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若盛开,能否重来

注定

花若盛开,能否重来 琉涟人世 1982 2017-12-07 17:45:00
  暮子寒手指一僵,眉头蹙着,她脸上的表情太过可怜,他微微叹息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可无论怎么说,她变成今日这幅模样,也是因为他。  情之一字,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可她……看不透。  他蹲下身,清冷的目光滑过她的眉眼,没有厌恶也没有一丝波澜,“热依扎,希望你下一世能不那么执着,爱而不得,不是你伤害他人的借口。”  “……是、是吗?”她喃喃一声,痴痴地望着他的脸。  扭曲的手指颤巍巍地抬起来,想要触碰他的脸。  暮子寒目光微沉,她眼底的悲伤太多浓烈,一滴泪从眼角垂下,她伸到面前的手颤巍巍的,仿佛下一刻就会摔下去再也抬不起来,他默许了她最后的行为,也算是了了她的念想,来世,不要再这么执念。  只是热依扎的手并未碰到暮子寒的手,在抬到他的胸膛正上方时,突然五指收拢,蹙然刺入了暮子寒的心脏。  她的动作太过迅速,她指尖残留的黑光太过浓烈,暮子寒根本没想到她会这么做。  怔愣了片刻,才挥开了她。  “阿宇,我在地狱等着你……”  暮子寒捂着留着黑血的胸口,耳边是她最后凄厉的声音,尖锐而又疼痛。  他低咳了一声,吐出一口血,在地面上溅出一朵血花。  昏迷之前,他似乎是听到了洛羽的惊呼声,那么痛,那么伤心,他想告诉她他没事……却无能为力。  ……  洛羽趴在暮子寒的床沿边,怔怔地望着他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眼睛红红的。一旁,花逸雪有些担心地看着她,走到她面前,蹲下身,轻声道:“小羽,他没事的,热依扎最后已经没了力气,所以只是划破了胸口留了些血,你不要太担心了。”  洛羽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  “小羽……”  花逸雪叹息一声,眉眼间都是担忧,他只是出去了几日,怎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那日他回来,整个竹楼里遍地的鲜血,像是炼狱一般,而暮子寒倒在血泊里,洛羽无力地趴在他的胸口,却拼了命地堵住他流血的胸口,那时,暮子寒和她满身的鲜血吓坏了他,连忙替暮子寒处理了伤口,伤口并不深,并没有什么危险。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都已经三天了,暮子寒伤口都开始愈合了,他却还是没有醒过来。  花逸雪再次端着一碗清粥回来的时候,洛羽还是趴在他的床沿边,像是没有意识的布偶娃娃,脸色竟然比暮子寒还要惨白。  他眸仁里闪过心疼,走上前,蹲在她面前劝道:“小羽,你不吃不喝的,身体很快就会受不住的。你不想想你自己,也要想想你肚子里的宝宝,他现在还不稳定,你难道不想要他了吗?”  “宝宝?”  洛羽喃喃一声,惊醒了过来。  抬起头,大眼无神地看着花逸雪。  花逸雪看她这样,更加心疼了,探出手抹去她眼底的泪渍,舀起一勺粥递到她的唇边:“小羽,喝点吧,暮子寒醒来看到你这样也会心疼的,宝宝也需要你有一个健健康康的身体……”  “可逸雪,子寒他都不理我,他昏睡了好久。”  洛羽眼底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她咬着唇,呜呜的哭泣声让花逸雪的心被揪了起来。  “好好,没事的,他很快就醒过来了,他还没有跟你解释,他不是还要陪着你白头偕老么?小羽乖,你别忘了我是逸尘公子呢,他会没事的。”花逸雪一遍遍地安抚着,直到她终于吞下了一勺粥才松了一口气,喂了小半碗小羽就不吃了,眼角垂着泪昏睡了过去。  花逸雪叹息一声,把碗放到一边,弯下腰把她抱了起来放到了床榻上,放在暮子寒的身边。  拿过锦被把两人盖好,怔怔地看着他们的脸,小心翼翼地擦去她眼角的泪意,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他是不是做错了?他是不是不应该告诉暮子寒……  可如今说再多,也已经晚了。  他现在只希望,他们会没事……  ……  洛羽再睁开眼时,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窝在暮子寒的怀里,她怔怔地看着面前缠着纱布的胸膛和削尖的下巴,一时没有回过神。直到头顶被暮子寒用下巴蹭了蹭,他低哑的声音带着心疼与叹息,“小羽,你怎么比我面色还不好?”  洛羽抬起头,看着他深邃的眸仁,突然鼻子发酸。  闷闷地把头埋进他的胸口上,低低咬着唇,泪水侵染了她的双眸,呜咽出声:“我以为……我以为你再也……再也醒不来了。”  “小笨蛋。”暮子寒眼睛发热,忍不住捧起了她的脑袋,低头吻去了她眼角的泪水。  又亲了亲她的眼翦,声音很低,却轻柔温暖,“别哭了,都哭成小花猫了。”  “唔,才不是。”  “好好,不是。”暮子寒闷笑一声,又忍不住亲了亲她的眼角,再下移,忍不住吻了吻她的鼻子,再是唇,却只是亲了亲嘴角,便用鼻子蹭了蹭她的,“别哭了,我不会有事的……”  “可你吓到我了。”洛羽被他磨得红了脸,嗔了他一眼,却是终于放下了心,幸好,他没事。  “好了,仅此一次,以后都不吓了好不好?”  “你还想赶我走!”  她的小手闷闷地握住他在她脸上作怪的大掌,声音闷闷的,“……你有事都不肯跟我说,当时还说了那么难听的话,你知不知道我好伤心。”  “小羽……”暮子寒反手握住她的手,把她搂入怀里。  洛羽担心他的伤口裂开也不敢动,只感觉他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轻轻的磨蹭着,低哑的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却又仿佛近在耳边,“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你还敢有下次!”  洛羽凶巴巴地环住了他的腰,脸却埋入他的胸前勾起了嘴角。  小声,一遍遍地呢喃着他的名字:“子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