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血玉泣红颜

第一章 碧玉双生花 (一) 席间变数

血玉泣红颜 凝曦翎 1639 2017-12-07 15:39:03
  三更重霞入暖阁,降世双啼碧玉花。  娇女婷芳倾城貌,名门府内俏佳话。  **********  (一)席间变数  婴儿的啼哭,寓意着新生命降临。随着啼哭声响起,元帅府内顿时满院沸腾起来。  而此时的阮景睿?却像个木头桩子一样杵在院子中央纹丝不动。  “元帅爷,元帅爷……”稳婆不知何时出的阁,此时已站在了阮景睿的面前。  “呃。”稳婆喊了他许久,阮景睿这才真真的回过神来:“生了?”  当听见婴儿第一声啼哭时,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他不知如何反应,只是傻傻地站在那,像丢了魂一样。直到稳婆满面笑意的将他“唤醒”,这才回魂醒来。  “恭喜元帅爷,贺喜元帅爷,夫人为元帅添了两位千金。”稳婆急忙回话,笑盈盈的等着眼前的爷一开心多给自己些赏银:“两位千金那小模样可真俊俏,往后成了年必定是不可多得的美人。”  “那嫣儿她如何?”开心是一回事,但想到慕雪嫣体弱的身子,经过此番折腾岂不是更加虚弱,不禁忧心起来。  “还能如何?我家小姐本就有先天的喘病,就不该孕育子嗣,但为了夫家的香火,差点儿把命搭上了去。还好没事,不然让老奴怎么向死去的老相爷交代。”慕雪嫣随嫁的乳母徐清月走近阮景睿,用长辈训斥晚辈的腔调,带着气说道:“小姐已经睡下了,刚刚生产完身体虚的很。姑爷进阁时定要轻声轻脚别出什么声响,以免惊扰了我家小姐休息。”  “景睿定会小心,还请乳母放心。”阮景睿礼貌的回过徐清月话后,便准备进阁去看自家的妻儿。  入阁前,阮景睿好像想到了什么,再次抬头望向阁顶,天上霞光早已随着两个孩儿的降生消失不见了。  诧异着刚刚的奇景,阮景睿快步走入‘闲歇阁’。  =_=?  稳婆苦等了半晌,元帅老爷却头也未回的离开了。她心心念念的赏银呢?难道是高兴过头给忘了。  见稳婆焦急的直顿脚,站在一旁的徐清月自然是看透了她的心思。轻笑一声道:“哎呀,老姐姐您这么着急做什么,我家小姐可以平安生产,您自是有大功劳的。元帅刚刚已经吩咐过来了,这些是给您的。一是为了答谢今日姐姐的辛苦,二嘛?也是让老姐姐沾沾这府里的喜气不是。”  徐清月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将提前准备好的银袋递到稳婆手中,稳婆收了银两便开心的离开了元帅府。  看着稳婆离开的背影,徐清月摇头道:“都是当爹的人了,还是这么粗心。”  ……  转眼已过了整整一月之久。  今日是‘双生花’满月的日子,元帅府府门红灯高高挂起,府上宾客来访络绎不绝,热闹非凡。而阮景睿夫妇二人正游走于中庭宴席间,招呼着来府贺喜的各方宾客,忙咯的不亦乐乎。  此时的元帅府,人声鼎沸,所有人都被府中的喜庆气氛感染着。  “恭喜恭喜,贤侄好福气,功成名就又生得‘两美’真是让人羡慕。”声音刚落,便从宾客之中走出一位胡须花白,慈眉善目的古稀老者。未见其人先闻其爽朗笑声,便已知来人必定是一位天性豁达的人。  “单老说笑了。”阮景睿对来人十分尊敬,俯身深鞠一躬道:“单老才是有福之人。单垚兄现居御医苑提点一职,续承了单老的衣钵。单老的福气才是羡煞旁人呀。”  听阮景睿一席美赞,单老白眉微挑,轻捋着胡须,自信一笑,再道:“贤侄可为两个女娃娃取了名字?”  阮景睿笑答:“天降于我‘儿’,我必惜为珍宝。不求荣华一生,只愿她们可以平安康健的长大,我愿足矣。景瑞早为两个娃儿想好了名字,长女綾珞(珞,珍贵的玉石),幼女綾曦(曦,清晨的阳光)。”  虽然天降福泽,未赐予他阮家男丁传承,即使是女娃娃他同样爱如珍宝,惜若晨曦,会倾尽一辈子去疼爱她们。  老人双目深笑成弧,连连说好。庭内气氛更因他爽朗的笑声,变得更加欢愉热闹。  ……  就在这两代人谈的正热络的时候,单垚从前庭走了进来。很自然的将手中贺礼交到府内下人手中,笑意满满的走向二人。  却未想贺词还未出口,便被一声吵杂打断了去。  =_=//?  一个丫头从内院匆匆跑到慕雪嫣身边,贴近耳畔低语,随即雪嫣昏厥倒地,不醒人事。  见夫人倒地,阮景睿焦急地冲了过去,将慕雪嫣扶起横抱到怀中。随后,低声询问丫头缘由后,与单垚低语一番,便匆匆离开了宴席。  紧随阮景睿进入内院的,还有御医苑提点单垚,二人离开时步履匆匆,宾客见状一片哗然,也不知元帅府内院出了什么事情,纷纷揣测却茫无头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