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仙绫吟

第八章初到西镇

仙绫吟 我的是左边 3961 2017-10-13 10:37:16
  廊腰檐飞,一幅琉璃宫阙;清都紫薇,似有梦里人间。  不知这是哪里,只见一座青绿色的恢宏宝殿,从远处望去,被水包围着的它好似扭曲了时间和空间。青色的琉璃在水中熠熠发光,宛如片片上好的美玉。细看柱上的纹络,玲泷细凿,巧夺天工。外围簇拥着水绿色的花草,和那青色的琉璃以及碧水交相辉映成一幅美轮美奂的水墨丹青之画。整座宫殿静静的矗立在那里,有一种静谧脱尘又动人心魂的瑰丽之感,只能道做梦里仙境人间。  殿内,一名女子站在两个青色的石柱中间,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忽然,一个细微的声音响起:“进来吧。”  听到这句话后,女子抬起头来,只见其脸上戴着一层白色面纱,看不见相貌。远远望去,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倘若离近仔细看去,这面纱上还绣了一朵精致的荷花。女子伸出手,张开手掌在前面一按,突然,淡色的光环闪现,前方原本平静的空间出现了一层层波澜,随即两道水帘拉开了,一直拉到那两个青色的石柱边。女子轻轻一迈便走了进去,而后水帘又缓缓的闭合到了一起,渐渐消失不见,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参见主上。”只见刚刚的那名戴着白色面纱的女子单膝跪在青色的地上,这是一间石室,屋子并不大,四周的墙上刻着一些神秘的符文和图腾,好像是一间密室。室内空空荡荡的并无一人,也不知那女子在和谁说话。  过了一会,一个声音响起,“绿荷,你来了。”这和刚才在石屋外的那个声音相同,也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清透之中带着一丝空灵。  “主上,属下什么时候出发?您还有何吩咐?”绿荷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  一阵寂静之后,那个空灵声音又响起了。“幻冰仙绫被封,所以你要记住,离开这里灵力就变的微乎其微了。以我现在的状况只能推算到是近三年之内,所以你现在便去吧。”声音顿了顿,而后接着说道:“我知道只有你最理解我,所以如果真的遇到意外记得保护好自己,不可强求。也许我的执着从一开始就是错的……”随后便没了声音。  绿荷听到这句话之后,喉咙微微动了一下,让人惊讶的是她的眼眶竟然微微发红,好似要哭出来一般。随后仰起脸,虽带着面纱,但却能看到从她的双眼中迸射出的坚定的目光。“主上切不可这样说,您的执着根本就没有错。主上放心,您已经受了太多的苦,就算是舍了性命我也无怨无悔。”说罢,一个躬身向前恭敬地磕了个头,然后起身走出了石屋。  平静的空间突然又出现了两道水帘,缓缓拉开到两侧的青色石柱后,从中走出了一名戴着白色面纱的女子,面纱上那朵精致的荷花栩栩如生。而后水帘又闭合上,回归了平静,宛如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清云村正济药馆的门口。  “小瑾,你能不能快点,这么慢跟老太太似的!”  “好啦,好啦,我这不是帮你收拾东西么,催什么催,哥你真烦人!”  一架精致宽敞的马车停在正济药馆门前,只见林瑾进进出出的忙的团团转。林信站在马车旁边,看着妹妹一趟又一趟的,不免双眼发黑。  “这是最后一趟了吧?大小姐?”林信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瑾一个甩手,把最后一小包东西扔到了车上。“呼!这回没了。哎呀,哥,我这不是第一次去西镇嘛,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可我不是啊!虽说这马车不到一天就能跑到西镇,但是好歹我们也要在那待几天,这衣食住行吃喝哪样不得好好准备啊!”  林信摇了摇头,手中一闪,一个亮晶晶的银子晃了出来。“看没看到,这是什么?这是银子啊,出门带够银子就行了,想买什么买不到,你这一包包的东西我可用不到,你不嫌累就自己收拾着玩吧!”林信一脸嫌弃的表情,用手拍了拍林瑾的额头。  女孩当然不甘示弱,回驳道,“哥,你就知道银子银子的,我看你该找个嫂子来好好管管你了,嘻嘻!”  一听妹妹这么说,林信立马变成了一脸严肃的神色,“瞎说什么呢,你才多大懂什么,哥陪着你不好嘛,嫌弃我了是不?恩?”并伸出双手就朝林瑾抓去。只见一前一后,这兄妹二人又开始追着跑了起来。  马车中一个妇人掀起了帘子,“小瑾,信儿,你俩别闹了,时间差不多了,快上来!”林瑾听到母亲的喊话,便停下了脚步。“好咧,哥别追了,走啦,林家四人西镇游,出发喽!”  西镇,相对于清云村来说,已经很是繁华了。但在庞大的南画大陆上只是一个小镇,不过地理位置还算不错,因为其两侧都是绵延起伏的山脉,这片山脉被人们叫做“香锁山”。所以西镇成为了穿过香锁山的必经之路,自然而然的,这里商旅贸易很繁华。除去本地的居民,还有很多外地来往的商客和一些修灵者,每天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也有不少人。  “雅安酒楼”是西镇上很有名气的一个酒楼,此时,在酒楼门口停了一架马车,四个人陆陆续续的走了下来,赫然便是那林家四人。  “爹,这个酒楼看着也不大嘛,怎么选择住在这里呢?”林瑾望着上方的牌匾,雅安酒楼这四个字用了四种不同的字体刻在牌匾上,很有创意。  林恩正笑了笑,看向林瑾,“丫头,这雅安酒楼可是正合你的胃口,是西镇最具特色的酒楼了,只有文人雅士才能适合住在这里。而且我曾经帮老板治好了他的顽疾,也因此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你们三个先转转,我去楼上和老板打个招呼。”说话间,一行四人走进了酒楼之内。  与其他形形色色的酒楼不同,一踏进这里,扑面而来的不是鱼肉之香,而是书墨之香。只见这一楼正厅之中挂满了书画,显然都是在这里住过的人留下的墨宝。林瑾见到这样的场面,不免愣了一下,这才明白林恩正为何说这酒楼符合她的胃口。正厅之中有着一些住客,在随意的欣赏着。林瑾轻步走着,恍如掉进的书墨的海洋。山水鱼鸟之画,酣畅淋漓的书法,真是让人流连忘返。  看了一会,林瑾在一个拐角处停了下来。只见面前的这幅字,不像其他的那些纷繁炫目,只是简简单单的是几个字——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林瑾怔住了,不知为何,这句话好像直接就这样突兀的烙在了心中。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林瑾轻声的喃喃念着,一遍又一遍。再看这字体,铿锵有力之中又包含着丝丝灵动,其色,其行,浓淡枯湿,断连辗转,粗细藏露皆变幻无穷。整幅字简简单单,没有任何装饰,朴素的挂在那里。林瑾的目光顺势移到了最下方,看到了一个月牙形状的落款,月牙之中又刻了一个小月牙,不过是相反的方向,图案不是很清晰,可能是字幅的主人随身携带的物品印下的。林瑾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好像完全沉浸到了这幅字中。说不出的缘由,这是一个怎样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字,也许是位极美的女子吧,林瑾不禁好奇起来。  “小瑾,小瑾,你在看什么呢?”林信的声音传了过来。  林瑾一个回神,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恍惚了,好像掉进了另一个心灵世界。“哦,哥,我在看这幅字,很想知道写下它的主人是谁。”  林信听着,揉了揉妹妹的乌发,“你呀,喜欢的东西太特别,我们这种俗人理解不了,这字写的不错,就是太简单了吧,我看没有那些画好看呢。行了,别看了,爹娘在三楼等我们呢。”说完,便拉着林瑾的手上了楼梯,而林瑾还回头看了一眼那字,一幅恋恋不舍的样子。  雅安酒楼的二楼,不像一楼那样琳琅满目,而是零零散散的摆放了几张棋桌,还有几把古琴和琵琶,当然,这样的情景又让林瑾好一个激动,如若不是林信生拉硬扯,可能就要直接在这里席地而坐了。琴棋书画,在这两层楼内被实实在在的展示了出来,幽幽墨香,瑟瑟琴声,浊俗变为清雅,奢华变为平淡,是骤雨初霁晴天丽日的一束彩虹,是沉沉暗夜划破苍穹的一抹晚霞,其间乐趣,不足为外人道也。  “赵大哥,林信你已经见过的,旁边的是我家那丫头,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带她出门。”林瑾刚踏上三楼,就听到了父亲林恩正的声音。  这是一个小厅,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简单朴素之中透着典雅的气息。旁边是通向各间客房的通道。一位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两鬓已有些白发,正打量着林瑾,想必是这酒楼的老板了。  林瑾向前走了几步,“晚辈林瑾,见过赵伯伯。常听家父提起您,今日前来打扰,想必又是要给您添麻烦了。”随后鞠了一躬。  “好,好,不必客气。林老弟,你这姑娘果然是生的不错,有种淡雅的气质。听说你还把药道都传给了她?”赵老板看向林恩正问道。  “哈哈,现在她的药道已经可以和我一较高下了,不仅如此,我这丫头平时对琴棋书画颇感兴趣,大哥,要不说你这雅安酒楼正符合丫头的爱好呢!”  听到林恩正这么说,那赵老板目光一转,“哦?看来我和小瑾姑娘还有些缘分呢,好了,天色已晚,你们也赶了一天的路,我已经安排了最好的客房。来人,带贵客下去休息。”  夜幕渐渐降临,这西镇之上也开始被灯烛之光笼罩着,零零星星,丝丝点点,与天上的繁星皎月浑然天成,好一幅天街夜色的美景。  林瑾站在窗前,捧起了桌子上已经熬好的药便一饮而尽。这药从小喝到大,强身健体去热解咳,虽然体质有所好转,可是咳嗽的顽疾仍旧会偶尔复发,即使是林恩正也是无可奈何,只能靠时间来慢慢调养了。  望着窗外的景色,不知为何又想起了一楼的那幅字,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若能拥有这样一种情怀,也不枉此生了吧。也许这辈子我是经历不到了,简简单的生活,常伴爹娘左右,就这样一直到老吧。”林瑾喃喃自语着,然后转过身去,拿起了从赵老板那里借来的琵琶,自顾的拨奏了起来。  珠落玉盘行云流水般的声音徐徐响起,一段曲音终了,随即又望向了窗外。忽然,一丝丝古琴的声音传了进来,竟然是刚才她弹过的曲子。林瑾一愣,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虽然曲调相同,不过林瑾用琵琶弹的清脆滴响,细声柔和。而这古琴的声音则被弹得铿锵低沉,回旋呜咽。  待琴音停了下来,林瑾一个回神,脸色略显激动,“好精湛的琴技,这曲子本是轻柔委婉之调,竟被这人弹出了旷世苍凉之感,我要去拜访一下这位高人。”说罢,便起身推开房门,朝二楼走了下去。  到了二楼,环顾四周,却无半个人影,那位抚琴之人早已不知去向,此情此景,让林瑾一阵失落,如果早些从楼上下来也许就能碰到了,琴仍在,人已走。  林瑾回到房间,不知为何,竟有一种失落的感觉,难道只是因为没有见到那个人?而后不免自言自语道,“哎,真是荒谬的想法。”随即走到了桌旁,研好了墨,拿起毛笔,左右踱步又想来思去,最后写下了一行俊逸的字——相逢咫尺,却若相隔在天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