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梧桐花飞

第六十四章 李代桃僵

梧桐花飞 浅浅清颜 1926 2018-01-12 22:00:00
  “李...李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白老爷望着松鹤楼的李老板说,语气有些责备。  “这.....这....”李老板也一时语塞,看看新娘子又看看楚凌晗,不知道如何回答。  这个时候,楚凌晗走上前,一个踉跄欲上前拉扯新娘子,柳倾卿顺势被拉扯了像前一步,重心不稳,眼看马上要跌倒了。  这个时候白祁南迅速往后面揽住了女子的腰,盖头掉落在地上,显露出柳倾卿红妆娇艳的脸庞。  “倾卿,怎么是你?!”白祁南大喜,一直愁眉苦脸的男子终于喜笑颜开。  一旁是两个相会的情人享受重逢之喜,一旁是众人吃惊的眼神,“这不是我女儿啊!我女儿呢?你把她弄哪里去了?”李老板大声质问起露出真面目的柳倾卿。  柳倾卿吓得蜷缩地躲在白祁南身后,男子紧紧地拉着她,站在她前面保护着女子不受周围人的指指点点。  看到门外有宾客听到动静望向堂内,六姨太连忙过去关上了房门,妇人眼神嫌弃地瞟了瞟柳倾卿,似乎有些后悔放过了她。  楚凌晗嘴角轻轻上扬,目的达成,她倚着房门,抱着双手看周围人的反应。  “父亲,母亲,竟然我已经是和柳姑娘行了大礼,那柳姑娘就是我的妻子了。”白祁南坚定地说,似乎下了某种决心。  “你这是什么话,那我女儿月牙该如何自处?我们李家可是和你们白家定了婚约的!”李老板气急败坏地喊起来。  说好的联姻怎么能说断就断,眼看着自己的女儿马上要成为这家财万贯的白家少奶奶,却被些莫名其妙的人搅了局。  “月牙姑娘不是有这位兄台吗?为何非要逼迫她嫁给我,这样我们两个都不幸福!”白祁南看着李老板面无表情的回答,然后又把目光移到了旁边佯装喝醉的楚凌晗身上。  “外面宾客盈门,老爷,这该如何是好啊!”六姨太看上去有些急切。  自己的儿子确实和这柳倾卿行了大礼,李家小姐又不知所踪,如果外面的宾客知道了这件事,人云亦云,恐怕明天这场闹剧婚宴就会传遍姑苏城,他们可丢不起这个人。  “李小姐虽然是我名义上的妻子,可是和我行夫妻之礼的却是柳姑娘,这样对她们两个都不公平,我要和宾客们解释,柳倾卿才是白祁南的妻子。”白祁南说完就要拉着柳倾卿出去和宾客们解释,却还是被六姨太挡在了前面。  就在这时,“咚咚咚....”传来了敲门声,屋内的人都冰住了呼吸,楚凌晗狡黠的微笑一闪而过。  “老爷,老爷,刚才小姐衣衫凌乱的回到府上,可是..这个时辰小姐不是应该在拜堂成亲吗?小的来看看发生了何事。”  李老板一听是自己家仆的声音,然而传来的消息却令他震惊又尴尬,一时间汗水布满了额头。  楚凌晗觉得做戏要全套,她快速打开了房门,用力抓住家仆的衣领把他揪扯进了房门,大声询问女子的下落,装作听到李月牙的消息十分关心。  想必楚凌晗装扮的痴情公子形象已经深入在场每一个人的内心,大家看她的眼神似乎都相信了她和李家小姐有一段道不明说不清的情愫。  “李兄....”白老爷权衡再三终于缓缓地开口了,“为了令爱的名声,此事恐怕不宜大作宣扬,不如...就此作罢吧,就当你是嫁了个干女儿过来,这样你我联姻在外人看来不破,而李小姐不如称病一段时间,说是身体不适,大家闺秀的名声得以保全。”  李老板的眼神似有不甘,虽然他不清楚这个痴情男子是谁,可是在场的人似乎都相信了他和自己女儿有关系,再加上白祁南执拗,这件事情如果闹出去,对双方都十分不利,何况自己女儿在外流落了一晚,无论事实真相如何,恐怕都要受世人猜疑啊。  “唯有此法了...”李老板无奈地摇摇头,他随意地拱手抱拳向白老爷告辞,带着自己的夫人和家仆愤然离开了白府。  “父亲是不是同意了我和倾卿在一起!”白祁南见状喜出望外,他拉着柳倾卿跪在了白老爷面前,“婚后祁南也一定好好辅助父亲的生意,不辜负父亲的期望。”  白老爷眼神严肃,略过白祁南,目光投向柳倾卿,“以后别忘了,不要和外人提起你的身世,从今天起你不再姓柳。”语气中还是充满不屑,白老爷留下这句话,拂袖转身离开了。  六姨太的眼神更加地充满恶意和厌恶,她蹙眉回头看了几眼,就快速和其他几个姨太跟在白老爷后面也进了内院。  家人的冰冷态度还是让白祁南心寒,可是手终于握住了自己心爱的女子,他内心充满了感激和希望,他怜爱地望着女子,目光炙热。  楚凌晗看着他们两个恩爱的模样觉得内心一暖,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多么美好的一幕,可是...看刚才的架势,未来不知他们还要经历多少磨难。  想到这里,楚凌晗不免又悲伤起来。柳倾卿向楚凌晗投来感激的目光,她报以莞尔一笑,“既然误会解除了,在下就告辞了。”说罢她就转身离开了房屋,提着她的酒壶飞上了白府的屋脊。  楚凌晗躺在屋顶上,眼睛里没有丝毫的喜怒,只带着某种悲伤和无所谓。  飞花楼那些日子已经远去,想起来,自从遇到苏清尘,自己的生活似乎变得更加惊险有趣了,那个男子似乎成为了她唯一的感情寄托。  她拿起酒壶想继续喝,可是里面却已无酒,本只是装作醉汉模样,到头来还是贪饮起来,楚凌晗自嘲地笑了笑。  看着月亮出神间,女子终于缓缓沉睡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