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予你轻缠一世欢

第9章 怎么可能一见钟情(9)

予你轻缠一世欢 闲花听雨 2118 2018-01-14 20:00:00
  她猛地直起僵硬的腰身,下巴微扬,毫不掩饰自己对语兮的排斥,就连那双妩媚、漂亮的眼睛里都饱含敌意,“韩太太,你不愿意我们来做客吗,怎么不请我们进去。”  那语气恨不得把韩太太三个字嚼烂了!  语兮完全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虽然气氛尴尬,但到底都是成年人了,正常的程序难道不是她先和自己打个招呼,寒暄几句吗?  明明她刚才还一副端庄温婉的,怎么突然就像是被邪魔附身般恐怖了呢?还对自己发了难!  她瞥了眼依旧面无表情的韩梓宸和看戏的尚岩,好似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合情合理的。  她虽然不知道三个人的关系到底是怎样,但她现在是韩梓宸承认的官方韩太太,自然要做好韩太太该做的。  语兮硬着头皮扯出一个得体温柔的笑,“怎么会,”说完看着站在身后不远处的李嫂道:“李嫂,还不赶紧给贵客倒茶。”  李嫂应了是,转身离开了。  乔乔没想到她就这样忍过去了,刚想开口,身边的尚岩搂过她,不屑的冲语兮哼了一声,低头看着乔乔道:“我们先进去。”  语兮看他们离开的背影,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了下来,不经意间,就看到了韩梓宸嘴角染上了一丝笑意,让他线条分明的脸部轮廓柔和不少,不由得愣了愣,想着有是什么好高兴的?  耳垂突然被男人温湿的气息染红,“倒是有点韩太太的架势,继续努力。”  语兮强忍住痒意,和开始发烫的脸颊,忍不住看向韩梓宸,想弄明白他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他柔软的唇却擦过她的脸落在她的鼻尖上,她的头连忙往后扬了扬,正对上他染上了暖意的眸。  韩梓宸看她惊慌失措却又故作镇定的样子脸上染上了暖意,大手揽过她的腰,往自己的方向提了提。  语兮没有反应过来,从心底窜起的恐惧让她头皮发麻,背脊发寒,她抗拒的去推,反被男人紧紧地禁锢住了身体。  女人的身体由温软变得僵硬,他的脸色迅速的晴转冰雹,仿佛下一秒就要噼里啪啦的砸下来。  语兮被他巨大的气场震慑住了,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绞尽脑汁的想说点什么挽回,他的表情却恢复了正常,大手毫不留情的松开了她,整了整袖子,大步离开。  语兮失神的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紧握的双手无力的松开,都过去了,明明都过去了的,为什么还会害怕?  语兮的双手无措的握成拳,拼命地深呼吸,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都过去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她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念叨。  饭桌上,面对乔乔眼底的不屑和厌恶,语兮只觉得芒刺在背,浑身的不舒服。可她看两个男人僵持沉默着,明显就是纵容的姿态,只能强忍着承受着。  尚岩转动着手间的红酒杯,打量着对面的语兮,虽然不丑,但也并不是最漂亮的,而且一看就年纪小,甚至有些像未成年。  他不由得嗤笑一声,想着韩梓宸是因为清心寡欲的时间太长了所以饥不择食,还是故意找回这么一个给他和乔乔添堵。  他优雅的端起酒杯,呷了口酒,满是邪气的眸色里布满了讥讽。  奢华宏大的餐厅里,铺着昂贵桌布的长餐桌,精致的餐具,餐桌上坐着的三人有着过分美丽的容颜,高贵却疏离的气质,一样优雅的动作,宛如西方古画里贵族的晚宴。  而自己就像闯进了皇宫的乞丐,怎么都显得格格不入。  语兮强压住从心底不断涌出的不适感,小心翼翼的端着碗,低头扒拉着饭。  尚岩看韩梓宸的目光总是时不时地看向自己对面的小鹌鹑,又看了眼脸色越来越差的乔乔,漫不经心道:“东边的那块地皮是程家的,程玉卿一直和你不对付,怕是很难让给你。”  乔乔像是看到了机会,连忙笑着看向韩梓宸,轻声道:“用不用我找我妈妈说说。”  “不用,我能搞定。”韩梓宸说完,用公筷夹了菜,放到语兮的碗里,“多吃点,胖点好生养。”  他明明很生气的,可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心就莫名的软了。  听着韩梓宸一本正经的语气,和两边飕飕射过来的冷箭似的目光,语兮拼命地压制住心底的凄凉和悲哀,看着碗里难以下咽的菜。  尚岩看到乔乔脸都白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放下筷子看着韩梓宸,“你要是有办法解决,这次我就不管了。”  韩梓宸像是没看到脸色差到了极点的尚岩,优雅的端着饭碗,淡淡道:“伯母打电话让我劝你收收心。”  尚岩想起那个老古董的母亲就头疼,忍不住皱了皱眉,“收什么心?”  “伯母说女人最不待见的就是朝三暮四的男人,你要再这样下去乔乔更不愿意跟你了。”  尚岩目光灼灼的看向乔乔,自嘲道:“我踏踏实实她就会喜欢我?你不知道她对你一见钟情,现在你说这话是寒碜我还是寒碜她。”  语兮被这个消息镇住了,联系今晚和媒体报道的那些,顿时茅塞顿开。  原来是三角恋!语兮觉得自己又窥探到了自己不应该知道的豪门秘史,不觉得头低的更低了。  韩梓宸依旧保持着从容和风度,只是声音略显意味深长,“我已经结婚了,难道还不能表明我的立场?”  乔乔终于受不了的放下筷子站了起来,眼眶一红,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难过和脆弱,“尚岩,你走不走,不走我先走了。”  “好。”尚岩应着,起身,目光变得难以捉摸,总是让人看不透他的态度。  语兮看着尚岩倾长的身子护着乔乔的样子感慨的想,这男人肯定爱惨了这个女人,才能这般维护爱上自己兄弟的未婚妻。  而韩梓宸明明知道自己兄弟未婚妻在意的是自己,却可以这般的若无其事——。  语兮总觉得那不对,却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他们走后,餐厅更安静了。  语兮看着丝毫不受影响的韩梓宸,忍不住担心问,“他们就这样走了,没事吗?”  韩梓宸夹菜的动作顿了顿,看语兮一脸的懵懂困惑,深不见底的蓝眸里突然迸发出如剑般犀利的亮光,语气阴沉道:“会有什么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