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女夺权

第五十五章王爷腹黑

重生之农女夺权 小猫情人 2012 2017-10-13 10:00:00
  容叔咽了把口水,小心翼翼开口:“王,王爷……老奴知罪了,真的是因为王妃做的兔子肉太好吃了,老奴一时没忍住就多吃了几口。”  格日乐图不买账:“只是多吃了几口?”那可是一整只兔子啊,这么点时间就吃完了,你们是直接倒的啊!  容叔指着房顶,小声道:“还有阿伊勒也吃了,他吃得比我还多。”  刚还庆幸自己闪得快,没有被王爷训责的阿伊勒,被容叔这么一指就把他给扯出来了。他一脸尴尬地给格日乐图打招呼:“嘿,王爷。”  格日乐图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不知廉耻的阿伊勒,主子都没吃他们怎么敢先吃?还敢厚着脸皮给他打招呼。  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容叔。我觉得您老岁数大了肠胃不大好了,以后还是少吃些肉吧。”  容叔激动地辩解道,“老奴身体好着呢,肠胃也好着呢。”  格日乐图给了他一个眼神,他瞬间就蔫气了,“老奴的肠胃确实不好。”  说完就在心底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谁不知道他这是不舒服自己没先吃着王妃的没事,这是嫉妒,赤果果的嫉妒!  说完容叔,格日乐图的眼神瞬间瞟向阿伊勒的方向,纵使阿伊勒将自己藏得极深,他依旧能准确的捕捉他的位置。  “阿伊勒,最近整个府上的安危都落在了你的手上,我看你也挺辛苦的是吧?”  阿伊勒以为王爷是要责骂他吃多了兔肉呢,都做好被骂的准备了,没想到王爷是打算嘉奖自己,是嘉奖吧?没错吧?!  他将脑袋伸出来,乐呵呵地说:“没有,这是属下的本分,不幸苦。”  格日乐图嘴角划过一抹邪恶,“既然不辛苦你吃那么多兔肉干什么,能消化么?我看难,要不围着整个镇子跑十圈,不然怎么对得起本王王妃的一番高超厨艺不是?”  阿伊勒听了他的话感觉头重脚轻,如遭电击。  整个镇子?据他所知整个镇子不大不小正好方圆五百里,十圈岂不是五千里?!  不过是吃了几块兔肉而已用得着这么狠的惩罚?果真是个小气腹黑爱吃醋的王爷!  带着满腔愤恨的阿伊勒踏上了绕镇十圈的征程。  而听了阿伊勒的下场后容叔僵着背脊猫着脚步离开,却被格日乐图叫住:“容叔?”  容叔僵着脸回头干笑着问:“王……少爷,还有,有事吩咐?”  他双手后背,轻轻踱步至容叔跟前,却让容叔一把老骨头差点摔倒,他伸手扶住:“容叔的身子骨真是愈发的不硬朗了。”  不要脸,好不要脸。他这副模样不都是您害得?  容叔干笑了一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是啊,岁数大了。”  他说:“我看您岁数大了,也就没让您跟着阿伊勒去,要是您再年轻些我才不会管你是不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  所以他这是应该感谢自己一把老骨头了么?感觉好委屈,不过就是多吃了些兔肉么,用得着这么绝情迈?!还不是怪他自己非要腻歪在厨房,自己出来慢了怪他们咯?再说了这是王妃叫他们两个吃的,又不是他们的错,不服从王妃的旨意也是罪过。  但是容叔能讲吗?不能!他要是讲了格日乐图还不得把他活剐了,胆敢顶嘴是活腻了么?  这一个月都习惯了温柔王爷,突然又回归腹黑王爷还真有点,不喜欢。温柔多可爱的呀。  容叔干笑着告退,留格日乐图对着仅剩的兔肉尴尬。  格日乐图不负众望将仅剩的兔肉吃了,娘子做的卤野兔好好吃啊。香醇的卤味,可口细腻的兔肉,唇齿留香,回味无穷。怪不得容叔和阿伊勒两个片刻时间就吃得只剩一块了。  不行,他还没吃够。  正念叨着呢,厨房又飘出一股香味,好香啊,他循着味道又进了厨房。  “娘子,又在做什么呢,好香啊?”以前在山上的时候真没觉得媳妇做东西好吃啊,怎么就突然这么会做了呢。  宫千用勺子成了点汤给他喝:“刚炖的野鸡,来试试,看味道如何?”  格日乐图闻着就觉得香得不得了了,那喝起来的味道肯定只会更美味。他浅尝了一口,发觉这味道不是一般的鲜美啊,他将勺子里的汤汁都喝完了,一副没吃够糖的小孩样,道:“太好喝了,娘子,我还要。”  宫千简直哭笑不得,“这汤才刚开呢,还没完全好,等完全好了就更好喝了。”  他从后面将她拥进怀里,柔声道:“之前怎么没发觉你的厨艺这般好?”  她得意一笑:“那是你眼瞎。”  他顺着杆爬:“我着实眼瞎,娘子可会嫌弃。”  她回抱他,神色认真眼睛却是绽放着光芒,“我从不后悔,能遇到你是我的福气,能嫁给你和你相守一生我更是觉得福气。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蠢话了听见没,你没嫌弃我,我就很感激了。”  他在她眉心留下一吻,触碰到她眉心的美人痣的时候感觉格外舒坦,“傻瓜,我又怎会嫌弃呢。我巴不得可以这样抱着你直到地老天荒。”  “说情话谁不会啊,关键是真不真呐?”  格日乐图,做发誓状:“比真金都真。”  她撇嘴,“又是这句,能不能换一个。”  “比珍珠都真。”  宫千:“……”  却在宫千不注意的时候,他捧着她的脸,在她唇上留下一吻,她的嘴唇很软,味道很甜,让他忍不住加深这个吻。  宫千因为他突如其来的吻开始有些不知所措,慢慢地接受了这个吻,跟随着他的动作而动作,长吻缠绵,锅盖都忍不住想要打断他们的深情,发出塔塔的声音。  宫千羞红着脸推开了格日乐图,他被女人的这一动作推的有些不爽,宫千解释道:“锅里滚开了,再不管它今晚就没有饭吃了。”  格日乐图觉得十分懊恼,这该死的一锅汤扰了他的好事。  反正他女人都答应了今晚好生伺候,他也就不再与一锅汤计较什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