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令长安

第七节(3)

月令长安 抹茶冷吃兔 3793 2018-01-14 01:18:51
  来俊臣的事情一出,百姓对朝廷的负面评级也出来了。一个御史光天化日之下强夺人妻,还恐吓百姓,朝廷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官。御史台几个正直的官员看不下去了,写了份奏章就给武皇送去了。  武皇拿到奏章的时候她也犯愁,“真是不像话,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一名叫宋璟的官员说话了“请皇上将来俊臣交给臣审理,还百姓一个公道。”。这可让武皇犯难了,来俊臣帮她也做过不少事情,比如在刚建立武周时,那来俊臣不就是帮自己立威的吗,还有那些忠于李唐的大臣和反对派不都是来俊臣这些人帮自己处理的吗。“好了,折子先放我这让我再想想。”说完就把几个官员打发走了。  来俊臣也是这些年在朝里混的风生水起的人,听说有人告他,他也准备告人家。他就跟手下商量了“你们说谁敢告我呢?我来俊臣混了这么多年,立了多少功劳,他们懂个屁!”  都是些没见过世面的人,说的话也好不到哪去,一个小吏也说了“就是,肯定是那公主和武承嗣告的。上次您得罪他们,还把那公主害那么惨,怎么着也得整回来。”“这还不简单,他们告我们,我们也可以告他们。”  果不其然,来俊臣就带着一群不知死活的手下开始告太平和武承嗣等人了。写太平和李旦联合武承嗣要谋反,来俊臣也把折子交到武皇手里,武皇看完笑了笑扔一边不管了。武皇不管来俊臣站下面着急了,“皇上,您看完了吗?”  “看完了。”武皇说着,“你还有什么事吗?”  “没,没了。”  “那你退下吧。”  既然武皇让自己退下,那自己就退下吧,来俊臣没想明白,武皇以前对这样谋反的事明明很感兴趣的,每次都是命自己去审理,这次武皇居然无动于衷。  朝里的一些大臣也对周兴来俊臣处事风格不满,可这些酷吏在朝廷也不是一天两天,人脉深厚,最终决定先从周兴下手逐步从朝廷中铲除这些人。于是大臣们也写了一封告密信投到铜匦里,按规矩告密信就到武皇手里了。一看是又是谋反的,就又叫来俊臣审理了。来俊臣接到命令后才知道要审问的对象是自己的同事周兴,也没多想就把周兴请来了,给周兴准备了一桌酒席。  “您也算是我的前辈了,您请坐,我给您倒酒。”周兴混了这么多年酷吏也是除了武皇谁也不怕的。既然来俊臣请吃酒那就吃吧,两人坐下了。“武皇的统治是一年比一年稳固了,多亏了咱们这些人,不过我还有事向您请教。”  周兴在一旁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我们认识这么久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说吧。”  “您要是遇上嘴硬的犯人怎么处理,大刑伺候都不招供的那种人,请前辈赐教。”  “这样吧,你找一口大缸,周围生火,你就把那犯人弄缸里去,看他能坐多久。”果然来俊臣叫来手下搬来大缸,生一堆火在两人面前摆上了。这时候来俊臣站起来敬了周兴一杯酒,然后指着大缸对周兴说道“有人告密说你谋反,那就请您坐到这缸里去吧?”  周兴是万万没想到,说这么多把自己绕进去了,“我认罪,我认罪!”。然后周兴就被抓起来关到牢里了。审问结果上报到武皇这里,“死刑就免了吧,毕竟周兴也为国家出过力,流放就是了。”  还没等周兴出城,就被人打死了,接下来就轮到来俊臣了。他本人还没察觉到政局的变化,依然大张旗鼓的请客吃酒,这次请的人就不一样,原来是他上次强抢回来王姑娘的家人。正好的他的一个手下来找他,却被仆人挡了回去。这人不高兴推开大门就闯进去了,指着来俊臣和在座的所有人破口大骂“你们都是什么东西,你们在这吃饭我就不能来吗?谨防我把你们杀的家破人亡!”话一说完举座皆惊,连来俊臣都没搞清楚情况。  “卫遂忠你好大的胆子!今日是我做东,你还来砸我的场子,来人!把他给我捆了!”来俊臣说完往卫遂忠脚下扔了一只酒杯,被捆了之后卫遂忠知道自己惹事了,跪到地上给来俊臣认错,“大人我错了,请您绕过小的吧。”  来俊臣把他扶起来,拍拍他的肩膀说道“看吧,这才对嘛,大家都是一个饭碗吃饭的人,何必这样大动干戈呢?我们兄弟一起为武皇工作也好几年了,你也帮过我不少,情谊我还是记住的。”说完也让卫遂忠和宾客一起吃饭。  卫遂忠回家后才发现,来俊臣本就不是这么和蔼的人,今天给他难堪,说不准明天他就要报复自己。逾期坐以待毙,不如把来俊臣也告到武皇那,让他跟周兴一样死了算了。没过几天,卫遂忠就去找武承嗣了,见到武承嗣兄弟时,卫遂忠装出一副心急火燎的模样,“参见魏王。”武承嗣也知道卫遂忠是酷吏,不敢怠慢,“卫大人请坐,不知道大人登门有何贵干?”  “您要想办法自救了,来俊臣又准备在武皇面前告你们和公主谋反了!”卫遂忠握着武承嗣的手说着“那公主本来就是您武家的媳妇,你们二人都是武皇最看重的人,说你们谋反我是万万不会相信的,就怕武皇听了对你们有猜忌之心。”  武承嗣听完也慌了,早就听说了来俊臣肆意陷害大臣,没想到居然陷害到自己身上。“可别说是我告诉您的,我先走了,你们保重啊。”说完卫遂忠就跑了。  “别急,你没听他说吗,来俊臣还把太平也给告了,我们在武皇心里的分量哪能比得过太平。再说了,太平想要自保肯定也会顾及李旦。”武承嗣说道。  “不如我们去找太平,联手先把来俊臣给弄下去。既然两家情况相同,她肯定会同意的。”  “好。记住,小心行事。”说完武三思只身一人往武攸暨家里去了,武承嗣则是去找宰相商量了。  见到太平时,她正在和孩子们玩耍,武攸暨叫住她“过来吧,堂哥来了。”“知道了,走吧。”  “这次来我是有求于你们,想必你们也知道来俊臣的事了吧?”武三思小心试探着。  “知道一些,不就是做靶子诬告大臣和我们这些吗?”太平回答。“我就是说的这个,前几天来俊臣的手下卫遂忠来找我,说来俊臣要告咱们几个。”武三思说道。  “卫遂忠是来俊臣的下属吧,怎么会来找你?”武攸暨问。  “看他着急的样子,和他说的话,再想想来俊臣确实向武皇告过我们。我没法不信啊。”武三思也急起来了,“武皇虽然没处理,但不代表武皇不在意啊,万一哪天她老人家想起来了,我们几个还有好日子过吗?”  “武承嗣大哥呢?”“他去找狄仁杰那些宰相了。”  “按道理说,卫遂忠也是和来俊臣一样,听闻两人关系不错,卫遂忠还是来俊臣提携的。要是没有把柄在来俊臣手里,他也不会出卖来俊臣,再说了,他也当官这么多年,油水没少捞。”太平说着,“既然他急着除掉来俊臣,咱们顺水推舟。武承嗣不是找了宰相吗,他告咱们,咱们告他就是,叫他们写个诏书,我们几个把名字写了。到时候来俊臣下了狱,死活都随他去吧。”  “你确定武皇会处死来俊臣吗?”武攸暨问道。“我不确定,但是来俊臣的确是做过受贿抢夺人妻的罪,我们也没有冤枉他,这是武皇也无法否定的事实。他抢那个王氏夫人,卫遂忠闹过以后,当晚吊死在来俊臣屋里。更别说他抢回来的其他姑娘,要么玩腻了杀掉要么就是当作丫鬟使。”  “原来如此。我这就进宫,李旦那边…”  “哥哥那我会去商量的。”“劳烦公主了。”  送走武三思以后,太平独自进宫找到了李旦,李旦牵过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旁边。“坐,我这里比不得你府上,喝茶都要你自己动手了,那群孩子还听话吗?”“嗯,他们在你这吃了不少苦,都还算听话。”太平说到。“你自己的孩子…,还留在长安。”李旦虽然感激太平,可她毕竟还有自己的孩子。“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们,留在长安也是好的。”太平不愿意回忆起旧事,这让她心情很糟糕。“去把他们接过来吧,那也是你的孩子。”“好,我会的。”“对了,我是来和你说来俊臣的事了。”“怎么?升官了?”显然来俊臣给李旦的印象也好不到哪去,自己几次遭难都跟来俊臣脱不了关系。“我们要联合武家和宰相把来俊臣拉下马,武三思已经找过我了,只要我们几个联名上书,到时候来俊臣下狱,狄仁杰那些宰相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好。”太平见哥哥如此干脆,忍不住取笑他“你怎么变得这么干脆了?以前我找你,你可是磨磨唧唧的。”“你们都决定好了我还墨迹什么,参与的人这么多。”  狄仁杰把商量写来俊臣谋反的奏章交给武皇之后,当即命人把来俊臣锁了丢进牢里了,武承嗣早就和其他宰相商量好了,来俊臣一抓进来马上就给他判了死刑。可真要杀来俊臣的时候武皇犹豫了,还是那个道理,武皇觉得来俊臣是有功之人,帮她打击异己树立威信。狄仁杰是何等睿智,他也看出了武皇在犹豫,极力劝谏“来俊臣这样的小人万万留不得,这对您的治理已经没有好处了。”武皇看着狄仁杰“说说看。”  “您是明君,怎么能纵容来俊臣这样的小人呢?我知道武皇不会信来俊臣谋反,您要想想,他收受贿赂、刑讯逼供、制造冤案,强夺人妻。这些都是事实,没人诬蔑他。这样的人怎么还能留在朝里?”  “的确,你说的是实话。那行吧,来俊臣就交给你处置了。”武皇叹了口气。  “臣不敢擅自决定,来俊臣之罪自有法律决断。”  城墙上,太平和武皇并肩站着。下面是洛阳的百姓和判官,台上是来俊臣和刽子手。“斩!”字一出,来俊臣人头落了地,围观的群众一拥而上,把他的尸体给撕个稀巴烂。“您看到了吗?这是百姓对来俊臣的恨,恨到扒皮挖眼。”太平看着地面血淋淋的残骸说道“是该结束了,若是母亲继续用这样的人,只怕是会引火烧身。”  一个大臣走到武皇面前跪下了,“臣姚元崇,请武皇下旨结束酷吏制度!”  武皇看着他“你站起来说话。”  “酷吏破坏了法律也破坏了人心,君臣之间没有信任,大臣之间互相猜忌。怎么能够为朝廷效力,只顾自己保命,有再多的人才如此离心离德怎么治理不好国家。所以,恳请皇上结束这种局面吧!”姚元崇说完又跪下了。母女两人互相看着对方,姚元崇看着武皇。终于,武皇向整个国家妥协了“好,那些人就交给你去处理吧。”“那以前的那些冤案呢?”姚元崇追问道。“平反吧,每件事都要查清楚,还他们一个公道。”“臣,遵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