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陈念旧时

九一八的主旋律

陈念旧时 亖喜 2862 2017-12-08 00:00:00
  No.42  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在班费允许的条件下,各班班委都变着花样地给老师们送上礼物和节日祝福。  四班的安排是:每一门课,上课前全班起立大喊“祝老师节日快乐!”,紧接着前排的同学抱着一大捧鲜花送给老师。  一班本着实用主义给每位老师送了笔记本。  货真价实的笔记本。  班主任老邓不得不关起门教育他们,“虽然说礼轻情意重,但是你们好歹有点创意。真是高智商低情商,学校每年都会发一堆本子给老师们,用都用不完。这点真得向隔壁班学习学习。”  午休时间,一班的毛雪莉回到宿舍就追着二班的舒夏问,“所以,你们班到底玩什么花样了?”  “给每位老师颁发了荣誉证书,里面有不同的荣誉称号。”舒夏有点小得意道,“反正比你们班的本子有新意。”  “我只看见你们班生物老师抱了一堆礼物回办公室。”一班的郑贤抓了把瓜子开始嗑。  “后面追上来了个大高个男生,笑嘻嘻地帮你们生物老师抱礼物。”毛雪莉坐在窗户边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那大高个是我们班长。”舒夏说:“周老师在二班可受欢迎了!”  明明在睡觉的秦桔“刷——”地拉开床帘,冒出颗脑袋,不甘示弱地说:“我们六班也有好多人送礼物给周老师呢!”  郑贤低头瞥了眼掉一地的瓜子,抬手要敲秦桔的脑袋,“睡觉就睡觉,干嘛突然冒出来!吓的我瓜子都掉了!”  “皇阿玛打人了!”秦桔闪躲过,有恃无恐地叫,“皇额娘救命啊!”  “来人啊,赏她一丈红!”毛雪莉嫌弃地挥挥  “嘭——”  302的门被人大力踹开,来人高举着拳头高喊,“钓鱼岛是中国的!”  “陈淑芬,你走错片场了。”郑贤正拿着扫把和簸箕把地上的瓜子扫起来,率先反应过来,拿扫把赶她走。  “芩芩芩!陈淑芩!”陈淑芩狂跺脚。  算了,国家大义面前,名字搞错算什么,她立刻满怀革命热情地挥舞拳头,鼓舞群众,“同志们,钓鱼岛是中国的!让我们……”  余弦和杨璐一左一右抓起她,把陈淑芬往301拖,“你是301的!”  301和302,主要是一班和二班混住,二班只有杨璐、余弦、舒夏三个人住校,一班住校生较多,且分为午睡党(只占个床位睡午觉、不留宿,不晚自习)、正常党(和普通住校生一样),以及少数有住双人间的特权党,比如和肖苏安一个宿舍的刘欣然,比如一班班长钟庭毓就是特权党里面的午睡党。  No.43  303里面的人,安静地吃着十三从家里带来的香瓜。  “国际形势这么严峻了?”陈念问另外两个吃瓜群众——渐萍不明所以然地摇头,凌都一言不发继续吃瓜。  躺着床上戴着眼罩闭目养神的十三无语道,“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十三爷,给我们讲讲呗!”陈念使劲摇晃着床。  “别晃,我要掉下去了。”十三吓得慌忙摘了眼罩坐起来,以俯视的姿态看着她们,“今天上午日本政府举行内阁会议,说要花20.5亿买下钓鱼岛、北小岛还有南小岛,将钓鱼岛‘国有化’。”  “什么?他们脑子有病吧?”  “病的不轻。”陈念附和,抬头问十三,“还有一块瓜,你真不下来吃?”  “我上来一趟容易吗?”十三不想折腾,倒头继续睡。  No.44  钓鱼岛事件激发了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反日保钓的示威活动在全国各地大规模爆发,尤其在“九一八”前的双休日达到高潮。  学校里的气氛奇奇怪怪的,所有人的情绪就像一个个拼命膨胀的气球,装满了躁动不安与血性,似乎只要谁第一个拿起刷题的笔,刺破其中一个,所有的气球都会接连炸碎。  “陈淑芬,你真去游行了?”九一八当天的晚自习课间,刘欣然突然的高声嚷嚷,一班的一群学霸闻风而动,迅速包围热血青年陈淑芬。  “没有没有!你们小点声,老黄还没走远呢!”陈淑芩抓狂。  年级大会上老黄明令禁止学生参加任何社会游行活动,绝不允许上街搞破坏,扰乱社会秩序,一经发现,一定交由学校严肃处理!  “我看啊,你半路碰到打砸抢烧就跑回家了吧?”郑贤猜测。  “我妈喊我回家吃饭了,我能怎么办?”  大家一片唏嘘哄笑,闹成一团。  “笑个屁,你们有谁去了?”陈淑芩一一质问,“章哲一,你去了没?”  一时间叽叽喳喳,“他要是敢去,他爸肯定打断他的腿。”“我写作业呢!作业都写不完。”“我爸妈连家门都不让我出。”“别瞪我,我和褚原去打球了。”……  陈淑芩想了想,说:“其实,我回家路上还顺便提醒了一位开日本车的叔叔前面有人砸车,赶紧掉头。”  “老爷爷问,‘外面什么情况?’  年轻人答,‘各种打砸抢烧……’  老爷爷听完摸着胡子叹气,‘日本鬼子又回来了。’”岑二分饰两角,讲起段子。  No.45  “我们学校也不让学生出校门,男生正集体喊楼示威呢。我给你听听。”电话那头,晓薰的情绪莫名兴奋。  “钓鱼岛是中国的!”“抵制日货,停供稀土!”……  “听到了。”陈念说。  “可惜你不在,不然我一定跟着你罢课游行去。”  “我才不会去。”陈念快速否决道。  “哈哈,你就是会装乖,血液里到处都流淌着叛逆精神。”田田换了只手拿手机,开始翻历史作论据,“九年级运动会那次群架,后面难道不是你带领我们全班罢掉政治课,全体出动去找教导主任来保住班上几个动手打人的同学吗?当时你和校长说,‘架是我们全班一起打,请校长一起处罚’,腿肚子都没抖,哪来的勇气?”  “别扣帽子,当时还不是被大家坑的,下楼的时候明明有很多人和我并肩走在一排的,转角之后,看到校长和教导主任,其他人莫名其妙就慢了半拍,就我一个人按原来的速度前进,能不打头阵吗?”现在想起,陈念一阵后怕,枪打出头鸟,再来一次,她一定时刻留意,和大家保持步调一致。  “不过那次事情过去得太顺利了吧。班主任没怎么骂我们,只是含蓄地说我们解决问题的方法不对,也没有人被开除记大过,我们商量好的集体罢课反抗都没机会实施,实在可惜。”  “罢课罢课你成天就想着罢课。”  “没办法,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每天从早上七点上课一直到晚上十点,11点就熄灯,还不让私自开台灯写作业。课间全用来写作业,我连水都不敢多喝。我们才高一啊!我担心高三班主任会让我们准备睡袋了。一中也是这样的吗?”  “怪不得花笙隔好几天才草草回我一次信息。一中是半封闭的,比你们那有人性。你们要努力能活下去!”  “她有陈翔当精神寄托,肯定死不了。从暑假军训算起,我已经整整32天没有看过小说了,真真要油尽灯枯了。”  “死不了人,再熬一星期,假期会有的,小说也会有的。”  “中秋和国庆连在一起放假,会不会是三加七等于十?十天!”  “想多了,顶多一加三。”陈念无情道。  “乌鸦嘴!别说了!”  No.46  “啊,你们都是这么大的人了要学会理智爱国。你砸坏别人东西,只能伤害到你自己的钱包,对日本一点伤害都没有。做好自己当下应做的就是爱国了,所以大家一定要好好学习,国庆假期结束,高一年级会进行第一次月考。”在一个同学血性地砸坏另一个同学好几年前买的卡西欧计算器之后,本周徐明亮第十八次语重心长地讲起这番话,再次深刻提醒我们考试临头了,别再闹革命了。  叹气声嘘声就要顶破天花板到达楼上八班了。  “安静安静,好好自习。”徐明笑呵呵地摆手,双手搁在后面,大摇大摆地从前门走了,过了一会儿,冷不防从后门进入,“啊,我最后再说一句,钓鱼岛是中国的!”不知道谁带头鼓掌,教室里掌声雷动,憋坏了的愤青们纷纷拍桌响应。  九月末的天,高远蔚蓝。所有过分膨胀的情绪气球,要么呼啦呼啦地慢慢泄气落地,要么无声无息地渐渐飘远离去。九一八的主旋律好像暂时过去,却永远不会过去,热血的来回奔涌,是无法抗拒的。

亖喜

十二月是考试月,只能断断续续地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