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沐风染雪

第五章 云泽的云

沐风染雪 凤沐染 2022 2018-01-14 18:59:50
  不知伊人何处,却见相思如故。--沐染  传闻他继位之前,乃谦谦君子,清秀俊逸,令无数女子思之神往。  不知传言是否捕风捉影,但总能从中依稀可见,当年的品行才貌,却不知因何性情大变,判若两人。“云家的云……云泽的云。”  听到“云泽”两个字,冷梅瞪大了双眼,确定自己没听错后,她的神色晦暗不明的悄悄打量了沐染一眼。  沐染的呼吸一滞,脸上的表情也随之一僵,喝茶的手也顿了顿。云泽……她真是好久都不曾听到这个名字了。  云家,云洛手里晃着从沐黎宸那里骗来的凌瑶玉,一步一跳的走着。  “请表小姐的安!”一路上云家的下人们恭恭敬敬的朝她行着礼,云洛只是自顾自的走过。  “表小姐安。”一个看着只有三四十岁的男人与她迎面而来,手里端着一只盘子,用红布盖着。可他实则已是快到花甲之人,面上看去依旧是精神矍铄,步若生风。这便是灵修独有的表现,修灵不仅可延年益寿,也可让人久经风霜却面容依旧,“今儿怎的这样高兴,莫不是又得了什么好宝贝?”  “明儿叔好,”眼前被她唤作“明叔”的人只是简单的问了她声好,云洛却也不像之前对待那些下人那般轻视,只也刻意回了一个礼,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转而问道,“你这端的是什么,明丽的这样喜庆。”  什么人的物什能让明叔亲自端着的,除了外祖,就是她那当家主的表哥了。可表哥自几年前性格变得沉郁,就再没用过鲜亮的颜色了,所以她才纳闷。  能被这表小姐端端敬敬叫一声叔的人,云府上下也只有明叔一人了罢。称呼虽并不算什么特殊,但被作为家主最宠爱的小表妹云洛叫来,倒是彰显出明叔在云家的地位来。  说起来明叔真是云家的老人了,未满十岁便被挑进府来,自幼跟着云家如今的长老,云守常。他的真名除了长老,再无人知道。随长老打下了云家硕大的基业,如今功成身退,也不求个功与名,只做个打理家事的管家,为的是能守在这,护着他和长老打下的云家。  虽是不沾家族外务的权政,可他也不是平庸之辈,修为深不可测。云家主系一支的子弟,凡是修习出类拔萃的,莫不是经过他的手调教出来的。  故而除去一些年岁比他大,资历比他老的长老之外,云家上下都得称一声明叔,除了尊重之外,更多的则是敬畏。  云洛的身份当属云家主系一脉,又深得长老的欢喜,所以也额外得过不少明叔的教导,自然对他又更礼待了一分。  “表小姐,这是拜帖。”明叔只答道,想起方才从主院回来,他有意无意的道,“既然回来了,就去给家主报声平安吧,家主他虽然表面上清冷,可对表小姐还是很关心的。”  “他?巴不得我不回来吧?”云洛想起受的委屈,气鼓鼓的说道,“我才不去呢,免得有些人又嫌我碍眼。打扰到他和那小情人甜情蜜意。”  “表小姐,哪有人敢嫌你呢?”知她有意在赌气,明叔笑着劝解道,“在这些同辈里,家主也就与表小姐最亲了,我眼里瞧着,心里记着,这些年但凡谁敢惹表小姐生气,家主哪回不是为你出气,将那些人狠狠的惩治了?”  “这一回就不是了。”生气的女人最没有理智了,何况还不是她的错。“明明我根本没有用灵力,是她自己太弱了才会摔倒。表哥竟然不信我,还偏帮她!”  云洛口中的她,就是住在家府中的思弦。虽从她刚进家府时,云洛就并不喜欢她,对她也是冷言冷语的,思弦也一直忍着,两人也算相安无事。  那是几日前,本是平常修习的日子,云洛在像往常一样在练武场修炼。偏生思弦端了些说是稳固修为的丹药来,要送给云洛。云洛自然是不会要的,只想着把东西推走。可思弦竟是执意要塞给她,一来二去的,两个人不知怎么就拉扯起来,云洛轻轻一推,那思弦竟一下飞了出去,撞在树上,当即吐了一口鲜血。  家主闻讯赶来,当时在练武场上的,还有不少主系旁支的灵修子弟。家主也不能太过明着偏袒她,只能先问明了来龙去脉,若思弦的话是指明了云洛把她打伤了,倒也能找出些蛛丝马迹推翻她的话的。  可偏偏思弦只支支吾吾的,也没有笃定云洛打了她。就是这么遮遮掩掩的,才更让人觉得,思弦是害怕云洛,所以才替她隐瞒。  毕竟当时两人拉扯时,众人都在远处看着,云洛平时心气高,气势上自然要强一些,而思弦素来以柔弱示人,不少子弟都得过她的好处,心思也是向着她的。如今她挂着鲜血的嘴角更是我见犹怜,众人必定是先入为主的认为,是云洛打飞了思弦。  本来此事可大可小,家主也给了云洛台阶下,只要她低头认个错,此事也便搁下了。可她到底是个宁折不弯的直脾气,恩怨分明,认定自己没做错,又想不明白其中的关窍,如何能跟思弦道歉?家主也只能说她几句,云洛一气之下跑了出去。家主明着没有追出去,实则派了暗卫一路保护她的安全。  明叔虽然当时不在,也听到了只言片语。他管着偌大的云家,当然也是个精明的,这些年,那些耍心计,玩手段的事他见过的还真不少。对于这件事的个中曲折,他心里七七八八也明白了。  他知道,家主的心里也看的透透的,至于为什么不挑明,家主的心里必然有其他的考量。只是这些心思,他是不能同云洛说的。  云洛生性莽撞,此时要是同她说了遭人算计,以她的性子,她登时就会找上门去,要是闹起来,反而不好。  “此事我也听说了,不过是一件小事罢了。”明叔有些无奈的看了眼心无城府的表小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