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愿伴一世,愿随一生

第二十五章

愿伴一世,愿随一生 净柠 2021 2018-01-12 23:57:07
  胸膛明显的起伏,刚刚明明是不怕的,现在为什么心跳个不停?自己在担心什么?  宛儿还在神游,还在惊慌,自己这是怎么了?  茉儿随后跟上来,看了宛儿的样子,心下有些疑惑,连忙走上前。  “公主怎么了?”满是担忧的语气从耳边传入,宛儿这才回了神。  转头看着茉儿,脸上一片煞白。  “娴妃刚刚说,呜呜……”  宛儿刚准备说就被茉儿捂住了嘴。  “公主还是回去说,娴妃找的地方固然安全,就怕防不胜防。”  是这几日才发现的,以往总没想到这茬,直到前几日见到鬼鬼祟祟的人影茉儿才提起心来防备着。  茉儿从小被训练,武功自然不差,可她却只能探知何人为高手,却寻不到高手的气息,所以,每次南宫弘璃或者还有别的人出现,茉儿与刘绪并不知道此事。  可那群鬼鬼祟祟的人虽是高手,却还是能跟茉儿等人分个高下的,故一招不甚便能察觉到几分,这群人在宫中出入后庭如此大胆,那么只有一个理由,他们是南宫弘璃的人。  南宫弘璃是有本事,够自负,朝堂后宫自己一人抓在手里,还想探得天下,就不怕适得其反吗?  茉儿如今处处防备着,却没想到自己也是因此而受牢狱之灾。  宛儿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只能双手紧紧抓着茉儿的手,才能止住如今自己不受控制的腿。  “茉儿……”  宛儿不知道刚刚自己为什么那么镇静,镇静得让自己害怕。  “我突然感觉好冷。”茉儿担忧的看着宛儿,刚刚娴妃到底跟主子说了什么?  “从未感受到的冷,……我不想再回去,我不想再回去。”  从前从未感受过,如今想到,竟然是这样害怕。  走在冷风萧瑟的长街上,前后没有一个人,不受控制的摇着头,眼泪渐渐浸满宛儿的眼眶,宛儿努力得不让它留下来,可如今瑟瑟发抖的身子,眼泪无声滑落。  从前……有母亲站在自己面前,后来是他。自己已经从冷宫出来了,如果再回去,就没有母亲了,他不在这里,他不在这里……  越来越止不住的眼泪,滴落在宛儿的手背上,滑落在茉儿的袖口,茉儿此刻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从没见过公主如此这般。  疾步走着,路上幸好没有遇到别的妃嫔和宫人,赶紧回了听竹宫。  一回问月轩,茉儿就吩咐人去熬姜汤,把宛儿带回了内室之中,顺便,也把刘绪带了进来。  “公主,现在可以说了。”茉儿把宛儿拉到床边坐下,自己蹲在宛儿面前,焦急得看着宛儿依旧不好的面色。  宛儿被渐渐拉回了神智,眼睛不确定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最后目光锁定到了刘绪身上,随即又不确定的移开,不受控制得看着别的方向,随后再不确定得看着自己。  “娴妃,娴妃说,宁国不保。”  说完最后四个字,二人皆是一惊,都差异的看着宛儿,眼睛里都充满着不确信。  “公主此话当真?”方才离娴妃离得远,即便自己习武也听不清,没想到,说的消息竟然是宁国不保?!  刘绪听完,也很不确定,奈何自己没跟着去,也只能在一旁干看着着急。  “娴妃只是一介后妃,怎么能知晓朝堂上的事,云黎后宫干政众所周知是大罪。”说完,茉儿都不信自己说的话,朝堂后宫牵一发而动全身,哪儿能摘干净?  “我信她。”没来由的相信,娴妃看样子不会骗人,而且……刚才如此,自己也很想觉得是骗人,可又不得不去相信。  “公主。”此事还未查清,怎可妄自论断?!  “看娴妃的样子,她也并不想陛下攻打宁国,我只说是冷宫于我,不过从来处来,到去处去罢了。”  宛儿一手摁着自己的太阳穴,头隐隐作痛。  “公公。”最不想知道,却还必须要问,必须要知道。  宛儿双眼直直盯着刘绪,仿佛就把他当成了救赎一般。  “若陛下攻宁,他会如何?我们又会如何?”  刘绪听完,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他若真要如此做,宁国自然只能还手,且不说最后如何,若宁国得胜,皇上自是能得一时安宁,可陛下眼里却已容不下我们。若云黎得胜,九国再无宁国,皇上就成了亡国之君,那我们……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听完,宛儿脸上扬起一抹讽笑,的确是这样呀。  进一步是死,退一步也是万丈深渊,自己竟然这么快就无路可走了?  “是呀,不就是皇权的牺牲品罢了,真不知道称霸天下有什么好的?我自愿嫁入云黎,为的就是母后能睡得好一点。”  宛儿自己燃起了某种想法,也许可以再等一等,再等一等。  “如今只有一条路可以走,走得好了,宁国可保;走错一步,我们集体为宁国陪葬。”  “公主想到了什么?”  茉儿总觉得宛儿是有办法的。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宛儿心中略微安定了些,起身出门,茉儿与刘绪紧紧跟着宛儿到了殿后的书房里。  推开门,一股浓厚的书卷气息拂面而来。诸国典籍,源源不断的送进来,这书房里,都快放不下这么多书了。  宛儿恍若未闻,径直走到书桌前,自己着手磨墨,随即执笔,在纸上写着什么东西。  写好之后,宛儿亲手折好,才递给了茉儿。  “你去趟娴妃宫里,把这给她,她知道什么意思。”  “是。”茉儿得令,自是一刻都不敢耽误。  “公主写了什么?”如今,这屋子里就剩下刘绪与宛儿两个人,刘绪这才问起。  “在其位,谋其政。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  “庶人安政,然后君子安位。传曰:‘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  刘绪一听很是惊讶,如此直言,恐惹灾祸呀。

净柠

今天更晚了,明天再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