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饭饭之交浓如蜜

第四十四章

饭饭之交浓如蜜 二月二九 4534 2018-01-12 22:00:00
  白梵梵自那天后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脑子里闪过的都是爸爸慈爱的笑容还有小时候跟她一块玩耍的画面,她至今仍不相信爸爸已经离开人世。不是不愿意,而且很肯定的不相信,她也不知道哪来的肯定,可是她觉得爸爸就在她身边,一直没离开过。  白梵梵一受到刺激,原本的病就冒出复发的苗头。她已经很努力的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可是仍然有她控制不了的事情,就像爸爸,就像那个女人。  魏钰兰不知道上哪得到了消息,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她住的公寓地址,一大早就堵在小区楼下等着她。  白梵梵这公寓是白皓惟托尤鸿煊帮他找的,一方面他那时候比较忙,梵梵又急着搬走;另一方面是他不想把她的地址告诉母亲,他不想她去打扰梵梵,他也认清了两人水火不容的事实,他能想到的地方不在乎就那么几个,魏钰兰都能找到,无奈之下他只能找尤鸿煊帮忙。可是万万没想到还是没能躲过,还是让她找到了。  白梵梵早上下楼准备上班的时候,突然有人堵在她前面,她一看才发现是魏钰兰。她向后退开一步,又换了个方向走,魏钰兰立马跑上去抓住她的手。白梵梵嫌恶的甩开她的手。  “有事吗?没事的话麻烦你让一让,我还要上班。”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你怎么说话越来越没教养了。”  “有事也没必要来找我,更何况没事呢,你说呢?还有,我有没有教养在你身上是体现不出来的,毕竟你也不是什么有教养的人,这位女士,麻烦你让一让。”  魏钰兰又想伸手拽住她,可是这次被白梵梵躲过了,她生气的对白梵梵说,“你别忘了你是从谁肚子里掉出来的,要不是我,就你那死鬼老爸也不会有你。”  “你再说一次!”  魏钰兰笑了笑,看来还是只有说到白司康才能激起她的情绪,不然这女儿在她面前就想一潭死水,任你怎么搅也不过是死水,还只会溅自己一身泥。  “怎么?说到你痛处了?以前说他死鬼不合适,现在总归是合适了吧。既然他已经死了,你也该跟我回去了,现在由不得你任性。”  白梵梵像被踩到痛处,整个人瞬间紧绷了起来,一步一步的靠近她,眼神犀利又陌生的盯着她看。魏钰兰被逼的步步紧退。  “就算全世界就我一个人我也不会跟你走,你家户口本没有我的名字和我家户口本没有你的名字,何来的跟你回去?再者说,就是你死了我爸也死不了。”  白梵梵咄咄逼人的对她说,那种气场是强大的,连魏钰兰心里都有点发怵,她毕竟已经不是十几年前那个跪在地上求她别走的小女孩了。  “你……你……你,你想干嘛?难不成还想打我?”  白梵梵举起手作势就要往下扇,可最终还是停下了,她做不到如她那般铁石心肠。她把手停在半空中,又用力的甩了下来。  “如果你是跑来跟我说这事的,那谢谢你的关心,我爸他好着呢。”白梵梵说完转身踩着高跟鞋大步的离开了,而魏钰兰却愣在原地。  “好着呢?不是说……”魏钰兰看着白梵梵的身影自言自语,这个女儿性格跟她一样固执倔强。她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费尽力气她也想要,即便使上手段她也不在乎。可白梵梵终究跟她不一样,她虽倔强固执,却从不强求,手段她更是不屑去使。  魏钰兰盯着某处发呆,知道有人经过她挡道了才离开。  “梵梵,你是我女儿终究是我女儿,容不得你不认,迟早我会让你乖乖跟我回去的。”  魏钰兰盯着白梵梵住的地方自言自语,过了一会也离开了。这么多年她想的不是怎么弥补梵梵,也不是怎么得到她的谅解及原谅,而是一味地想要她臣服于自己,这大概就是白梵梵恨她的原因,也是她的悲哀所在吧。  白梵梵每天照常上班,可是自那天魏钰兰找她之后她就有点不对劲。她突然有种被出卖的感觉,魏钰兰这几年来都没找到的地方这么巧这几天就刚好找来了?还带来爸爸的消息?是不是真的这么巧?  白梵梵心中明显有了答案,明显不是巧合,要么是魏钰兰自己找到了她的住处,要么就是白皓惟出卖了她。而她仿佛更倾向于后者。  这几年来要不是尤鸿煊在他们之间当和事佬,估计兄妹俩就跟见了仇人一样。虽然尤鸿煊也向她透露了很多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白皓惟就是这样的人,对白梵梵好却从不解释什么,也不怕她误会什么。  白梵梵知道自己不应该怀疑他的,可是她也实在想不出其他理由了,她想找个时间跟他好好谈谈。  白梵梵近一两个月又有点反复的症状,家里的药也吃完了。早上请了个假就上医院排队挂号去,一直等到下午才轮得上她。在门诊的时候刚好遇见了很久不见的赖护士长。  “赖护长,好久不见。”白梵梵朝她挥了挥手,赖护长看见她也是很激动。  “是啊,都好久没见着你了,最近怎么样?你的病控制得还不错吧,看你脸色红润了许多,人也精神了。”赖护长亲切的拉着她的手,跟她道家常说理短的。  “是啊,好很多了,家里药吃完了今天就请假过来复诊拿点药。您最近怎么样啊?工作还是很忙吧,您看起来心情很好啊。”  赖护长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按时吃药,慢慢会好的。就你有眼力见,这不我那久不归家的儿子今天突然开窍说晚上回家吃饭嘛,可把我们夫妻俩乐坏了。梵梵呀,你二十七了吧?有男朋友了没?”  在白梵梵住院的时候,赖护长对她是极其照顾的,像对待亲闺女一样。梵梵也是在她身上感受到了温暖,又觉得异常亲切。赖护长人性格开朗又对人极好,不管是科里的护士还是病人都是很喜欢她的。  白梵梵朝她点了点头,刚想跟她说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她就连忙打断她。  “没关系,有男朋友也没关系,说不定我家那兔崽子也有女朋友了,要不你下午看完病拿完药就到住院部找我去,今晚上我家吃去,阿姨没别的意思,就是喜欢你想请你吃顿饭。”  白梵梵有点不好意思,她都没面对过这种情况,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去吧不合适,不去吧也不合适,犹犹豫豫举棋不定的。  赖护长看着她一脸纠结的样子,轻轻拍了她的肩膀,“就这样决定了,我下班等你啊,我还有事就先忙去了,你一会要是拿完药就上住院部找我啊,记住了啊。”说完也不管白梵梵愿不愿意,扭头就走。  白梵梵看着她的背影不禁觉得好笑,连给她考虑的时间都不给就这样决定了?都这样了那就去吧,反正赖护长也是一片好心,就当去认识个朋友吧,白梵梵继续排队挂号。  下午看完病拿药后已经快四点了,她想着自己上去住院部也不合适,又没有赖护长的联系方式,只能在住院部通往医院大门的凉亭里坐着等她。  等到赖护长下班看到她的时候,把她说了一通:“你这孩子,我想着门诊医生也该下班了你怎么还没来找我呢,不会是被我吓跑了吧?结果你跑这来傻等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实诚!”  白梵梵笑了笑,也没解释什么,只是淡淡的说道,“我这不是怕影响您工作嘛,上你家吃饭本就不好意思,再打扰您……”  “得得得,我可不吃这一套,你那点小心思我还能不懂?那真是枉费我当了十几年的护长了,不说了,咱快走吧,到我家估计刚好能碰上吃饭。”  赖护长说完伸手拉着她往地下停车库走,俩人也是一路相谈甚欢,赖护长性格活泼,又是格外喜欢白梵梵,白梵梵虽在她面前性格淡淡的,可是偶尔也来那么一两句让她哭笑不得的话,让她总是愣了之后又哈哈大笑。  “哎呀,你这孩子,我怎么越瞧越喜欢呢,之前还没发觉,哈哈哈哈,走走走,咱看看我家那口子都做了些什么好吃的。”  赖护长刚想拿钥匙开门,门就从里边打开了,“你还没到门口,我就听你在楼梯里‘哈哈哈’的笑。”开门的男人打开门后对着门外的赖护长说。  赖护长瞪了他一眼,“算你机灵,来来来,梵梵,快进来。”说完又忙活着招呼白梵梵。  白梵梵看着开门的男人感觉有点面熟,又确定之前没见过,她朝他笑着点了点头,“叔叔好,晚餐就得麻烦你们了。”  “这说的什么话,快进来吧,老赖下午就特定叮嘱我得露一手。好孩子,快进来吧。”那个男人带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她很难想象到性格这么爽朗的赖护长和他平时是怎么相处的。  一进门,白梵梵就看见挂在墙上的全家福,正想上前看一看,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背后传来。  “妈,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你还没进来我跟我爸老早就听见你的声音了,我也不是刚回来,你用得着这么开心?”宁弈沛刚回房间换完衣服,推开房门笑着对赖护长说。  赖护长鬼鬼祟祟的在他耳边说着悄悄话,他这才发现站在客厅里的人。他一瞬间哭笑不得,怎么阴差阳错成了他妈妈带她回家了?怎么说不也应该是他带着她来见父母的吗?看样子他妈妈明显不知道他俩认识,宁弈沛也顺着妈妈,假装不认识她。  白梵梵一扭头看见宁弈沛,一瞬间忘了该如何反应,世界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太不可思议了。她愣在那里盯着宁弈沛看,宁妈妈一直叫她,她都没反应过来。  宁妈妈看到她这反应内心不禁暗赞自己高明,有男朋友又不是结婚了,自家儿子条件也摆在那里,她也是小小的助攻一下。没办法,她实在是太喜欢这个孩子了。  “梵梵,别愣着,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介绍。”宁妈妈走过去拉着梵梵的手,把她推到宁弈沛身边,这一看真是般配,她不禁又在心里暗暗夸了自己一把,心里祈祷自己的儿子能争点气。  “梵梵,这是我儿子,宁弈沛,刚从国外回来。弈沛,这是梵梵。”  宁弈沛绅士的伸出手,“你好,我是宁弈沛。”白梵梵看着他的手有点愣,这是要重新认识的意思吗?  白梵梵缓缓伸出手握了握他的手,“你好,白梵梵。”  “你们俩年轻人别愣着,坐着聊聊天,我去帮老宁打打下手。老宁,你怎么磨磨蹭蹭这么久啊……”宁妈妈牵完线立马退居二线,把空间留给年轻人。  宁妈妈进厨房后不免向老宁狠夸自己一把,宁爸爸之前就听她说起过梵梵,现在这么一看也觉着这女孩儿不错,两个人在里面尽量拖延时间,留给两人更多的时间和空间。  宁弈沛倒了杯热水给她,揶揄到,“你这么急着见我爸妈呀?早知道你的心思我就早点带你来了,现在好了,头功我妈抢了,你说我以后该怎么办啊?”  白梵梵一时红了脸,着急的解释道,“不是,我……我不知道她是你妈妈,今天去拿药刚好遇上了,然后就被赖护长……不,阿姨给拉过来了。”  宁弈沛看着她结结巴巴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这薄脸皮的样子还是没变。  “你去拿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是看之前那病的,虽然控制住了,可是还得定期复诊,按时吃药,家里药吃完了就过去拿了点。”  宁弈沛挑挑眉,原来这么些年她离自己这么近却一直都没有发现,他从不关心妈妈工作上的事情,去了国外更是很少听到妈妈提起医院的情况。  这件事在他心里就如一根刺,深深地扎在心里,时刻提醒着自己他没能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陪着她。宁弈沛很自然的转移了话题,“我看我妈这架势是看上你了,你的愿望不日就能达成了。”  白梵梵看他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伸手拍了他一下,“你瞎胡说什么呢?什么叫我的愿望不日将达成,我都跟阿姨说过我有男朋友了,我要知道是你家,那打死我我也不来。”  宁弈沛伸手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子,“打死你都不来?以后再收拾你。”  他手刚放下宁家夫妻就从厨房里出来,宁爸爸一脸慈爱的笑着,“孩子们,洗手吃饭了,尝尝我的手艺行不行,这手尽拿笔去了,锅铲都少拿起来,来来来。”  宁弈沛带着白梵梵上厨房洗手,宁妈妈朝宁爸爸挤眉弄眼的,“老宁,我跟你说你别不信,我看他俩肯定能成。”  “年轻人的事你别瞎掺和,你也是个没正经的,人家梵梵都说有男朋友你还……”  “去去去,我看不出来她那是搪塞我的啊?要真有男朋友怎么每次复诊不是她哥就是她朋友,再不是都她一人,没眼力见儿。”  白梵梵晚上在宁家吃得很满足,吃完饭后又陪着宁妈妈唠唠家常,宁弈沛便陪着宁爸爸在房间里下棋。  白梵梵一直在宁家呆到九点多才离开,临走前宁妈妈还煞费苦心钦点宁弈沛送她回去。其实她不钦点他也会送她回去的,妈妈这一举动深得他心,他莫名的觉得心里甜滋滋的。自己喜欢的人能被家人如此重视真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