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将军大人,抱一抱

第六十二章阴谋还是计策?

将军大人,抱一抱 熙喵er 2251 2018-01-13 09:38:03
  楼晨墨扶着沐樱雪回到住处,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苦,她是君洛羽的夫人,他定会向着她,怎么会顾及你?”轻柔的扶她躺下,为她拖去鞋袜“药我熬好了,这就给你端过来”浓浓的苦涩味泛在舌尖更深入心底,也不能寝,久久未眠。  徘徊在宫墙门口,只见陌青离摇着折扇大步走来,见她满脸的愁容,心情怎一个好字了得“沐太傅,昨日元宵节过得可还好呀”沐樱雪转过身子来,见到他眉眼带笑顺势黑了脸,勉强扯出一抹微笑。“托陌太傅的福,还算不错”便想走开。  折扇微托,挡住沐樱雪的去路“诶~沐太傅这么匆忙是要去那儿呀?不如和我聊聊家常”看着抵在袖口的折扇,沐樱雪的表情顷刻有了崩裂的迹象,她唇角的笑意凝滞片刻,又再度拉出弧度。姿态温和“不知陌太傅想聊聊什么家常?”陌青离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靠近他的耳边“韩小姐,不知你来到宫里有何指教?”沐樱雪狭长的眸子微眯,露出个危险的弧度,冷着眼瞥向他“你想说些什么?”  陌青离狐狸眼中闪过一丝精明“听说最近皇陵多年失修的事被皇上知道了,我父亲当年参与了修缮皇陵之事,不免会受到牵连。”折扇缓缓移至胸前,满眼的威胁。沐樱雪纤纤玉手摆好角度轻触折扇,几根银针顺势射出。倒地声传来,“我不希望总是被监视,你说的事我会帮你做到,你接手陌尘宫还有许多要事吧,那我就不打扰了。”  沐樱雪刚走出半步就妖媚的回头与他私语“我想当年皇上登基时缥缈阁总是处处暗算,有些药啊就算是改了名字,也是治标不治本吧。”陌青离的狐狸眼中瞥来阵阵阴霾,她知道陌尘宫的事。“好,你的身份我也会为你保密至于我的事你该知道怎么做吧。”沐樱雪冷傲的转身“我自然知晓。”  走进上书房,只见司马佐怡意味深长的看向他“沐太傅,咱们走吧,皇上要我们去议事”沐樱雪一听竟来的如此之快,不禁秀气的眉头皱了皱“走吧。”一路无声,只见司马佐怡步伐十分轻快。众人走进房门行礼,沐樱雪抬头只见那人眸子里满是怒火“陌守钘,早年是你设计的皇陵,要不是文姜上书我现在都不知道祖墓早已废弃,满是积水,你该当何罪?”  陌守钘带领陌青离匆忙的跪下,掷地有声的说道“皇上,老臣着实冤枉啊,早先的设计图纸是臣亲手绘制,可是督工们不按照臣的方案实行才酿成如此大祸。臣知道臣的罪责不可豁免,还请您看在臣多年督战沙场,含辛茹苦的教导学子的份上,不要牵连臣的儿子。”狠狠的把头磕在地上。  韩家的女儿不是吗?到最后不还得帮我说话。况且现在墓穴失修成这个样子,我看你如何查证。当年韩廉正在皇陵里搞了什么鬼,我督造的时候也没看出有丝毫的问题,量你也看不出什么。机关都做了巨大的变动,我就让你有去无回。一丝杀意在眼底燃起。  赢文姜满是轻缪的看向他“父皇,此次事件危害极大,要是不严加惩办,怕是以后不能服众,此类事件会接踵而至。”坚定的看向赢绪业。陌青离瞥向沐樱雪,示意着什么。只见沐樱雪缓缓走向前来“皇上,臣有疏通水利的本领,不如让臣一试。”赢绪业狠厉的看向他“怎么又是你?那你说皇陵之水该如何疏导?”  “回皇上,在皇陵周围环绕着大量的河道江流,皇陵又处于低洼地形,一旦雨季过多就会造成洪涝严重的情况,我们可以用刮车抽出水,刮车是一个大型的转轮,每个木板都装有水筒。我们可以在水流很深的墓中两旁打下两个硬桩,装上转轮。当大轮水板受水流冲激,轮子转动,水筒中灌满水,转过轮顶时,筒口向下倾斜,水恰好倒入水漕里,便可以通过搭建水槽把水从墓道里排出。”  赢绪业的手指不停的敲着座椅,思索着他的话“那以后要是再有洪涝呢?”沐樱雪紧条有序的说起:“我们可以建立沟渠,通过沟渠的水可以挖坑积攒起来,干旱时节正好可以放出,洪涝季节可以存水,同时也可以引水灌溉良田”赢绪业双眸划过一丝亮光“好,那就由你前去督导制造,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你的人头朕就收下了。”君洛羽走向前来“臣愿一同前去,沐太傅人微言轻,臣愿住他一臂之力还请您批准。”赢绪业的眼眸中闪过一抹隐晦“好,你们同去。”  沐樱雪走出大殿,陌守钘鞠躬“刚才真是多谢沐太傅了老父……”还未说完只见赢文姜快步走上前来拉住他就走,狠狠拖着他到僻静处“为什么要帮他?他当年做下如此多的坏事,好不容易有机会一雪前耻。我以为我们是同路人,没想到就连你也被他收买。你的心到底向着谁?”当年韩家通敌冤案最大的嫌疑人是他,你竟然放过他,沐英,我真是看错你了!赢文姜满眼怨恨的看向他  沐樱雪低头见自己的手被抓出个红印,赢文姜见状狠狠的甩开她的手,一拳砸在沐樱雪的脸旁的墙壁上,沐樱雪目光往左看去,深坑不知积满了多少的怨恨。灰尘蔓延过来“我这么做有我的原因,你不必多问。我的心向着……”看向脚踝的玛瑙脚链满眼的坚定。“你向着什么?”沐樱雪双眼深邃,深不见底“我会帮你”赢文姜轻蔑的看向他“呵,这是我听过的最大的笑话,你今日为他们说话,还说会帮我,真是可笑”  沐樱雪推开他只留下一个背影“万事不要莽撞,等以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远处的段蔺睿紧紧看着他们,眼神似有似无的飘动,不知在想些什么,见人都散了便顾自走开。回到上书房的司马佐怡担忧的看向沐樱雪“沐太傅,你可知你在做什么吗?”沐樱雪温和的看向他“司马太傅,有些事我需要去翻阅竹简,以往的初淤排水的良策我都要借鉴,还有……”  词不达意,边倒水边说话,外人只见他们讨论的激烈,手舞足蹈。我要去查清,那黄陵遇水定是想隐瞒些什么,况且父亲那句诗里提及此处,那里有处暗格通向上书房。等沟渠建好了还能造福一方百姓,您就放心吧。司马佐怡看他的手势全然明白,略微点了下头“这里的书卷要是不够,藏书阁里还有,需要的话我带你前去。”门缝里的人微微退下,他们是在讨论治水排淤。  

熙喵er

沐樱雪借排水建造沟渠是否能成功找到封存已久的暗道,那暗道又会通往上书房何方?还能找到些别的又用证据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