”  云裳:“算了先睡觉吧。”  夜色弄人,云裳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起身,下床,推门,过桥,拐弯,推门。  云裳:“喂,没被子。”  碧微被惊醒:“那就冻着。”  云裳:“不要。”一边自顾自的爬上碧微的床钻进被窝。  碧微:“你出去!”  云裳:“杀了我或闭嘴。”  碧微气恼却不愿轻易伤了主子的血脉  云裳有一点奸计得逞的小愉快嘴角微扬:“美人晚安。”一翻身抱住碧微入睡。  夜色撩人~一室春色浓  (强调~这不是百合文~~云裳的官配是男孩子~男孩子~男孩子~)

猫行九里

碧微用爹称呼是因为碧微讨厌云裳的父亲觉得他配不上碧微之母,用母亲称呼碧微是出于对云裳母亲的尊重爱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