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殇歌尽处

路遇

殇歌尽处 爱上狐狸大人 1756 2018-01-14 19:02:18
  梦魇竟持续如此之久?  “姑娘,姑娘?”听得柔柔弱弱的轻呼声,玉玖转醒。  “三姑娘,时辰不早了,该起了!”惜冬背对着主子,将洒落的纱帘一一收起。  玉玖透过朦胧的小轩窗看外头。星宿尚在天沿值夜,此时的金乌睡梦正酣吧。玉玖心中涌起无名之火,恨不得冲到金乌宫将呼呼大睡的臭太阳拖起来大打一顿一解自己心头怒火。别问为何,玉玖也不知道为何此时如此恼恨那只天天驾着神车东起西落的鸟儿。  “姑娘,珏大爷已领着二爷四爷去了兴都北门,您也当起身梳妆。本是午初时入椒房殿的,只是咱们老爷乃陛下胞弟,是宗室之首,咱们府的姑娘位首,须得早些去……嗯,姑娘,巳初上三刻咱们就该离府……”玉玖姑娘冷淡,身边的丫头却是话痨。  “聒噪。”玉玖待惜冬说罢,张口道。流夏端着盆巾进来,接话:“姑娘别听冬丫头叨叨,现下已是卯正,姑娘梳洗罢。”  玉玖扶着惜冬手臂,坐于梳妆镜台前,细细打量。  五官精致却渺茫,看过之后只记得有眼耳鼻口,再想不起是什么样子。兴都众人背后谈笑,贵为郡主的白玉玖能把见过她的人生生逼成脸盲。  漱口擦脸罢,沐春拿着篦子细细顺发。要说玉玖哪里不会被人忘却,除了一身的气派和发自骨子里的深沉之气外,莫过于一头秀发。  流夏手捧郡主朝冠,朔秋托着珠钗托盘,惜冬手中则是华贵朝服。四个侍儿不吭不响,分工明确,其中规矩严明,容不得半分嬉笑。  沐春一双巧手上下翻飞,精巧细致。端起华冠带在拢紧的小吉髻上,左簪迎春含笑吉祥簪,右钗八宝攒珠如意钗,白皙的额头垂着米珠粉玉水滴额饰,未挽起的发直直披下,发冠下悬着一条墨玉罗兰花发饰。  玉玖扶着朔秋站起身,舒展双臂。沐春流夏齐齐上手,直到大红罗裙黑纱裙袍穿罢,金乌神车已出半个时辰。  “三姑娘,松鹤宫霈阁中五姑娘在等着姑娘。”玉玖领着四个丫鬟走出东配殿,下立身穿橘色半旧绣袄的媳妇,眼角轻挑,自有一股风流媚态。  “下立者何人?”惜冬张口问道。  “奴夫家和姓,老爷赐名和顺,在外宫当差。奴是家生奴才,太太赐名晚菊。”和顺家的倒是机灵,一通气儿的说了,倒不劳主子再问。  沐春给一旁打赏的二等丫头一个眼色,丫头捏三两个银瓜子送到晚菊手边,退了下去。  “主子心中万事自有定数,无需你传话,你是外宫当差的,来内宫里是犯了规矩,主子怜悯赏了你,你自去罢!”沐春自幼跟随玉玖,自然明白主子的意思,三两下打发出去。  “嬷嬷?”玉玖出声问身边丫头,眉头蹙起,似有若无的愁绪带了出来。  “姑娘莫忧,罗嬷嬷伤寒好了许多,回头开了春嬷嬷就能回主子身边伺候。”朔秋接话。  玉玖点头,扶着沐春的手款款而行。出了欢颜居宫门,暖轿等候多时。  下头人脚头快,半刻钟不到,姊妹俩在府门前汇合。扶着车辕踏着脚凳,先后上车坐定,门帘放下带入几丝白雪几丝寒意。车夫一声长喝,马车缓缓而行。  玉珊本是小孩儿心性,掀起小窗帘角偷窥窗外为生计奔波的小摊小贩。正当年下,富贵人家的年货都有专人买送,真正买的只有衣食无忧的庄稼人和家有薄产的小商户,倒也热闹些。  “吁……”声消失,车停路中:“怎的停了?”沐春探头问。  “姑娘,是吴家女眷,”车夫回话,“巧巧的挡了去路……”  还不等玉玖这边做出回应,那边一个尖细的女声喊:“我家姑娘应吴娘娘召,入宫见凤驾,先行一步。郡主娘娘入宫不过是去见王后,不急罢!”  言语中挑衅意味浓浓,惊得路边人不敢发出声响。妃嫔吴氏不敬嫡后恃宠而骄,这本是后宫中的密谈,今日被吴氏侄女儿一嚷,闹得天下皆知,再严重些,子民都该议论陛下宠妾灭妻嫡庶不分了。  吴氏女不敬王后,出口挑衅王族宗室女,这是对王族大不敬,此事如若传到陛下耳中,吴家当诛九族,后面有个宠妃吹枕边风,那就另当别论了!  玉珊年幼冲动,红眼是在所难免,却被姐姐一手压下:“三姐姐,你就任她那样放肆?”  看着小妹气的通红的兔儿眼,玉玖有种作为大家长的心力交瘁感,何时小妹才能长大。玉玖默了默,伸手抚摸玉珊发顶:“有陛下。”  老实坐稳的小丫头瞪大璀璨星眸。沐春作为同主子心意相通的大侍女,只得出面解释:“姑娘,吴氏女是臣子,咱家亦是,纵然两位姑娘是正经宗室郡主,但吴氏一族随了吴娘娘的光成了皇亲国戚,咱们出手指责便是有理也没理可讲。五姑娘莫心急,此事自有御史传到陛下耳中,陛下自有分寸!”  玉玖心中暗叹,王爷护短的很,若陛下不给个交代,不仅御史那边不松口,自家老爷也会不顾及君臣之礼步步紧逼。背靠着车厢揉眉心,但愿太太能劝下老爷罢。  

爱上狐狸大人

由于时间关系,狐狸最少一周两更,字数虽然不多,但我会慢慢添加。所以……撒泼打滚求收藏,别客气,狐狸的脸皮上的毛太厚了,随便笑   最后:欢迎加入白晓猫爱上狐狸大人,群号码:32064948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