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一世喜乐

第十一章 春猎

重生之一世喜乐 扶娑 2065 2017-12-08 00:00:00
  听江南这么说,江北这才有些恍然大悟,意识到不能整天留在府里,“那明天我也去北大营看看。”  北大营是城防军和京禁卫的驻地,哥哥长年习惯与武将打交道,更何况卫匀他们也是去的北大营,哥哥去瞧瞧也是可以的。  上一世的江南懦弱可欺,江北则是呆头木讷,这一世江南再不会重蹈覆辙,不仅要改变她自己,也要改变哥哥,让哥哥多出去走走,结交一些朋友,对哥哥也是好的。  兄妹俩正说着话,门帘突然被掀开,江南听见动静转头去看,却是清涟端着个托盘进来了。  江南有些不明所以,她和江北说话,东隅和桑榆都在一旁伺候着,虽然没有说二等丫鬟不能近身伺候,可端茶递水这些事正常都是大丫鬟干的,她也没有特别吩咐过,不知道清涟这是想做什么。  清涟微微抬头瞥了一眼江南兄妹,又急忙低下头,小声道:“夫人那边让人送来了茉莉花茶……”  江南皱起眉头来,却没有开口,东隅在一旁见了江南的脸色立即会意,上前接过托盘,有些没好气的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清涟倒是没有再多说,低着头退了下去。  兄妹两人只不管这突如其来的小插曲,又随便说了几句,眼看着天色不早了,江北便说该走了,江南也不再留,让东隅跟着他去了。  等到江北前脚一走,桑榆这才把手里的绣线一放,凑到江南跟前:“小姐,刚才清涟那样子,我瞧着没安什么好心。”  江南沉思了一番,也不知刚才清涟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只嘱咐桑榆多盯着些,又等东隅回来,这才收拾了一番歇下。  江南的日子倒是平静了几天,只听说江栀琳回去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却不敢违抗老夫人的令,乖乖的留在屋子里抄书,而江栀瑶倒是隔三差五的来她这里坐一坐,时不时的也邀请江南去她的屋子里玩,连三房的江栀珞也时常会过来说几句话。  既是春天,皇家年年都有的春猎自然不会少,镇北侯府自然也不会缺席,而皇家为了表示与民同乐,连女眷也是能一同前往的。  皇家的猎场离得并不远,只在大都城郊西去二十多里路,可既然是春猎,那肯定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日子才定下来,镇北侯府就忙开了。  承国开国皇帝乃是马背上打下的天下,立国后又文武治国,既重文也不轻武,不管男女都可以文武双修,便是女子也是自小都学骑射的,每年春猎也有专门为各家小姐举行的赛马,因此小姐们也十分重视。  江南在北疆待了十年,便是自小扮着男装混在军营里的,别说是赛马了,就是拳脚也是会的,普通的男子也不一定能敌过她,只是这些话却不是能拿到明面上来说的,而对于即将到来的春猎,要不要“露一手”,那就要看心情了。  转眼到了春猎,镇北侯府一大家子也收拾的妥当,除了老夫人年岁大了不去之外,镇北侯府的主子们几乎无一落下。  江南拒绝了江栀瑶和三太太的邀请,只自己乘一辆马车,东隅和桑榆在车里伺候,一路上倒也十分顺畅舒适,只快要到猎场的时候马车才停了下来,江南偷偷掀开车帘子的一角往外面看,前世她从到了大都之后就一直待在镇北侯府,唯一一次出门,便是她死的那一天,更别提参加什么春猎了,因此如今能来参加春猎,江南也多了几分好奇。  “就知道你是个闲不住的!”江南的帘子刚一掀开,就听到熟悉的声音,江北此时正骑着马在江南的马车旁边。  江南一听便笑了,正要说话,却只听得一个陌生的男声道:“江北,这就是你妹妹?”  江南这才见到江北的身边还有一个人,穿着一身白衣,模样长得十分好。  江北嘿嘿一笑,急忙道:“妹妹,这位是我朋友。”  那白衣男子有着一双风流倜傥的桃花眼,见江南看着他,也毫不忸怩,在马背上冲着江南抱了抱拳:“在下叫方休,一醉方休的方休。”  江南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只道:“你倒是很有意思。”  方休正要继续开口,马车里的江南便瞧见有人往这边来了,急忙放下了帘子,方休也不在乎,只看着那放下的帘子一笑,话却是对着江北说的:“你妹妹也很有意思。”  听他这么一说,江北原本还有笑容的脸立即垮了下来,声音也严厉了几分:“不许打我妹妹的主意!”  “知道知道,不过就是个小丫头呢。”  马车里的江南把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只一笑而过,脑子里倒是开始细细寻思起方休的底细来,奈何她上一世被困在大宅院的一亩三分地里,与外界几乎断绝了联系,所知道的少之又少,只依稀记得曾经听江栀琳提起过,可到底怎样,却是记不得了,只得先放下,等回到大都再让人去打探打探,哥哥身边可不能有乱七八糟的朋友。  马车停了一会儿又动了起来,只是这一次却走的很慢,又过了半个多时辰,才听得外面说到了。  江南下了马车,因是来狩猎,为了应景,包括皇帝在内的的众人都住的是帐篷,这倒是让江南想起了北疆,小时候她去军营里找哥哥玩,有时候晚了便不回府,哥哥就把他的帐篷让出来给她住,只是后来大了就再也没有在军营留宿了。  江家女眷分了三间帐篷,二房的杜氏母女肯定是分不开的,江栀琳赶在春猎前抄好了书才得以解除禁足,如今正是奉承嫡母和嫡姐的时候,自然也想和杜氏母女住在一起,因此就剩下了两间帐篷,由三房的母女三人和江南来分。  原本江栀珞和江栀玥也想和三太太一起住,可这样一来倒是显得有几分孤立了江南,传出去也不好听,最后才决定了让江栀玥和江南同住。  江南倒是不在乎这些,就是江栀琳来了又怎样,她总有办法让自己住的舒舒服服不受别人影响,更何况还不是江栀琳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