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惊回一枕当年梦

033 对影成三人(3)

惊回一枕当年梦 买得杏花 2619 2018-02-14 10:00:00
  “爷,爷,江老板来了,”银欢儿俯身在张邵齐床侧低声唤道。  “嗯,知道了,让他进来,你先退下。”一直被疼痛折磨得半睡半醒的他,强忍住呻吟,咬牙回应道。  “是,”银欢儿答了,转身出病房,给江茂打了给进去的手势,见江茂回应后,自已便也不往外走去,就站在门外抽起细长的烟来。  江茂带着下人送来了一大堆的补品,中西方的各种样式堆了满地满桌。  “咳咳,听说张爷病了,打今儿才来看您,一些礼物不成敬意,望张爷早日康复。”江茂咳嗽了几声,便满脸笑容亲切的说道。  张邵齐在下人的帮助下,半身好不容易才端坐起来,辛苦的倚靠在厚厚的靠枕上,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他胸膛上下起伏的说道:“哼,你还算是个有心的,放心,我这一时半会儿的死不了!嗯—”  他着实疼的厉害,又强撑着要坐起来,只能受着时不时地剧痛。  “张爷说笑了,您可是军人出身的,身体底子可是强壮精健的很,”江茂坐在一旁,给张邵齐倒了杯温水,说:“只要张爷您安康,此余之心愿矣。”  “咣当”的一声,张邵齐伸手就挥开他递过来的水,玻璃的碎片四溅开来,散落一地,幸而杯里的盛的不是热水,江茂并没有烫伤,只打湿了外套衣衫。  “哎,在下愚蠢,张爷没伤着吧,张爷,”江茂一愣后,立即靠着商人本能的敏捷反应能力,揽下张邵齐的怒火说道。  “滚开!别,别碰我!”  “哎,是,是”  张邵齐则见他递过来的水杯,便怒火气头来,他伤的是男性最重要的隐私之地。眼下,只能像以前清朝宫里被阉割的太监一样,少喝水,少进食。  为了少受疼痛的折磨,能稍微阖眼休息一会儿,即便他渴得喉咙冒火,干裂的嘴唇裂得血肉模糊,却也不敢饮一口水,硬生生的被折磨得痛不欲生。  银欢儿也听到了房中闹出的动静,她伸手拦住正要闻动静闯进去的士兵,摇摇头说:“下去,没事。”  领头的大兵狐疑的看着银欢儿,又侧耳听了会儿,确实没别的动静了,便挥了挥手手让全副武装士兵退下。  张邵齐自打受伤进了医院后,他的脾气也越发的古怪,易怒,时常失控。  “我受伤的事,还有谁知道?”张邵齐嘶哑着嗓子问道。  “是大兵来通知我的,除了张爷您身边的人,北平城里还没有听说您病了的消息。”  张邵齐手闭了闭眼,竟流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说:“我这边的人不会说出一个字,今日除了你,我不想听到外面任何有关我住院的话来。”  “是,是,张爷放心。”  “还有我的伤势,你从你那宝贝儿子那得知了?”  江茂见张邵齐终于提及了让他担心的人来,便面色沉稳的道:“是,江某从犬子那得知,张爷因公负伤在大腿上甚是担心。”  张邵齐死死地盯着他,想要从他老奸巨猾的脸上捕捉出一丝破绽来,江茂在张邵齐枭视狼顾的视线下依旧波澜不惊的处之泰然。  两人都在惨白的病房中沉默下来,各怀鬼胎的揣摩对方的心思。  “听说,程仙那贱人在你府内?”  “是,她因小女受伤,在江府内修养伤势,咳咳咳……”  张邵齐见他没说两句话就咳嗽起来,便嫌弃的用手在空中挥了挥手,掩了口鼻冷冷说道:“你还敢收留她?”  “江某不敢,不敢啊,只是拗不过家人,”江茂识趣的后退些,惶恐说道。  “杀了她!你去杀了她!”他做出一副发怒的怪脸,嘴唇的薄弱、颊部的枯瘦和一切骨头的突出都显示出他的愤怒。  “是是,在下能杀了她,只是她身后的人,江某怕得罪不起啊!”  “都杀了!全都该死,都该死!”  江茂自然心知张邵齐为何受伤,又为何失控,但他此番除了来看望病人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告知张邵齐关于那童谣的秘密。  他等张邵齐渐渐的平静下来后,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在他身侧低声说出美人瓷枕的藏身之地,和上面的秘密。  “你说的都当真?”听完江茂的絮絮叨叨后,张邵齐冷声问道。  “自然当真,江某从过完年到现在排查了近千件的美人瓷枕,唯剩这件颇有可疑。”  张邵齐原本惨白的脸上此刻仿佛被全身的血涌上,眼睛像野猫一样发亮。  “那就先留着那贱人一命,还有赵琰!秦野闲,我一定要弄死他们!”他狠狠地用拳头砸下床栏,“我要亲自折磨死那贱人,让她的下场比八胡同里的婊子更惨!”  江茂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总算是把程仙住在江家的事情圆过去,这事真是个烫手的山芋啊!  江府,西厢院中。  程仙在江府养伤,居住在西厢院的主卧里。  房间收拾得十分整洁,室内的布置不上奢华,但却十分雅致淡泊,连客房也如此讲究,可见江府主人多有品味了。  房中十分的宁静,紫檀香炉里一束若有若无的烟气,袅袅升起。树影在地毡上移动,竹窗下,程仙躺在美人榻上沉沉入睡。  竹窗外,有大株梨花兼着芭蕉叶,已是春眠不觉晓的时节了。  江文也今日只上得半天班,他心里惦记着程仙头上的伤势,赶着从医院匆匆回来,连衣服都来不及更换便过来西院探望。  刚入西院,院内静悄悄的无声息。  他将走近屋内时,便见程仙安静的睡在竹窗下。  美人在榻下卧,羽睫轻颤,星眸轻闭;秀雅绝俗的睡姿睡容,自有一股轻灵之气。  光线从又高又宽的竹窗间射进来,虽不足以照亮全屋,但柔和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更显柔美动人;只有当阵阵清风吹拂,庭院里的那些梨花瓣如雪般随风入室,飘零在她身上,散散落落在她青丝间。  江文也被眼前这“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一幕吸引住,不忍打扰了她的美梦,又久久痴站立门前不肯离去。  “江少爷,来了?”秦野闲突然从屋内屏风处走来,手中还拿着一条薄毯。  “啊,在下不知督军在此,”江文也被他唤一声,回过神来,心中暗自懊恼道“他又怎么在此地了,真是碍眼。”  “我受安姨之托,闲来府中看望看望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秦野闲轻描淡写的交代了来意,也将江文也眼底的不悦神色尽收眼底,他轻轻地走到美人塌下,给程仙盖上薄毯,又随意的拾起落在她脸上的花瓣。  “辛苦,秦督军了。阿仙有恩于江家,我们会将她照顾好的,您放心。”  “我自然不放心,她为人不知轻重,率性而为,我年长与她,自然要照看她。”秦野闲坐与榻旁,俨然为江家之主的感觉。  “嗯……”不知是否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程仙的清梦被扰了,不满的哼唧一声,又沉沉睡去,可能是伤及脑袋的原因,有可能是春泛的原因,近日她总是嗜睡。  秦野闲做了个“嘘”声的动作,两人见此便不再高声论谈。  江文也见他如此用心的对待程仙,当下心中的疑虑好似又被证实了一样,更加不安和焦虑起来。  只是,榻上安睡的人正在做着荒诞的白日梦,并不知道就在她床边,有人正为她唇枪舌剑的交战。  程仙梦中如馋猫,口齿不清的呼道:“肯德基,大鸡腿,别跑,啊,我的可乐,可乐,雪糕,我好久没吃了,唔唔唔……”  秦野闲看着她嘴角流出的口水,犹豫了一下,心里鄙夷的只当没看见,给她捏了捏被角,便起身往外走去。  阳光透过古朴、静谧的庭院,影射出三人斜长的身影来,正是对影成三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