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许我心安

懵懂的喜欢

许我心安 晏溪莞 2910 2017-10-12 17:41:50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在叫,我们不知怎样困觉了,梦里花落知道多少------谁是谁的青梅,谁是谁的竹马  在桉杺被老师揪着忙演讲比赛的时候,雅言也没闲着,一直有很多事情要忙。早在四年级的时候,雅言已经不光是班里的中队长,更已经当选并连任学校的大队长了。学校和班级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她做主持人或者协助老师完成。  可即使那么多事情要她忙,并且她还要花很多时间去努力学习时,雅言居然还有精力去想着她的小心思。  有一天放学后,雅言和桉杺在只属于她们俩的秘密花园里,吞吞吐吐地告诉桉杺她心里的事情时,桉杺惊讶之余,又忍不住想乐,却还是故意装作生气地大呼:“方雅言,你太不够意思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方雅言的小心事,是关于吴世诚的。  吴世诚,外号“青皮”,这个外号不好听,大家也不太会叫这个外号跟他开玩笑,只有高振延会经常这样“青皮”、”青皮”地叫吴世诚,本来这个外号也就是高振延给他起的。  不过,吴世诚对高振延给他起这个外号,并且经常这样喊他,通常会笑着说:“滚蛋。”但实际上,倒也好像不是真的生气,至少不是真翻脸的那种。也许就像高振延说的那样,他们两家紧挨着,多少辈的老邻居了。并且长辈们中间,不知道哪一代,隔了多远的什么人,还有个什么姻亲关系的缘故吧。  高振延自己说,如果按辈分算,虽然他的年龄比吴世诚还大几个月,称呼上,他却还要喊吴世诚为表姥爷呢。所以,吴世诚才不会真的跟他生气呢。  吴世诚的学习成绩在男孩子中算是很好的,在班级年级上也挺不错,偏上,很稳。平时虽然也和很多男生一样一起各种玩耍,但却是能让人在一堆人中很快注意到那种。之所以会更容易让人注意到,除了他的穿着一直比较整齐干净舒服,桉杺觉得,更多的是因为比起大部分疯惯了野惯了的男孩子来说,吴世诚好像更有规矩一些。在乡下,在班里,这种规矩的男孩子并不是太多。就像他的名字那样,好像比较实诚。  也难怪,雅言会关注到了他。  不过,雅言还告诉了桉杺一些她压根儿没意识到,甚至丝毫想都没想过的情况。  雅言说:“桉桉,我本来也没有任何的想法,你知道的。咱们都还小,我们是要好好读书,一直往上念的。可有一天......”  “有一天怎么了?”桉杺很好奇。  “有一天,户存芳跟我说,她说高振延好像很喜欢我”桉杺听了睁大了眼睛,又吃了一惊,看向雅言,她虽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却好像并是很高兴的样子。  “户存芳怎么知道的?你好像并不高兴!”  “嗯,我听户存芳那样说时,我心里其实并不高兴”雅言紧紧地抿着嘴“户存芳说,有一天,她看见高振延在他自己的一个本子上写我的名字,那一页写的满满的”  “那,你......”桉杺望向雅言  “我不会对别人做什么,也不会对任何人说什么的,我会当做什么事都没有,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桉桉,我心里还是有点闷闷的,我,我告诉你我心里......心里的真正的心思,只告诉你一个人”雅言好像下定了某种决心  “好,你说,我听着”  “桉桉,本来我也没多想过什么,可自从户存芳那样跟我说过以后,我就仔细想了想一些事情,觉得也许她说的,有可能真是那样的,虽然我也不能百分百确定”雅言说“你知道,咱们班的男同学、女同学,一直以来都玩的特别好,而咱们俩和其他一些女生不一样,不是有很多想法的那种,也不太在意什么男生女生要分开玩,所以,吴世诚、高振延还有代伟伟、高超等等都很熟,也都经常一起玩”  “嗯,是这样的”桉桉很肯定地点头:“本来啊,大家都是同学,都是好朋友啊,有什么好多想的呢。”  “不是这样的,桉桉,还是不一样的”雅言好像想到了什么“桉桉,虽然,大家都很熟,都经常一起玩,但你没发现吗,那个高振延比其他的男孩子,更喜欢惹我”  嗯,别说,还真是,桉杺也想到了一些事。  因为雅言从一年级就是中队长和班长的缘故,在同学们的心中威望很高。虽然有些经常被老师批评的同学不服气,觉得雅言一本正经的样子很讨厌,但到底信服雅言的同学更居多,女同学更是拥戴,不少男同学也很支持。但也正式因为这个原因,很多男同学跟雅言说话,比和其他女同学都更规矩更乖一点。  除了高振延是个例外。高振延很喜欢惹雅言生气。  记得有一次,学校班级都在大扫除,每个同学都忙的热火朝天,有的擦黑板,有的抹玻璃,有的扫地,有的擦桌子,有的倒垃圾,还有大个子同学帮老师搬东西......  雅言完成了自己的扫除任务后,回到位子上。打开文具盒拿笔的时候,文具盒里突然跳出一只浑身鼓着包的癞蛤蟆,把雅言吓的当时就啊地大叫了一声,很多同学也被吓了一跳,老师也听见了,都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只有高振延在一旁乐不可支地笑个不停,是谁的恶作剧,很明显了。  老师的手里还拿着扫帚呢,他看向高振延说:“高振延,是你干的吧”,高振延撒腿就跑,老师直接拿着扫帚就追了,也不会真的追,就把扫帚扔向高振延跑的方向......  记得还有一次,是冬天,雅言围着她妈妈给她织的白围巾,到了学校后,就解下来放到课桌抽屉里。结果,中午的时候,伸手摸,居然没摸着,矮下身子,在抽屉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确定围巾是真不见了。雅言就在班里环望,赫然在高振延的脖子上看到了围巾。  雅言真是生气极了,那可是她妈妈拆了自己的围巾,晚上点灯熬油晚睡给她和妹妹织成的啊,她根本还没围两天呢。现在那白白的围巾居然被一个脏脏的男孩子裹在了脖子上。  愤怒的雅言说:“高振延,把围巾还给我,现在,马上”,可是高振延居然没脸没皮的说:“就不还,你来追我呀”雅言在校园里,追了两圈,很多同学都看到了,可惜,愣是追不上。  现在想来,类似的事情,好像还真的不少。高振延真的好像很热衷惹恼雅言。  “也许,户存芳说的真有可能”桉杺仍不能真的确定,但却也觉得多半户存芳说对了  “可是桉桉,我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喜欢,真正的喜欢”桉杺很坚定地说:“可是我确定,我只拿高振延当同学,对他从来没有那种女孩子对男孩子的喜欢。他虽然很多次惹我生气,我知道都是同学之间闹着玩的,我不讨厌他,仍然当他是同学,是好朋友,却从来没想过喜欢他。但如果他真的喜欢我,哪怕一丁点,我都会很讨厌他。”  “如果......”雅言突然有了一点羞涩:“桉桉,如果真的要说喜欢什么的,我有一点点喜欢的,是吴世诚。”  “可是......”桉杺有点点犹豫,望向雅言。  “我知道,我也听有的女同学说过,说吴世诚好像喜欢孙红艳,而孙红艳却又好像喜欢代伟伟。“雅言笑的有丝勉强:”桉桉,我没有想要做什么,也不会做什么的。我只是,只是告诉你一下,这几日我心里的事情。我们马上要上初中了,我更期待升学。”  “嗯,那我就放心了。不要影响了学习和升学考试。”桉杺有点放心了。  雅言说完了,也好像轻松了很多,看着桉杺:“不会的,学习更重要。那些,都没什么的。有同学还传张彦喜欢刘欢,褚娟喜欢高超,吴硕喜欢白玲呢......可能,男生女生在十三四岁时都会有一些小心思,但却不会怎么样吧......”  这个插曲在两个好朋友说完悄悄话后,也就如同所有的小秘密和小心思都被风刮走了一样,什么都没发生。  彼时的桉杺,虽然早慧,却还是没有真的看懂雅言的心事。雅言其实有隐隐的难过,并且这种难过持续到了即将到来的初中甚至高中......  彼时的桉杺不过11岁,雅言和其他同学们也不过才十三四岁不等,那样的豆蔻年华,无忧无虑的学习和玩耍才是主题。至于谁喜欢了谁,谁讨厌了谁,哪里真的分得清。  什么是青梅,什么又是竹马?谁是谁的青梅,谁是谁的竹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