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谁曾客京华

第二章 黑甲士兵

谁曾客京华 岳思卿 1731 2017-11-14 20:08:42
  温暖的阳光洒下,洛娴娴却未感到一丝暖意,即便她刚从寒冷的的墓穴里出来。  远处春光明媚,草木葱郁,莺歌燕舞,春色正好,却偏偏有一群格格不入的黑甲士兵。  那些士兵离洞口二十多米远,正背对着这里。五步一岗,站成一个大圆将这里防守的严密。手中执着雪亮锋利的长戈,腰间佩戴长刀,黑色铠甲在阳光下反射着暗沉的光泽,满目肃杀之气。  洛娴娴苦思冥想着逃跑的办法,小心翼翼地躲在洞口,最后决定趁他们换岗时伺机逃跑。没想到,换岗时也不见他们松懈,眼看天色都要暗下来了,也等不到时机。  双腿站的酸痛,腹中也开始饥饿。不能再等了,她明显察觉到那些士兵在天色暗下来时就开始加派人手,现在不逃,明日她饿着肚子更跑不了。  洛娴娴踮脚看了看周围,在洞口的右侧方二三十米远处有一个斜坡,树木茂盛,也许她可以跑到那里藏在树丛中,前提是她现在出去不被发现。  她捡起一块石头在手中掂了掂,比了比距离,一口气用力扔向洞口的左侧方。果然,石头落地的声响惊动了这些士兵,她摆好奔跑的姿势,等士兵们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然后上前去查看时,骤然冲了出去!  “什么人?!”一声厉喝从不远处响起,一名士兵发现了急速冲向斜坡的少女,众人纷纷向这边看来,已经有两人握着长戈冲了过来。  该死!洛娴娴暗骂一声,跑的越加急速,裙摆太长,她行动有些不便。  “铮!”一声金铁相击声,一把长戈拦在了洛娴娴面前,边缘带着锋利的寒光,瞬间逼停了她。  小心地避开锋利长戈,洛娴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去估算斜坡的距离,心却不受控制跳的飞快。  “将军!”身旁士兵们齐声向她身后问好,有人大步跨来,行走间步伐果断,铠甲碰击出铮然之音。洛娴娴小心翼翼地瞟去目光,那人却已站到了她面前。  来人约莫三十左右,身材健硕,冷峻的脸却被横贯半边脸的狰狞伤疤毁了帅气,身上有浓浓的战场杀伐气。  男人也不看她,冷硬开口:“擅闯禁地者,杀无赦。”陛下有令,任何人接近洞口二十尺之内,不问缘由,直接处死。  眼看身边士兵就要执起长戈一把刺向她,洛娴娴急了,来不及多想就脱口而出:“我是杨婉兮!”  男人一怔,脸色瞬间难看,“杨乐师也是你可冒充的?”他终于看向洛娴娴,语气染上森寒,“杨乐师已香消玉殒,你如此心怀叵测,亵渎乐师,定要将你头颅呈送陛下以警戒世人!”  男子拔刀,就要朝她脖颈砍下,洛娴娴叫苦不迭,猛然发力全力撞向身旁一名士兵的腰。那人不察,被她撞得一晃,然后被她一头钻出了包围圈。  洛娴娴撒开步子没命地跑,身后传来士兵的抓捕声,到了斜坡处,她回头看了看追近的士兵,咬牙加速冲了下去。  坡势虽不陡,但树木茂密,她控制不住越发急速的冲势,只得一次又一次险险避开树木。眼见着前方一棵大树避无可避,她在冲到树前时骤然伸手一把抱住树干,惯性下,洛娴娴抱着粗壮的树扭旋了一圈,冲劲太大,她一时脱手狠狠摔在一旁的灌木丛中。  “嘶——”  洛娴娴爬起的动作一顿,低头看着被磨破的掌心,柔嫩纤细的手掌上,蹭起的皮合着血丝沾满了尘土,火辣辣的痛。  她抿了抿唇,从地上站起来,不远处士兵们开始沿着树林搜索,洛娴娴正待快速离开,却听见撕拉一声,低头看见自己的裙角被树枝挂住,撕裂下一小条碎布。  她偏头看了一眼碎布,突然萌生一计,抓住裙摆猛地撕下一大块,将就着擦净手,抬头分辨了下方位,就往东边跑去。  一路上,她每隔百米左右就撕下一块布条挂在脚边树枝上,东边坡势较陡峭,灌木密集,还有许多低凹洼地,搜索起来不易。洛娴娴将暗示的布条一直挂往东边,想引士兵们来东面。直到面前出现一条水流平缓的大河时,手中的布条也快要用完。  蹲下来清洗伤口,远远似乎听到了士兵的呼喊声,洛娴娴想了想,抬手摸下头上一只发簪,瞄了瞄近处清浅的河水,抬手将发簪一把掷了出去。  “噗通!”一声脆响,精致的金簪落入水中,沉入河底,洛娴娴探头去看,确保那些士兵们搜索河岸时能发现它,然后误以为她渡河了,之后就这样一直往东追去。  将碍事的裙摆绑在腰间,她再不敢耽搁,回到密林就一直向西边跑去。  她以前都没有这样急中生智过,也许是今日被逼急了,如果她逃不掉,下场就是死,那些人可不给她丝毫转圜余地。刚才那个将军和那些士兵不认识杨婉兮的样貌,可即便有人认识,她也不能谎骗说她就是杨婉兮,如他们所言,杨乐师已死,那么她要如何解释她这具身体?自古以来,就没人能死而复生,也没人会相信借尸还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