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在逃娇妻重生记

第12章:我不想生这个孩子

在逃娇妻重生记 玉九德 3023 2017-12-07 13:56:23
  病房外,医生终于出来了。  “没事儿,她只是情绪有点激动,再加上有点营养不良。等她醒了好好补补就没事了。”  一直在病房外踌躇不安的明澄这下放心了,回到病房,乔晚风正抱着腿坐在那里,双目直视前方,却异常空洞。  周和岳做了一个无能为力的表情悄悄对他说,“她可能是太小了,一时接受不了,你慢慢说啊!这个还是你们两个解决比较好,我帮不上忙,就先走了。有事再联系。”  明澄点点头,周和岳拍拍明澄的肩膀,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就走了。  深吸一口气,明澄走进去,乔晚风感觉到他来了,眼睛转了转,随即起身下床,拿起包就走了,明澄跟在她的后面,她没有拒绝。  走出医院,明澄让她等着他去开车,她点点头答应了,明澄暗自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和女孩儿相处,不知道怎么哄人,谁让他没有经验呢!  明澄把车开过来,给她把车门打开,看着她坐进去,就关了车门自己也坐进去开车准备先去吃饭。  出发一会儿功夫,乔晚风便开始干呕,明澄赶紧把车靠边停了。  乔晚风下车扒着垃圾桶就开始吐,可是什么都没吃,什么也吐不出来,看着明澄跑开,乔晚风就只能趴着继续干呕,没一会儿,明澄就拿来了一大杯酸梅汤,递给她说,“我听说怀孕的女人喝点酸的会好很多。”  乔晚风接过,先吸了一口漱漱口,然后又喝了几口才舒服了一点儿。  再上车的时候,明澄开车慢了很多,后面的车一直在打喇叭,明澄还是不紧不慢的开着,乔晚风回头看着后面的车,就对明澄说,“你不用开得这么慢,我已经好了。”  “没事,我们不急。”明澄认真的说。  “可是你的速度,步行都可以赶上了。”乔晚风转过头幽幽的说。  “哦!”明澄赶紧加快了一点儿速度,直接带她到芙蓉居里去吃饭。  乔晚风以前当学生的时候,洛依依去她阿姨那里兼职赚了钱请她和周良瑜过来吃饭,这里的鱼做的最好吃,种类最齐全。而这里之所以叫芙蓉居,就是因为这里的招牌菜叫“芙蓉鱼”。  记得那天他们吃完出去的时候,洛依依脑袋耷拉着,无精打采至极,就因为这一顿饭,她的工资就差不多没了,关键是她都没感觉到自己吃了什么,所以从那以后,这家酒楼就被洛依依列入了黑名单,就连走过路过都要批判一番才行。  明澄直接带着乔晚风到了二楼一个叫碧荷苑的包间,拿起菜单点了各种各样的鱼,他听说吃鱼对怀孕的女人最好。  乔晚风觉得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就开口劝明澄少点一点。  明澄“嗯”了一声,继续点。  乔晚风撇嘴,默默的念了一句,“真是个败家子。”  明澄装作没听见,又点了一条红烧鱼才罢休。  对于怀孕这件事,乔晚风从刚开始的不接受,到醒来后的认清事实,她知道逃避并不会让肚子里的这块肉消失。  问题来了,只能去解决。  关于这个孩子,无非是留与不留的问题,一夜情的产物,本来只是她乔晚风一个人的事情,可是现在好巧不巧的,明澄竟然知道了,所以现在就成了他们两个人的事。  出于尊重,乔晚风斟酌再三才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是怎么想的?”然后又加了一句,“你想要吗?”  明澄听她这么问,立即警铃大作,全身紧绷的反问,“那你呢?你,想要吗?”因为怕吓到她,轻声细语的。  乔晚风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害怕……我害怕那种生活。”乔晚风看着明澄说。  “为什么害怕?害怕什么?女人不是早晚都要做母亲的吗?”明澄见乔晚风在那里沉思不说话,便紧接着问道。  恰好这时服务员过来说已经可以上菜,他们两个人便停止了谈话。  闻着荷叶的清香和荷花那淡淡的花香,乔晚风食欲大振。  明澄给她夹了一块儿。  她拿筷子不客气的吃了,没有一丝的鱼腥味,鲜嫩可口,入口即化,便多吃了几口。  接下来都是各种做法的鱼,乔晚风只是又喝了点鱼汤,就不动了,明澄也没有那么喜欢吃鱼,只是听说鱼对孕妇好,他想知道她喜欢吃哪一种,所以就都上来了。  这个时候,明澄也有一点小尴尬,于是就招呼服务员把东西打包带回去了。  送乔晚风回去的时候,明澄要送她上去,乔晚风脚步顿了顿,没有拒绝。  然而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乔晚风就强烈地后悔了。  作为一个对做家务没有一点天赋的人,以前乔晚风的家都是周良瑜打理的,现在周良瑜不再来了,乔晚风自己不擅长也没有那心思,所以一直是只动不收拾的。  现在她的桌子上各种零食的袋子乱七八糟的躺着,还有昨天晚上她自己下的一碗面条,她嫌难吃就扔到了桌子上,这会儿碗里的面已经成了一坨,估计将碗倒扣,再拿掉碗,就可以直接拿刀切了用叉子叉来吃了,极其难看。  乔晚风看着自己乱七八糟的家,即使她对明澄没什么非分之想,也不免有些脸红,懊恼的咬着嘴唇,眼珠子乱转着,就是不好意思去看明澄的脸。  明澄注意到她的表情,就失笑般的摇摇头,把手里打包的东西放下,开始去给她收拾屋子,他和侄子独住,两个人平时都不怎么回去,就没有请专职保姆,房子都是自己收拾的,只是按时找小时工过来大扫除一下。  乔晚风看的不好意思,也走上前来帮忙收拾,但是完全不得要领。  明澄就让她乖乖坐好,不让她动手,乔晚风就只好坐在那里面色尴尬的看着,颇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觉。  好在明澄只是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时间用的不长。  他坐下之后,乔晚风才想起来去给倒水,明澄就坐在那里看她鼓捣,没一会儿,乔晚风就端出了一杯水,递给明澄说,“我家里的一次性杯子没有了,不嫌弃就用我的吧!”  明澄挑眉,接过那个印有海绵宝宝图案的杯子,眉毛依然挑到了天上,随即脸部表情一变,谦虚又夸张的说,“不嫌弃不嫌弃。”接过来就喝了一大口,一股浓郁的蜂蜜味道充斥着鼻尖,想必是因为以前常常用来泡蜂蜜的原因,所以即使这次没加,也有那种味道。  “为什么要扔掉那个杯子?”明澄看了一眼垃圾桶里的另一只派大星杯子,然后把手里的海绵宝宝杯子放到刚刚整理出来的桌子上。  “不需要了,多余了,便扔了。”乔晚风扯了扯嘴角,耸耸肩说,“你说怎么办?”  明澄疑惑的“嗯?”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道,“你想生,我们结婚,你不想生……”明澄深吸了一口气扯着嘴角微笑说,“我,也不会逼你。”  “真的?”乔晚风惊讶地回答。  “真的。”明澄垂着眼说,“那你是想生还是不想生?”  “我,不想生。”乔晚风吞吞吐吐的说,说完快速抬眼偷偷看了一眼明澄。  说实话,明澄不意外。  “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明澄复又拿起桌子上印着海绵宝宝的杯子,放至嘴边,轻啜一口,低垂的眉眼若有所思。  “我什么都不会,我自己都照顾不好我自己,怎么带孩子?”乔晚风绞着手指,像极了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明澄把杯子放在手里把玩着,眼眸低垂,“如果是因为这个,那你生下来我来带如何?”  “啊?”乔晚风惊讶地抬起头看着他,像他这样的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是说真的。”明澄看出了她的不信,急急的出口强调,“你要觉得我不行还可以找一个专门带孩子的保姆,我,我们请得起。”  “可是我们那次之后,我就病了,吃了那么多药,这孩子不知道会不会……”乔晚风越说越小声,然后又说,“我当时想起来这回事的时候,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但是转念一想,发烧了,就算不吃药也不会有事,也就没在意,谁知道会这样。”  明澄本来想直接说我已经问过了,“没事。”可出口的却是,“这样吧!我们先去医院好好地检查一下,看看孩子是否正常,也顺便检查一下你的身体,你今天还晕倒了不是吗?”  乔晚风想反正这孩子自己是不想要了,还检查什么?  但转念细想之下,还是有些对不起明澄,他好像是想要这个孩子的。所以当明澄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乔晚风虽然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明澄笑了,笑的奸计满脸。  他出门前把那些鱼都放在了乔晚风的冰箱里,嘱咐她只要放在微波炉里加热一下就好了,甚至还教了她怎么使用微波炉。  最后很是潇洒得告诉乔晚风,检查时间随时都行,就看她是否方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