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化不开的情殇

第三章 改变

化不开的情殇 寸草寸生 2017 2017-12-07 13:45:35
  我至今都忘不了那场雪,我的想法就是在那个时候得到了改变。  我记得,那天晚自习的时候,我隔着玻璃窗向外面看去,只见空中正飞舞着鹅毛般的雪花,这些雪花并不是很密集,它们伴随着凛冽的朔风,飘飘荡荡的向大地落去。  我看着这场刚刚开始的雪,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要是和他交往是不是也能做一些小说里写的那些情侣之间在下雪的天里一些浪漫的场景。  这个念头产生后,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散,直到生根发芽。  那一晚,女生宿舍楼下聚集了很多情侣,他们依依不舍的相互道别,男生们站在雪地里目送的女孩们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后,才不舍的离开,而我的好朋友也是那些情侣中的一人。  我站在三楼上看着楼下空地上已经聚满的情侣,心里莫名生出几分感慨。  原本宿舍楼下是很难看到那么壮观的场景,只是因为这场大雪阻挡了情侣们约会的时光,大家都由于天气寒冷,身体承受不住,才会依依不舍的道别好早点回到宿舍。  那一刻,我突然产生一股冲动的想法,似乎自己也可以谈场恋爱。  我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当我看到宿舍楼下那一幕后,我之前所有的纠结都已经荡然无存,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压抑自己,既然别人都可以,为什么自己不可以呢!  我决定顺从自己的心意,不再刻意的去压制自己。  那一晚,我接受了他的感情。  虽然心里还是怀有忐忑,不知道这段感情到底是真是假,但是我宁愿相信它是真的。  因为在那时我的心是很孤寂的,我需要一份温暖,即便不知道这份温暖到底是真是假,但那一刻我的确舍不掉他。  从那以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真正的情侣一般,除了不能像正常情侣那样见面,我的心还是挺满足的,因为我有了他的关心。  每个晚上,我都会拿着手机不舍的进入梦乡,第二天早上嘴角又会带着甜甜的笑意醒来,那时我的心不再感到寂寞。  我渐渐的理解那些谈恋爱的学生,知道他们为什么明知触犯校规,还是要冒着每天被学校保安抓到的危险,不顾一切的要去谈恋爱。  我尝到恋爱的滋味后,就像吃了毒品一样,上瘾了,每到晚上就准时候在手机前,等着他的出现,偶尔他没有上线,心里就会患得患失。  我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好还是坏,但是我却不愿意让自己去细想,我怕细想之后自己就会后悔。  我是一个很固执的人,我不想让自己后悔,就算这件事真的是错的,我也要把自己撞的头破血流后,再回过头来后悔。  我固执的认为,既然选择了就要为自己做的事而负责,所以不管最后什么代价我都会去承受,就算头破血流再来后悔,我也愿意。  就是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我谁的话也听不进。  当我有同学知道我现在正在网恋时,他们赶紧出言阻止我,甚至还搬出很多因为网恋付出惨痛代价的人。  他们很多人劝我,趁现在还没有陷得太深,赶紧中断这种危险的关系。  可是当时的我并没有听进去,这也间接的导致了我后来发生的事。  我的同学见我那么固执,渐渐的对我失去了耐心,便索性不再管我的事了。  我和他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好,一个寒风凛冽的晚上,我们终于给了对方电话号码。  起初我拿到他的电话号码时,心里是非常纠结的,因为在我看来,网上聊天和现实通话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网上聊天对我来说我们保持这种关系可以是真也可以是假,但是如果一旦互相通了电话,那么这种关系就算坐实了。  我还不想这么快就把这种关系坐实,所以我忽略了他的电话号码,甚至他给我打来的电话我都害怕的不敢去接。  那一晚后,我好几天都不敢上网也不敢开机,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因为此时的我还没有做好要把这种关系坐实的准备。  我凌乱的心情,借着繁重的学业让自己不停的忙碌,根本不让自己再有时间想起那个人,甚至还曾想过干脆就这样将这种所谓的情侣关系中断算了。  直到有一天,我患了很严重的感冒,不得不去医务室挂吊水。  我孤零零的坐在那里,而身旁的同学都有女朋友或男朋友课间休息时前来关心。  那一刻,我心里五味杂陈,我想,要是我有男朋友,就算他不在这里也能隔着手机关心一下我吧!  当时那种心酸的滋味涌在心头,让我一时难受不已。  我的心房彻底被击溃了,我回到教室后,从书桌翻出我已经几天没有碰过的手机。  我拿在手里犹豫了一会儿,才动手把它打开。  手机刚开机,里面就涌来好几未接的电话和几十条短信。  我的心竟然在那一刻感到了一丝暖意,也许是觉得还有人惦记着自己,之前失落难受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明媚起来。  我赶紧登上了QQ,给他回复了一条消息,让他不要担心。  这次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迅速变得更甚从前。  我开始打心里想接受一段坐实的感情,不想再要那份仅仅只是来自网络字面上的关心。  于是,那个寒风呼啸的深夜,我趁着同学们熟睡,悄悄的拉开宿舍的门走出了房间,并在宿舍楼梯口第一次拨通了他的电话。  我心情忐忑的等着对方接通,电话想了几声后,对面终于传来一道带有男性磁性的嗓音:“喂!”  我紧张的握紧手里的手机,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  两人静默了几分钟后,他终于失去了耐心,率先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尴尬:“怎么不说话?”  我这才如梦初醒,想起来自己正在和他通电话。  我咬了咬嘴唇,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声音嘶哑的开口:“你知道我是谁吗?”  对面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当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