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取朵桃花放心上

离开C市

取朵桃花放心上 阴凉之岛 2201 2017-10-12 17:54:39
  “什么?,你知道s市多远吗?你坐飞机来回一次都要一天,花儿,这里有什么不好,你不是一直说你想上c市的艺术大学吗?”  “爸,我想去”桃桦低声求着父亲,其实她知道父亲肯定不会同意,但是如果她打定主要和盛歌一起去S市了,那她就会想尽办法办到。  “哼,是你想去还是盛歌想去你自己清楚”越清一眼看穿桃桦的小心思,之前在饭桌上,桃桦口口声声说要考艺术大学,其实他也是很赞同的,毕竟桃桦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这就是他当初离开刘家时的心愿,而且,艺术大学就在C市,这样在家附近也有个照应。  “S大,也不是你能够上的啊,花儿,以你现在的成绩,上S大困难还是很大的,你应该知道,你和盛歌相比,你们的成绩差距也不是一二十分,爸爸不是打击你,只是爸爸希望你能够想清楚。”越清好言相劝,盛歌的成绩一直是顶尖的,他当初带盛歌来的时候就知道,区区C市,自然是掩盖不住他的辉煌,龙行大海,风飞九天,若是将龙屈养在小小的鱼池,你说,龙会过的舒坦吗?  “我可以的,高考还有一个月呢,我相信我可以!”桃桦打定主意一定要说服父亲,自然是先夸下海口这么说,至于能不能考上,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S大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混啊!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越清是在是不知道盛歌给自己唯一的女儿下了什么毒药,以前逼着要她学习,却是不见一点成效,现在却主动说要试一试,而且是挑战世界一流的S大?S大向来都是富贵子弟的聚集地,也是整个A国的人才聚集地,如此权力和财富集中的地方,怎么会适合桃桦!  “爸……”  盛歌站在门外听见房间里穿来父女两的争吵声,他只是想让桃桦一直陪着他,喜欢他,他想桃桦跟他走。放在门把上的手轻轻的松开,盛歌向屋外走去。  “桃桦,你这么大个人了就不能好好为自己想想吗?你有没有考虑过你妈妈的感受!”说到最后越父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  “好了,好了,越清,你就让她去吧”越妈把抬手欲打人的越父拉开。  “我相信盛歌会照顾好花儿的,老公,别生气了,而且我们不是看着盛歌那孩子长大的吗,你还不知道他的本性啊”。桃母自是从嫁入越家就一直受着越清的宠爱,自然懂的事情也少了,每日只是围绕着这个家转,只要家人安好,自是其他事也不太关注,桃桦突然提出这样的话题,也是让她吃惊了不少,虽然说她也舍不得桃桦远走他乡,但是她相信盛歌会照顾好她的女儿的,盛歌对桃桦的感情她这个做母亲的自然比作父亲的要看在眼里多得多,如果真让她选出个人,她觉得能将桃桦的一生与之托付,那她心中唯一的人选就是盛歌了,她知道盛歌虽然面子上看上去性子冷,但对桃桦却是一颗十足的热心,这些她都看在眼里了。  桃桦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  “你只知道惯着她们俩”越父实在看不下去了,推门向外走去。  没想到刚刚出门正好碰上了正心烦意乱的盛歌。  “跟我出来谈谈吧。”两人走到不远的花园里,五月的桃花已经凋谢的差不多了,地上落满了粉红色的花瓣,没有什么生机,被众人践踏的体无完肤桃树带着残兵剩甲摇曳着,为它们送行,天气转热,温度将越清的脾气发酵点燃,此时他阴沉着脸,跟在他身后的盛歌自然是感受到了越叔叔的不悦。  “就这么想带我女儿远走高飞吗?”越清的声音里藏着压抑不住的怒气。  盛歌转过身去“越叔叔,如果不是你一直阻止我们在一起,我也不会这样做”。  “这根本就是借口,你只想到你自己,你根本没有考虑到桃桦的感受!”越清听着盛歌淡然的语气越发气不打一处来!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去更远的地方桃桦才会成长的更快,才能撑起越家,不是吗,上次我在越叔叔的办公室不小心看到你的病历书了,叔叔的公司也才刚刚起步,而现在你的脑袋里却长了个致病的东西,越星还小,只有让桃桦长大,才能帮你撑起越家。”盛歌知道现在他握有把柄,这样,桃桦能跟着他走的几率更大,但其实他心里也曾为越叔叔的身体担忧,只是~~~~  “你,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带桃桦离开,若是我有个三长两短,花儿!”越清自然是知道自己的病情,只是脑子里这个东西不仅仅是先天的,而且还是遗传的,越家世代,都有,只不过脑子里的肿瘤却是良性的,只要不是巨大的刺激或者是事故,却也没什么,他年少时父亲曾带他查过一次,当时医疗器材还不够发达,却是没查出来,只是最近公司体检,让他又重新正视这件事了。  “……不要告诉桃桦”。越清颤抖着身体向家里走去。  盛歌看着越清的背影,他再也不如当年挺拔的模样。  这一个月越家的气氛一直很诡异,盛歌总是早出晚归,在学校也总是呆在教室看书或者看着天空发呆。而桃桦,为了能跟上盛歌的脚步,没日没夜的做题,复习,第一次桃桦感到无助,真的感觉到人生好累好累,觉得北方好远好远。忽然有些怀念无忧无虑的童年了。  高考之后还是个雨天,考完桃桦真的是松了一口气,似乎有种一切都在可以抛之脑后的感觉,和父亲相拥,看着母亲的微笑,以前付出的努力都是值得的。只是盛歌一直站在雨中,桃桦以为,那是一种告别仪式,一种告别高考的仪式。盛歌走进来,桃桦递给他一条毛巾。  “考的好吗?”  “一般”盛歌接过干毛巾。  “你呢?”  “我肯定没你考的好啊,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智商啊”  “我的学生会差到哪去”  “切,自恋狂”。  ————分割线—————————  “叮咚,请问是刘盛歌先生的家吗?”越星打开门“嗯”  “这里有一份他的快递”  “盛哥哥,你的快递”盛歌小跑到门口。  “谢谢”。盛歌拆开快递,是一张录取通知书。  “哇,盛哥哥考上s大了,盛哥哥好棒”。桃桦和越母听声赶了过来。  “呦,小盛真棒!”  “盛歌,你终于如愿以偿了”桃桦兴奋的摇着盛歌的手臂,盛歌微笑着看着桃桦。  ————————分割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