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愿站在阳光里等你

第二十七章 要么美要么死

我愿站在阳光里等你 七夕鹊 2014 2018-01-14 11:51:56
  “哎,醒醒,”二胖粗暴的晃动着身子,“别睡了,别把口水滴我肩上。”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只觉得有些恍惚,看看周围,已经过了大桥,离家不远了。  二胖背着我走了这么久,非常疲惫。他的呼吸变得粗重,步子也没有了开始的稳健,但他仍然尽力的平稳着身子。  “我才没有流口水。”我不满的说。  “跟你同桌了那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吗?”二胖不屑的说,“哪次午觉起来,你的桌上没有一大滩口水?”  大山笑了,“我妈说睡觉流口水是因为平时吃了太多的糖,牙齿里长了小虫,小虫在我们睡觉的时候会尿尿。所以,那不是口水,是小虫的尿。”  我觉得又恶心又害怕,赶紧问他,“晴姨有没有说该怎么办?”  “有啊,”大山一本正经的说,“我妈说多吃几根猪尾巴就好了,小虫怕猪尾巴,一看见猪尾巴就跑。”  “不行,我吃不下猪尾巴,多难吃啊。”我嫌弃的说。  “我有个办法。”二胖气喘吁吁的说。  “快说,什么办法。”我催促到。  “睡觉的时候用胶带把嘴封上就不会流口水了。”二胖得意的说。  我和大山立刻表示赞同。  芳容不无担忧的问:“撕胶带的时候会不会把嘴给撕烂?”  二胖摇摇头,“我不知道,试试就知道了。”  谁敢去试啊?万一真的把嘴给撕烂了,还怎么吃东西?我和大山一致认为他的这个办法不靠谱。  想到这里,我看着坐在对面正四处打量美女的二胖问:“你试过了吗?”  “什么?”我这没头没脑的一问,弄得二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睡觉的时候用胶带把嘴封上,撕掉的时候嘴会不会烂。”  “慢慢的撕,嘴不会烂,但是会很痛。”二胖慢慢的说。  我笑到不能自已,“你真的试了?你怎么这么笨?”  二胖笑着说:“那天回家我就试了,被我爸拿着扁担追了三根田盖,说我浪费胶带。”  我说:“叔叔可不是怕你浪费胶带,他只是不想你再做蠢事,毕竟有这么个蠢儿子是件很头痛的事。”  二胖幽怨的看了我一眼,“你这人怎么这么没良心?我还不是为了你才做试验的?”  我哈哈笑,“去你的,我可没那么蠢。”  我见他那副便秘的表情又出来了,赶紧夸他,“别说,你那时候还挺厉害,我那会儿比你还重吧,你居然硬是把我背回了家。不错啊,值得表扬。”  二胖慢悠悠的喝了一口白开水,然后大吐苦水,“说起来就生气,我好心背你,芳容还一脸戒备的样子,好像我会把你扔哪个沟里似的,盯得我浑身发毛。大山那家伙更夸张,居然捏了一把泥块在手里,他还以为我没看见,捏得死死的。我敢保证,一旦我不小心把你掉在了地上,他俩非跟我拼命不可。面对他俩这样赤裸裸的威胁,我就是累死也不敢把你扔半路上。”  “切!”我冷哼一声,“你还能怕他们?不是说好了轮流背吗?”  “你在开玩笑吗?就大山和芳容那小体格,背你?背,被你压死还差不多。”  我吐了吐舌头,竟无力反驳。  “你不知道,我背着你,累得要死,你睡着了,他俩又不理我,我就感觉这路怎么那么长,怎么走也走不完。我得找人说话,分散下注意力,这样还好过一些。”  “所以,你就把我给弄醒了?还嫌弃我流口水?”  “我什么时候嫌弃你流口水了?同桌那会儿,你午睡流了多少口水,我嫌弃了吗?反而,还觉得你睡觉流口水的样子挺可爱。”  他说后面半句的时候,声音小了下去,我并没有听清。  “你说什么?”我问。  “我说,你睡觉流的口水可以汇成太平洋了。“  我把一块点心包装纸扔他身上,大笑着说:“哪有那么夸张?“  “你们聊什么这么开心?不会在说我坏话吧?“思霖这厮终于从她的美男堆里抽出身,向我们走过来。  对着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我阴阳怪气的说:“你不是来出汗放松的吗?一上午也没见你出一滴汗呀。“  思霖意味深长的笑笑,“我有比出汗更重要的事,就你这智商,说了也不懂。”  居然敢诋毁我一向引以为傲的智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正要发飙,却听思霖含笑对二胖说:“一月二十九号,晚上八点,鼎乐KTV,记得来哦。”  不等二胖回答,她拽着我的胳膊就向外走。思霖的手跟铁钳似的,怎么也挣不开,我只好随她去了。  “这么着急去哪儿?我的健身搏击操还没跳呢?”我不情不愿的问。  思霖把我扔进车里,发动着车子,头也不回的说:“去做脸部护理,我的皮肤最近有点油,跟油田似的,腻腻哇哇影响我形象。”  “那也用不着这么急吧?”我坚决表示反抗。  “现在是非常时期,要么美要么死。”思霖像一只斗志昂扬的大公鸡。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思霖每天都会去健身房,却从不健身。她扎个马尾,挂根汗巾,穿着运动装,一副运动的样子却根本没有运动,一会儿撩撩教练,一会儿逗逗帅哥,浪蝶一般的全场飞舞。  在健身房里,我总是尽量保持跟思霖的距离,就她那撩法,万一一不小心惹恼了哪个帅哥家里的醋坛子,动起手来伤到我就不好了。我这人皮薄,不抗揍。  我迷上了搏击操,虽然从严格意义上讲,这只能算是强身健体的体操,但因为加入了搏击的成分在里面,跳起操来,一招一式的特别爽。  二胖也在跳这操,别看他胖,身手挺灵活,跳得有模有样的。  二胖皮糙肉厚,拿来练手最好。我嘴里“嘿哈,嘿哈”的吼着,一拳一拳打在他身上,非常过瘾。  他委屈的看着我,像看个神经病。  我就不该练什么搏击操,应该直接去练搏击,打得他连看都不敢看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