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遇见穆亦白

第十七章 我累了

遇见穆亦白 诗锦锦 2057 2017-11-14 19:47:29
  楚诗言让KTV门外等候多时的司机先回家,自己开着车来到KTV,推门看见沙发上的谢封早已醉得不省人事。她摘下口罩,坐在他身旁。睡梦中的谢封微皱着眉,褪去了玩世不恭的表情,此刻安静而内敛。  楚诗言承认,她从未厌恶过他。这么多年来,她的眼里并非只有穆亦白,她感受得到他的目光,他的好和他的费尽心思。然而,每当想靠近时,谢封的身边总会出现不同的女人,让她望而却步,看不透其中真假。于是她狠心拒绝他,她怕也成为花花公子谢封身边的过客,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楚诗言收了神,带好口罩和鸭舌帽,转身出门。  托服务生帮忙将烂醉如泥的谢封扶上了车,她按着司机给的地址往谢封的公寓开去。  费劲千辛万苦,楚诗言终于拖着浑身没骨头的谢封来到家门口。她抚了抚自己的胸口,强烈的心跳让她有些乱了阵脚。  刚刚在电梯里,突然醒来的谢封没头没脑地将她按在电梯壁上,双手在她两侧撑住,将她困在身前。他深而重的呼吸轻抚着她的碎发,压抑又撩拨心弦。在楚诗言的印象里,这是第一次离他这么近,然而他的气息却莫名的熟悉。  其实论长相,谢封并不比穆亦白差,浓眉大眼、五官标致,笑起来干净爽朗,与他吊儿郎当的性格并不一致。缩在谢封身前的楚诗言加深了呼吸,内心激动又不安。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好像又期待他做些什么。  两人以这种姿势僵持了一分钟,谢封忽然低下了头埋进楚诗言的颈窝,迷迷糊糊地眯上了眼。心跳加速的楚诗言这才长舒了口气,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助他好眠,手掌却止不住轻颤。  她不想承认她不排斥两人相互依偎的感觉,她不想承认她不反感他的气息,甚至还有些渴望。  楚诗言睁开眼,强迫自己忘了刚刚那一幕,她转眼看向门上的密码锁,不禁犯了难。  “谢封,醒醒……”她轻轻摇了摇身边半倚着墙壁的谢封,回应她的是冗长的沉默。谢大少均匀的呼吸表明这世上确实有站着都能睡着的人。  楚诗言无奈地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决定碰碰运气。  8888,“嘟”系统提示错误。  0000,“嘟”系统仍旧提示错误。  1234……5678……“嘟嘟”的响声让楚诗言越发烦躁,她抬眼看了看身边的谢封,依旧毫无反应,安然沉睡。  0525,她按了谢封的生日……“嘟”依旧不对。  她有些无助,自从谢封搬离谢宅单独住以后,她便未曾来过,更不知他家居然是密码锁。  0829,她自暴自弃地按了自己的生日。  “叮”的一声,门开了。  熟悉的异样感再次来袭,仿佛内心最柔软的角落被触碰,楚诗言陷入深深的困惑之中。不是困惑密码为什么会是她生日,而是困惑这异样感的由来。  与上次眼睁睁看恼羞成怒的谢封离开时一样,别扭而奇特的感觉,她想不明白。摇了摇混乱的大脑,她吃力地将谢封扶上床,替他盖好被褥。  “诗诗……”床上的人在睡梦中呢喃,焦躁地翻了个身,掀开了刚刚盖好的被角。  听到他唤自己,楚诗言心中又是一动,都说喝醉之后念着的名字就是最在乎的人,眼前这个念着自己的男人是否真心,她无从知晓。  她无奈地再一次为他掖好被角,转身想走。然而下一秒,他拉住了她的手。  他说:“楚诗言……我等了你这么多年……”透明的液体顺着他的眼角滑落,他依旧紧闭着双眼,仿佛在梦呓,又仿佛在诉说。  顿了顿,他又说道:“我……累了。”寥寥一句,却带来一股压人的疼。  手指轻抚过他眼角的泪水,楚诗言百感交集。她从未见过这样的谢封,软弱而倔强,绝望却耿耿于怀。他说他累了,不想等了。听到这句话她应该高兴才是,为何内心如此沉重,怅然若失。  倒了杯水轻放在他床头,她记得Lisa姐说过,他喜欢起夜找水喝。  然后,她轻轻地掩了门,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楚诗言有些混乱了,她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感情。自情窦初开之时,她便望着穆亦白,为了称得上他而拼了命努力,时间久了,就成了习惯,好像她楚诗言就应该喜欢穆亦白。看他运筹帷幄、叱咤商场,她以为那才是心动的样子。  然而一个她认为不可能的人却乱了她的心绪,明知道拒绝他是理智之举,可望着他失落的双眸和离去的背影偏偏又起了不忍之心,听见他说他累了不等了偏偏又钻心地疼。她有些迷惘,分不清她与谢封之间究竟是何种情感。是发小情谊?还是朋友关心?亦或者……  楚诗言不敢往下想,如今身心疲惫的她已无暇顾及这些不必要的情绪。单单一个穆亦白,已然让她伤痕累累,她的热切,她的向往,她的执念,都被他搓扁揉烂扔了。现下她要做的是把它们找回来,把尊严找回来。  红色保时捷疾驰过午夜的街头,卷起风沙,徒留一地秋叶。  也好,也罢。恰到好处的了断总归好过一场无谓的纠缠……  翌日,阳光透光窗帘缝隙跳跃在深色布艺大床上,床上一夜宿醉的男人缓缓睁开了眼。  谢封做了一个冗长的梦,他梦见多年后楚诗言的婚礼上,她穿着洁白的婚纱美得不可言喻,然而新郎却不是他。她脸上幸福的微笑击垮了他所有的坚持,谢封彻底绝望了,终于在众目睽睽下泪流满面。  好在是梦,尽管她心里没他,若是真的嫁了人,大抵也会伤心绝望吧。  头痛欲裂,他挣扎着起身,却瞥见床头摆着的水杯。他有些疑惑,半夜喜好找水喝的习惯只有家里人和Lisa姐知道。他寻了手机,拨通司机的电话。  “杨叔,昨晚咱们几点走的?”  “少爷,昨晚楚小姐让我先回家,她送的您。”司机如实答道。  “……我知道了。”那端几秒沉默后结束了通话。  床边的男人取了水杯,一饮而尽。

诗锦锦

也不怕晾了一宿落灰……(作者嫌弃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