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命之涟漪

第十四章 如心

命之涟漪 陆衣儿 2455 2017-10-13 10:00:00
  再醒来时,天已昏暗,烛火忽明忽暗,不知今夕何夕。丽影无力的眨眨眼,一点精神也没有,只觉背上凉凉的。  “大姐姐,你醒啦?”清脆的童声响起,一双清澈的大眼出现在她眼前。  “你?”丽影木木的看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童,一时脑袋转不过弯来,不过倒是彻底清醒过来了。  “我叫如心,是鲁军医的徒弟。师傅让我来给你上药。”小童笑意盈盈的说。  “哦。现在什么时候了?”丽影有点晕乎乎的,随口问。  “姐姐睡了两天了。”如心一边说,一边不忘把手中的药涂在丽影背上。“师傅昨晚可是连夜去山里给姐姐采药呢,今早好不容易烧退了。”  “是吗?”竟然迷迷糊糊睡了那么久,不过并没有做奇怪的梦。  “是啊,师傅还说,没见过姐姐这么体弱又这么逞强的人。”如心口无遮拦的把鲁军医卖了个干净。  丽影无奈一笑,她很逞强吗?不就帮邢星挡了一棍吗,怎么就变成逞强了。  “少将军的伤势如何了?”丽影问。  “少将军啊?挺好啊。已经随将军出城了。”如心放下药罐,取出干净的纱布,覆在药膏上。  “出城?”丽影想起身,却被如心眼疾手快的按住了,丽影立马感觉到背上一阵疼,只好继续趴好,“可是发生了战事?”  “我不知道啊。”如心如实说,一边麻利的将纱布固定好。  “好啦。”如心拍拍小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师傅说,姐姐喜欢逞强,真是说对了。”  “小鬼,你师傅说的都是对的啊?”丽影不满的说。慢慢起身,发现背上的伤已经不妨碍她的行动,只要不是太用力,相信没有大碍。  “姐姐,这是师傅让我给你的衣服。说本来是给我长大后准备的,不过看你现在没衣服穿,就先给你穿了。”如心说着捧了一叠衣服到丽影面前。  丽影本来木知木觉的,才发现她上身并未着任何衣服,吓得她差点大叫。她本能的双手护胸,生气的看着眼前这个小鬼。  “姐姐,我是小孩,没有男女大防的。”如心说完忍不住做了个鬼脸。拿起药罐便走。  丽影这才发现她床的周围不知何时围着一层布帘。想起上次清醒时,吴赟给她端药,她的脸上就止不住的泛热。  “羞死人了。”丽影丧气的抱过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不多时,布帘又被掀起,如心端了药来。  丽影虽然很尴尬,但还是乖乖的把药喝完。正愁眉苦脸的,如心拿了蜜罐给她。刚想夸他懂得疼人,却被他狠狠的嘲笑了,“姐姐那么大的人了,吃药还怕苦,羞不羞?”  “你这样以后会没有女孩子喜欢你的。”丽影恶狠狠的警告,可是她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再恶狠狠也没有任何作用。  “我又不要女孩子喜欢。”如心嘟囔,一脸的失落。  丽影以为自己的玩笑话,伤到了小孩的自尊心,立刻转移话题,“军师跟李副将怎么样了?”  “他们?就住在这里啊,你把帘子掀开就能看到他们了。”如心歪着头,想这个姐姐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这个答案换来的是丽影的一声尖叫。尖叫声大到整个伤兵营都听得到。吓得几个在给士兵包扎的学徒手下一紧。士兵们则面面相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你说他们就在……就在……”丽影吓得话都说不顺溜了,结结巴巴的想确认。  “就在这里啊。”如心无辜的说。  “那那,那那那……”丽影急的一直“那”个不停。  如心歪着脑袋,想不明白这姐姐不是只是伤了背吗?什么时候伤了舌头了。  “他们都看到了?”丽影这次想死的心都有了。  “哦,姐姐你说这个啊。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如心恍然大悟,“没有啦,你们那会都昏迷了,然后就装了帘子。”心里还在吐槽,这姐姐真笨。连上药都是他来的,师傅都没有来,就怕姐姐觉得尴尬。  “那我的衣服?”丽影不确定的问,她这几日迷迷糊糊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刚帮你上药的时候,我帮你脱的啊。”如心觉得这个姐姐真是越来越奇怪了,是不是脑袋伤到了?明明刚给她上完药,怎么转头就忘记了。他一会得找师傅来瞧一瞧,不然傻了怎么办?  而丽影则松了一口气,还好是小孩子,她还能安慰自己不要紧、不要紧。可是一想到他们刚才的对话或许被邢星跟李少阳听了去,就觉得脸上烧热的慌。  如心看丽影脸上又红了起来,赶紧伸手,一摸滚烫的紧,吓得他三步并两步的跑去找师傅了。师傅说过,姐姐再烧起来可是不得了的。  当鲁军医赶来时,只看到丽影把脑袋埋在膝盖间,嘴里念叨着完了完了完了。  鲁军医赶紧为她把脉,却发现一切正常。  “她哪里又烧起来了?”鲁军医瞪了一眼自己的小徒弟。谎报军情,害的他跑的气喘吁吁的。  “刚明明就很烫啊。”如心嘟嘴小声嘀咕。扯着自己的衣角,一脸委屈。却也只敢在心中悱恻:明明是师傅说的,姐姐有任何异常都要去找他,现在找了反而责怪起我来了。师傅偏心。  “好了,罚你留下来守夜。为师就在营帐,有事来叫为师。”鲁军医说。  “师傅不去看伤兵了吗?”他刚去找师傅的时候,他可是正研究一个士兵的愈合情况。  鲁军医不免一阵尴尬,瞪了小徒弟一眼,他就不能不老跟他唱反调吗?鲁军医又瞥了一眼丽影,发现她神游在外,根本没听到他跟小徒弟的对话。暗暗松了口气。  “不去了,为师回去看看医书。”鲁军医说完连忙快步离开,免得小徒弟又揭穿他。  “哦。”如心撇嘴道。  如心去洗漱了一番,回来后直接脱掉了外衣,爬上了丽影的床榻。吓得本来神游在外的丽影连忙退到一边,警惕的看着他。  “你干什么?”丽影抱紧被子。  “姐姐,师傅让我今晚给你守夜啊。”如心无辜的拉着被子一角,他晚上睡觉要盖被子的好不好,他可不想发寒热,师傅最近开的药,可苦了,闻着都苦。  “守夜你去旁边守啊,干嘛要睡这?”丽影紧抓被子不放手。  “我要是睡死了,谁能知道你怎么样啊,睡旁边方便。”如心抢被子。  “男女授受不亲。”丽影不放。  “我是小孩子。”如心继续抢。  “我不要!”丽影突然对这个小孩子好无语啊。鲁军医让他来守夜是不是来折磨她的呀?  “姐姐,我是女孩子啦。”如心打着哈欠,无奈的说。  丽影被吓得手一抖,被子自然被如心抢了过去。  如心满意的抖了抖被子,自己找了靠里面的地方躺好,拉起被子盖了一半。还不忘拍拍另一半空的床位,催促着丽影睡觉,“姐姐,你是病人,你要早点休息。”  丽影看着三秒进入梦乡的如心,心里说不出的感觉。她不放心推了推她,却发现她真的已经熟睡,才别别扭扭的躺在了另一半空床位上,不过还是离的老远。丽影望着眼前的布帘,感觉今天被这小丫头狠狠的耍了一通,想想真是不服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