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烟丝寥寥

第七章 他们的那些年(四)

烟丝寥寥 伊雯珂 2078 2018-01-14 01:54:00
  不食人间烟火的刘莫交女朋友了,这个消息在学校里简直炸开了锅,那些本来就心凉的女生现在可以说是凉透了。对象是沈雨虹这个事实倒是让大家服气的,因为她张扬的性格总是很容易成为人群中的焦点,像刘莫这种大神一般存在的男生应该是需要沈雨虹这样熠熠发光的女生来搭配的吧,学校里除了沈雨虹,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够与刘莫的气场相抗衡的女生。  身边的人逐渐发现了刘莫的变化:说话多了,最重要的是以前被他归类为”废话“的话多了;眼神里少了一丝锐气;幽默感提升了;有时候还会主动提出帮室友买饭、打开水,用室友的话讲:他终于回到陆地了。沈雨虹本就是个有上进心的人,自从身边多了一个刘莫,就更是努力地让自己更优秀,学校举行的演讲比赛她都一次不落地参加,凭借过人的语言表达能力和在刘莫身边锻炼得来的严谨的逻辑思维,她总能过五关斩六将,顺利夺得最佳辩手称号。其实可能他们本人都未曾发现,自己越来越活成了对方的样子。这一点是我观察得到的结论,第一次见面沈雨虹行事的风格,对小内勤不留情面的批评、劝辞,在我眼里就是世界上的另一个刘莫,这样的默契是需要长时间的相处,互相影响才能形成的。  只是当年这对备受瞩目的金童玉女为什么没能走到最后?我和沈雨虹完全就不是一个类型,认识沈雨虹之后我开始觉得自己在他们之间是一个尴尬的存在,明明他们才是最般配的啊。  到了大四那年,课业变得没有以前那么繁重,但没有一个人敢松懈下来,大家都在为毕业之后全新开启的人生做准备,考证书、考研、考公务员、找实习……大四的师兄师姐们现在走路都像踩着风火轮,每个人都像担负了一项使命,要拼尽全力燃烧剩余的青春。恋人们也挨到了这个患得患失的季节,或许踏出校园的那一刻,就意味着各奔东西,又有多少人的感情能够经得起时间与距离的考验呢?或许若干年后他们会突然明白,这四年里产生的爱情是这一生最珍贵的东西,他们会无比怀念那些纯净、天真、充满热情的时光;他们也会无比怀恋那个无所畏惧、心比天高、浑身打满鸡血的自己,但这两样东西只能留在叫青春的那个地方,带不到今后的生活里。  刘莫和沈雨虹倒不是很担心分离的问题,他们都来自同一个城市,对将来有同样的打算——考研,考同一所学校,而且他们也都具备考研的实力。有了目标就会很踏实,他们每天一起吃饭、一起去图书馆、一起憧憬未来,谁能想到一场变故正在向刘莫逼近。  手机在桌的另一头不安地震动着,刘莫用拇指推开翻盖,屏幕上赫然显示出一个在这个手机上很少出现的名字”梁玉萍“。他迟疑了很久,很不想接通这个电话,但不漏接任何一个电话是他平时对自己的基本要求,这是礼貌也是尊重,所以尽管不情愿,还是摁下了接通键。”喂,有时间回一趟家吗?“电话里的女人压着嗓子说,听得出来这个电话也不是她愿意打的,但语气里透露出慌乱、焦急的状态,刘莫立刻感觉到有不好的事发生。  ”最近挺忙。“虽然预感到了什么,但不想搭理,这么多年来他和那个家就几乎没有什么相关联的东西,能出什么事也不关他的事。  ”那些人把你爸带走了,这个房子也快没了,他们说你爸受贿的金额很大,估计至少十年。“  刘莫愣住了,他脑子里的疑问太多,不知道一切事怎么发生的,他们平日里做的那些事从不让他过问,他也只是把家当作可以睡觉的宿舍而已。父母虽然没有真正关心过他,但总是给他很多钱,估计是想用金钱来交待为人父母应尽的责任。他也坦然接受,一是因为他知道在这个只能依靠自己的世界里,遇到困难了也只有钱能帮到他;二是觉得这个钱是他们应该给的,难不成要他去偷去抢?他从来没有张口向他们要过,数目的大小也是他们自己决定的,他没有不要的理由。  ”他们给我两天的时间搬家,这房子已经被冻结了。“  ”我没什么值得保留的东西,把你们的东西搬走就行了。“  ”叫你回来不是搬东西!你爸的同事陈叔叔告诉我你爸被带去了潞城,他给了我那边联系人的电话,说让去走动走动关系,兴许能少判几年。“梁玉萍提高的声调,显然对刘莫冷漠的态度很不满。  ”他贪污受贿,已经犯法了,你现在还想去干什么,再去行贿吗?你觉得做这样的事情有意义吗?“  ”那怎么办?你能看着你爸就这样进监狱什么也不做?“  ”你们为什么不去?“  ”谁?我?还是你姐?我现在还有医院的工作,我现在必须保证好自己的工作,否则家里就一分钱收入也没有了。你姐已经嫁了人,她丈夫能答应吗?还有她一个女人,刚稳定下自己的生活,能去冒这个险吗?“  听完这一席话刘莫尽然有点想笑,自己终究还是没有被他们当作一家人,她们的工作、家庭远比他的学业和前途重要。但是他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我不去,你也放弃这个念头吧,没用的。”  “你怎么这么不孝!你学围棋、上学的学费生活费哪一样不是花的我们的钱?你围棋获奖的那些奖金我们找你要过吗?你怎么能做这种忘恩负义的事呢?”  梁玉萍用了“不孝”和“忘恩负义”两个形容词,戳痛了刘莫的心脏,他真不明白自己的母亲有什么资格和他谈孝、义,自出生以来就没有抚养过一天,他从没有感受过来自父母的拥抱,甚至连温柔的眼神也没有从他们脸上接收过。现在就因为花了他们给的钱,他们就义正言辞地说自己有恩于刘莫,真是讽刺到极点。  刘莫挂掉了电话,任梁玉萍再怎么打他也没有再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