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郝娥娘

第五章 一

郝娥娘 淡淡靖香 6260 2017-10-12 17:26:22
  有天夜深了,小小已睡得很香。巨昧则倦在床上翻着今天刚买的《读者文摘》。经常巨昧都是夜晚看着杂志等妈妈回家才能放心的睡觉。夜深了妈脚不落屋令她担心害怕。  今天是月底,巨昧在厂里算了一天账,感觉大脑疲倦,拿着书两只眼皮就打架。蒙茏中被妈摇醒:“睡了唆,瞌睡虫,像前世没睡过觉,这世是专门来补瞌睡的。”  郝娥娘不顾女儿已睡,用双手硬推巨昧后背:“起来,起来,我给你说个事”。  郝娥娘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她有事了,是不会体量儿女的辛苦:“在苦在累能跟我比吗?”她只看到她的不易,看不见儿女的辛累。  蒙茏中巨昧知道是妈在叫她,硬伸开眼,生怕怠慢了妈:“哦,妈妈好久回来的?”见妈在身边好好的,心放下了。  郝娥娘满面春光控制不住笑脸,嘻嘻说:“我给你讲嘛,别个给我介绍了个老头。”  “柳妈给你介绍的。”巨昧冲口而出,她睢不起聊妈的言行。  “你啷个晓得是她?”  “这段时间你们不是走得特近吗?她都快成婚姻专业户了。”巨昧说:“以她的能力可以办婚姻介绍所了。好的留给自己,劣的推出去。”  “扯那么多干哈子。办婚姻介绍所,好扯哟!别个说那里面都是骗人的。”郝娥娘说:“柳妈又没惹你,你恨她干什么?”。  “她是没惹我,但我不喜欢她,小聪明太多。”巨昧心想。  “柳妈说这个老头各方面条件都不错,柳妈是岁数比老头大,不然她就想要他。我看出来,她其实很喜欢这个老头”。郝娥娘口气有酸味:“但是,我认为人家老头不会干。”郝娥娘为自己比柳妈年青而庆幸。  “哦,她转让给妈妈你了。”  “所说我要说你,你就是这样怪名堂多,说话阴阳怪气的。”郝娥娘听女口气夹着讽刺,心里有点不悦。但今天心情好,没有发火。  “柳妈是一天到晚吃了饭没事干,太无聊;她都六十多了,还生命不息恋爱不止,还能结婚生子吗?”巨昧对想再嫁的老寡妇很是蔑视。  郝娥娘感到巨昧口气里有射她的意思,不服气说:“人家有追求幸福的权力,法律上又没有规定上了六十岁就不准找男人。未必过了六十岁就该死啊!”  巨昧心里想:“老不息火!那未必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了哇。”  郝娥娘见女不说了,心想:“她还是怕我!”心里喜欢的事还没有讲完,于是很快消了气接说:“这个男人刚六十岁,看上去满年青的,是个干部。儿女条件都很好,今晚我们已见了面,我认为可以了。”  巨昧见妈说到老头就心花露放,见到一个就说一个可以。那有那么简单。灯光下,见妈满面红光,眼睛发亮,象初恋的少女还有羞涩的余浑,心里那个滋味说不出来。想爸爸!  郝娥娘接说:“他言谈举扯都很不错,我还满意他。”  “妈感觉好就行。”巨昧知道妈做事决定了是雷都打不脱的。女的意见当放屁,屁多她会嫌。看时间半夜了,便说:“妈睡了吧,已经十二点过了。”她不喜欢和妈聊别人家的老头。心想和她聊得越多,她越想。  郝娥娘中午睡到三点,白天觉是睡够了的,此时余性未减,还有兴奋的上升趋势,说:“一天就只知道贪睡,晓得你前世是猪吗?吃了就想睡。”  郝娥娘瘾没过足,不高兴了,抬起屁股,扫兴的抱怨着走向她自己的房间。巨昧望着妈微驼背,惺惺的走出去,心生怜悯。“唉,只要妈高兴就好,一切顺其自然吧。”  郝娥娘转角进了她的卧室,双脚两下甩脱了鞋子倒到床上,双手枕着后脑勺,膝盖卷起不停的抖,脑子里全是今晚见面的老头的身影,还在兴奋中,看来今夜她是不能眠了。  她睁眼,抿冲血的小红嘴控制不住高兴笑,回忆今晚见面细节,那老头的一举手,一抬脚都深深印在脑子里,现在慢慢地回放。想着想着,脸绽开了笑容:  “那老头一定对我很满意,分手时,主动和我握手,他的手好粑活挨到特舒服的;趁没人时他抱了我并亲了我一口。他的唇好温柔;郝娥娘从后脑勺抽出右手掌摸着被亲过的脸堂,感觉还有老头嘴唇的温度,今天过得真有意思,心里好畅快,愿天天都有这样的好心情。!  又想和儿女在一起就没有这方面的乐趣。还是找个老头好,人老了就应该找个老伴,和自己有共同的爱好,可以打情骂悄,这才是我要的生活。有伴侣的生活才叫生活,身边有个老头,才叫做有一个完整的家。  过了几天,巨昧见妈没提那个老头,心里纳闷,这不是妈的性格呀,于是主动问:“妈妈,前几天你说的那个老头,这两天没听你说了。”  “你不是不想我找吗?还问他做哈子?”郝娥娘就是这样,任何失败的事,都能在别人那里找到出气点。  郝娥娘晦气一张脸,巨昧不再吱声。但是郝娥娘对这件事不吐不快,又没有倾诉对象,想了想控制不住嘴,还是说了:“吹了!老头的女,是个人尖尖,诡得很,去调查我,说我是女强人,脾气拐,不好相处。嗯,和我都处不好的人,和那个都处不好。”  巨昧总是同情妈的,没接话。感觉在意料之中。妈要找一个适合她的有点难。结婚容易相处难,二婚更难。  郝娥娘在外接触了一些人事,了解了一些情况,接说:“现在的单身老头跩得很,根本不愁找不到女人,中老年单身男人别个说的是尖货,有万多女人排队等。”  “物以稀为贵,主要是男少女多。”巨昧说,“老男人们平时没有顾惜自已的身体健康,等到发现有病了,已经晚了!所以留下的尽是妇女。”  “男人生病是因为他们生活习惯不好,就说你老汉,抽烟喝酒打麻将那样不沾,不怪他自己怪得到那个?”  郝娥娘象“做贼心虚”,意识里总觉得大家都在怪她:“巨海良生前没有得到她的关爱”。  巨昧相到了爸爸,心疼。“爸爸好可惜!唉!”长长叹了一口气。  郝娥娘想到眼前,接说:“这个老头,从四十岁到六十岁的女人他都可以找,范围宽得很。所以把他搞跷了。现在离婚率很高,嫌自己的男人劣了就离了的女人也多,就更把这些稍为条件好一点的男人搞得更跷。”  “妈还钻进去了,把市场行情摸了个透彻。这才叫她经常挂在嘴上的话:‘不务正业’”。巨昧心里想:“妈倒是把找老头当成是她当前的头等大事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