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堂前朔月

第一章 寒巳

堂前朔月 云胡君 2868 2017-12-07 15:39:11
  如今正是江南的季春天,莼草细细似有似无。不过今年暖和的早,远处的桃花被东风吹了一吹,已经开了几树。我走了过去,准备辣手摧花,摘掉这最早开的桃花酿酒。  折了几枝柳枝,在手上绾了几下,便成了一个精巧的小篮子,这还是黛霜教我的。小时候我不开心时,黛霜就会用草啊,柳枝啊编一些精巧的小玩意让我看,所以我一直觉得于她用心灵手巧四个字最是合宜,可惜手拙的我花了个把月才学会用柳枝编一个小篮子,为此也不知道摧残了多少柳树,学好之后,可是再没心思学其他的了。  我拿着小篮子把花园的几株桃花一一采尽,绯云、檀石看到我这“亲近”自然的勾当,都要过来帮我的忙,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她们打发走,这些事情还是亲力亲为比较有趣。  正采着,突然看到园子深处一株密密的粉色,那树顶的几朵更是灿若烟霞,于是我一路小跑到了树下,盘算着怎样把树顶那几朵也摘下来。才刚刚下过雨,脚上穿的凤头履还有些滑,于是我索性脱了鞋袜,除去环佩玎珰的饰物,赤脚踩到了树上,几下便爬到高处,摘下来最大的一朵。  这时只听到远处传来哈哈几声轻笑,接着一个富有玩味的声音响起:“叔父不是说过江南女子多娴淑么,我看跟我们家那群姐姐妹妹也没什么两样。”  我朝着声音那边望过去,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我已经到了靠近外墙的园子,墙外便是主路,而我又爬的比较高,这才落入了那两个行人的眼里。  仔细看了看,那二人一个二十出头,穿着月牙色织锦里衣檀色大袖外衫,头上戴着玉卷梁冠,显得风神秀彻,容貌整丽,另一个约莫十七八岁,还未行冠礼,穿着黎色外袍,黑色襦裤,倒也是看着爽利。那位稍微年轻一些的男子看我望向他们,冲我喊道:“上面的风景好看么?”说罢,走到了靠近围墙的地方,一边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不知为何,看见他那轻嘲的笑容我却有些生气,想了一想,说道:“刚刚我家的黄狗衔着一只耗子从那边的小洞中钻出去了,烦劳阁下且帮我看看。”那人戴着颇有些玩味而又打趣的应道:“尊家的事情,可与我何干呢?”我哼了一声,笑了笑,“原来阁下也知道实不与君相干。”  还未来的及看那人的脸色,只听到黛霜在远处远远的叫道:“阿妧,怎么一个不留神你竟跑到那么高处去了,快下来,仔细扭了脚!”我回头望了一望,看见黛霜一边惊呼一边朝我跑来,我生怕黛霜的声音引来他人,这情景落入阿父耳中,免不了又是一番教训,便一边冲她打手势让她噤声,一边准备着往下跳。  “哈哈哈,原来小娘子并不是完全率性之人,江南女子多奇...哉...”想是那人也听到了黛霜唤我的声音。  我一时生气,顺手抓到了刚刚摘得一株桃枝朝那厮脸上扔了过去,扔完了才想起来桃枝上面还坠着几株桃花,不禁有些面红。只见那人哈哈一笑,右手随意一挥,便接住了我扔过去的桃枝,或者,也可以叫一株桃花。  跳下树前,我看到他很得意的把手中的桃枝冲我挥了一挥,转头向他旁边的貌美男子说道:“叔父,我虽比不上潘安掷果盈车,但在街上转一转,也能收获颇丰呢。”更是让我一口闷气憋在了胸口里。  黛霜一边帮我整理衣物饰品,一边絮絮的念叨:“刚刚在花园里怎么寻你都寻不见,还是檀石告诉我你往这边去了,怎么一个不留神,你竟去到那么高!还好这个园子偏僻,想来没有人看得见,不然主公知道了又是一场风波。”  “再说了,即便主公不知道,但倘若你不小心扭了脚或者怎样的,那上巳节可来不及出去踏青了。阿妧对外面的景色不感兴趣,我可是想出去转转呢......”  黛霜的一顿数落弄得我头疼,急忙打断了她:“你这是希望我好呢,还是咒我呢。”我把手里的花篮朝她晃了一晃,“快看我采的,都是今年最早的桃花呢,把它泡了酿酒一定别有风情。”  黛霜这才朝我瘪了瘪嘴笑了一下,搀着我出了园子。  阿父不在,我和黛霜便随随便便用了一些晚饭,然后便合计着后日上巳节出去踏春的事宜。周家姝子才请人送了帖子,说要在后山邀众人小聚,不过那些人是早就出了阁了的,小聚时不多会便扯到了自己的家长里短,在那边待着委实不自在,这几年各种早退借口都用尽了,今年可找一个什么借口呢?  我和黛霜正在头疼,只见阿父却摇摇摆摆的进了书房,步履间有种微醺的蹒跚,看来今日阿父的心情甚是不错,我找人沏了一碗茶,端着进到了阿父的书房中。  “阿父,我今日又做了一个梦。”  阿父本来在看书,听到我说的话之后,放下了书,抬起了头。  “我梦见我在田野里迷了路,正在惊慌之时,看到了两只白鹤从头顶振翅飞过,叫声清亮,震于九霄。”  阿父的眼神略抬了一抬,说道:“这可奇了,你有多久没有做梦了?”  我仔细想了想,这两年确实几乎无梦,即便是有,往往梦醒后便忘得干干净净,记得如今天这般清楚的确实少得。  阿父看着我,叹了一口气:“你早已到了出阁的年龄,但是我却留你到了今日,原因之一故是因为门第不好匹配,还有一桩便是我的私心。”  我看着阿父因为酒气略红的面庞,不知为何他却说到了这些事情。  “你生于秋天,但是那年不知为何家里的桂树竟都枯萎了,请了多少匠人看都不见效,但是你生下来那天晚上,月亮十分的明亮,家里为了接受你的到来,忙了一夜,以至于都没有发现什么时候桂树竟然都开了花,那时我便知道你是与众不同的。  后来有一年上巳节,我和你阿娘带着你出去踏青,那时的你年岁还小,山腰上有一座佛寺,我和你阿娘本想进去拜一拜,可是你一直哭,于是我们不得不照顾你,耽搁了一会行程,可没有想到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县里便遇上了百年不遇的地震,山上滚落的巨石,将那佛寺深深掩埋。”  “阿父,你先喝完茶,醒醒酒气。”我把刚刚沏的一碗浓茶推到了阿父的面前。可是他只是摆了摆手,自顾自地继续说着。  “那年,张玄人刚刚好在江南游历,我便花了很多心思请他来到了家中,让他看看你的命格,但是,看了许久,他只摇了摇头,然后嘱咐我们说,你命里不宜早婚,若仓促恐误了后半生。”  “后...后来,你告诉我们说,你梦里见紫微星落,未几先皇驾崩,你梦见白虎登堂,接着虞家便犯上作乱,我才知道你竟然有这般奇事。”  “这些年来,你大大小小的有预示的梦境,才帮助了你的伯父在前朝的各项博弈之中平衡了下来站稳了脚跟,我们才能在这里不愁吃穿,享进闲人的待遇。阿妧,这些年来,虽然我膝下无儿,但是有了你,我总是心满意足的。”说罢,阿父像小时候一样捏了捏我的鼻子,口角也逐渐缠黏起来,想是酒劲已经上头了。  我赶忙起身唤了阿父身边伺候的玄茗,待他伺候着我阿父合身睡下之后。我唤了他,准备细细问下我阿父今晚到底发生了何事。谁料我还没有张口,玄茗便也猜到了我的意思,笑嘻嘻道:“今晚主公去跟孙府大人下棋,赢了一局。期间孙府好像来了一位客人,孙府大人便做了一个小宴,主公高兴,想是多喝了两杯,不过我在外面候着,对具体的原因了解的不太清楚呢。”  说罢,便急急看向园子外面,像是急着要走的样子,我看了一下园子外面仿若有几个人再等他,心中了然,便放他去了。  回房以后,黛霜早已收拾好了床榻,我今晚却没什么心思好好打理,脱了外衣,便胡乱往床上一躺。  年岁渐大以来,我对自己的梦境以及之后的巧合也总有种种疑惑,如今方觉得也许这些就是冥冥中的命运,只是这几年我甚少做梦,前事便也忘得七七八八了,今日听阿父陡然间说起,却不知道为何意。我翻来覆去想了又想,直到三更天才恍恍惚惚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