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檀香溪语

第三十七章

檀香溪语 莱若所思 2369 2018-01-12 23:59:32
  头就像不停被重物锤击,大脑里嗡嗡响着,喉咙干的就像快要烧着了一样。  众人都顶着大雨,一深一浅地走着。隆隆声越来越近,乍一看就像是千万只虎豹飞驰而来,卷起滚滚硝烟。感觉就像是眨眼的瞬间,走在檀溪斜前方靠近洪水边的一个人被洪水的冲力给带进水中。檀溪眼疾手快抓住了她,奈何冲力太强,她又比较虚弱登时也倒了下去。正好冬凌扶着她,她被一手抓着冬凌的手,一手抓着那人。冬凌也倒在了泥泞的土地上,紧紧的拉住檀溪。洪水冲击着那人的双腿,那人吓得哇哇之哭。洪水冲击太大水位还在上涨,檀溪几乎要抓不住了,于是用尽自己毕生的功力,将那人甩到岸上,与此同时,洪水已漫过她的腰际,她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力气,而凭借冬凌的力量也不可能将她救起。四周的百姓想出手帮忙时,檀溪已失去意识,松开了拉着冬凌的手,没入水中不见踪影。而柳云赫和萧以然来到时,所见的正是此刻……  这样的经历,就像一场噩梦。  床上女子睁开迷蒙的双眼,整个人就像在火焰山上炙烤一样,环顾四周之时,被眼前一道白影挡的严严实实。仔细看去,白影是一个高大的男子,白衣胜雪,恍如谪仙。自己是死了吗?竟有机会看见神仙?但再向上看,却是一张她讨厌的脸,难道这个讨厌的和她一起死了?似看出了她的心思,那人展开灿若繁星的笑容,“不用这么诧异看的看着我,我们都没死,是我救了你。”  看见了他这笑容,檀溪可没什么好脸色,像是记起了什么似的,摸着自己的脖子。  “你那人皮面具早就被洪水冲掉了。”男子弯下腰凑近檀溪,笑道:“还是我的那个最明显嘛!”  檀溪现在没什么精神,知是他故意出言刺激,就干脆当没听见,“我现在在哪?皇兄他们呢?”出声之际,这沙哑的声音告诉着她,她现在正发着高烧。  男子看她回避了他的话,倒也无所谓,轻笑道:“陛下他们已经启程回京了。我们现在还在尹阳城。”他顺手为檀溪换下额头上的帕子,“一会会有人把你的药送上来。”  “什么!我要去找他们。”檀溪猛然坐起,却是一阵晕眩,又倒回了床上。延陵哥哥定是以为她已经死了,他知道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呢?  “你先好好休息,为了救醒你,我花了多少珍贵药材。”男子“抱怨”道。  “那你大可不用那些药材。我们既然在尹阳城,为何冬凌他们不在?”刚刚自己再次倒下,檀溪就知道,她这个身体不再休养一下是不行了。  男子对檀溪不善的语气并不恼怒,“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顾大人已经离开尹阳城上任去了,陛下也回京了,所以,公主,您在这尹阳城相识的人只有我了。”  “上官齐云,你不是一直担心我会迫害皇兄吗?那你干嘛要救我?”檀溪看不透这个男子,他身为上官家的人,必然是对皇上忠心耿耿。他时而凶狠,时而放荡不羁。玩世不恭的外表下究竟隐藏着什么心思?  “这个问题倒是问倒我了。本就只是路过,不小心看见一个女子那么勇敢的救人,那我又怎能见死不救。”上官齐云当日听闻延陵在帮忙加固堤坝,便想来保护他。正巧看见檀溪落水,正如檀溪所言他明知她有可能会对陛下不利,可当他看见她义无反顾救人的时候,不自觉的迈出了步子,将她救了出来。  “谢谢!”虽然檀溪还讨厌这个曾经冒犯过她的人,但一事归一事。上官齐云武功确实深不可测,可他是要冲进的是洪水中,无疑是在与自然抗衡。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这份感谢是必须的。  从她醒来对他说话的态度总像是有仇似的,以至于听到这声感谢倒让他露出了一丝讶然,“你先休息吧!我出去打听下。”  上官齐云身在此估计心早已和延陵一道在路上了,他直接到延陵身边就行了?为何行踪诡秘?檀溪动了动手指,抬起胳膊,那两道疤已经结痂,基本快好了。浑身上下软绵绵的,除了自己身体不舒服之外,估计就是因为趟太久了。她这次慢慢坐起来,没有之前那么晕了,低头一瞧,这身衣服是谁给她换的,该不会是……檀溪眉头又蹙在一起,也罢,毕竟是生死攸关时刻,况且当日几个挑事的乱民说的振振有词想必也是有人授意的。玉丞相杀她之心不死,她现在身体虚弱,还活着的消息暂时不宜泄露出去。上官齐云在这身边,这也难怪冷玉姑姑的人也没能找到她。只是这上官齐云明明忌惮她,却还要救她,到底是别有用心还是如他所说那般侠义之心的驱动?慢慢地走到镜前坐下,她大大的,水灵的眸子因虚弱而显得有些暗淡,满脸尽是苍白。偏过头,只看到自己光滑无暇的颈脖,上官齐云所谓的最明显,现在看来,只有一点淡淡的痕迹了。这样一算,自己当真昏迷了一些日子了。  只是坐了一会头又疼了起来,檀溪只能再躺回床上,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大约过来一个多时辰,上官齐云带了些粥,药和一个包袱进了屋。看她熟睡的样子却是比醒着的时候讨人喜欢的多。她心里装了多少事情,明明这么虚弱,已然昏睡了过去,可她的眉头依旧紧紧的皱着。是很不舒服吗?上官齐云刚想探探她的额头,就撞上她满是质疑的眸子。这是什么眼神,以为他会对她做什么吗?要是他真有什么念头,还需要等到现在?“公主,既然您醒了就先喝点粥,然后把药喝了吧!”转身,端起粥走到檀溪面前。反正命也是他救得,自己这个状况也无力反击,就直接坐起,端起碗,粥的清香扑鼻而来,腹中空空如也。拿过勺子,自己舀着喝着。上官齐云就在一旁欣赏着她的一举一动,见她喝的差不多了,又拿过粥碗,递上黑黑的药。对于这黑苦的药,檀溪可没心情拿勺子慢慢品尝。端起碗。豪迈地一饮而尽。一碗咽下,喉咙中再无粥的香味,全是这苦涩的味道。  “这药不觉得苦吗?我以为姑娘喝药都是要哄的呢!”上官齐云光闻这药就知道其中苦涩,见檀溪还是那副面不改的样子。  “活着的苦都能承受,这点苦又算什么?”檀溪清楚自从她母亲惨死,她便与幸福无缘了。上官齐云黑眸下涌动过一抹怜惜的神采,随即又是一副笑脸,将包袱丢给檀溪,“朝中局势紧张,若不能在陛下回京之前和他汇合,公主您可能再也没机会进宫了,虽然您现在身体虚弱不适宜赶路。不过……”上官齐云笑容敛去,“不过公主对自己一向很狠,想必带病赶路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请您就赶紧换上这身衣服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