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天地六道传奇

第八十章 千世怨童

天地六道传奇 竹叶文宗 5132 2018-01-14 04:28:41
  云英见玉竹子百般不愿意,于是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言道:“你想见你师父苦竹老人吗?”玉竹子闻言大惊,道:“我师父!他老人家不是在绵竹山修行吗?”云英笑道:“一看你就没有经常回师门,还记得那日你师父为我们解去煞气吗?”玉竹子闻言点了点头,云英继续道:“我很奇怪你师父为什么会解煞气,还以为他就是我的仇人,回去向义父一问才明白,原来你师父和义父是多年故友,当初之所以在我身上种下血煞,也是为了救我性命!”  玉竹子道:“师父给我种下幽煞也是为了救我!”云英道:“你看我们就是这么有缘,你师父他,”说时云英掰着手指算道:“说来也有将近千年了,你师父一直都住在我火焰山呢!”玉竹子大惊,心想师父离开绵竹出游,向来不会超过半载,怎么会在火焰山一待就是千年,其中肯定有原因,问道:“你是要回火焰山吗?”  云英惊喜道:“你是要带我走吗?”玉竹子虽然不愿意,但是想起苦竹老人千年前的嘱托,现在想想猜测不妙,云英又是师父苦竹老人,嘱咐自己要照料之人,于是点了点头,云英笑道:“那要带我从大门光明正大的走!”说时伸过手去,玉竹子没有办法,拉着云英,推开大门,碧水宫的门人见状大惊,一对陌生男女闯入碧水宫金殿,把准少夫人给拉走了。  碧水宫四大护卫金虎、猎豹、狂熊和铁狮,一同拦住玉竹子,他们那里是玉竹子的对手,顷刻间被通通撂倒,此时碧水宫水部三大护法之一,海洋护法康回,他铜头铁额,朱发鬣身,铁臂虬筋,力大无穷,他挥舞着巨拳击来,每一拳打出,有着排山倒海之力,玉竹子将云英和阿布沙推到身后,奋力接下康回一拳,顿时被震得五内涌动,气血翻腾,飞出数步之外,才勉强站立。  云英和阿布沙均担忧的叫道:“小心!”而康回见玉竹子接下自己一拳安然无恙,心想这异域之人有些本事,松了松筋骨,准备加大劲,再给他来一拳,玉竹子才接了康回一拳,就差点五脏惧裂,眼见他第二拳再度击来,于是假装去接,实则闪身躲开,引他到了一堆珊瑚岩石旁边,康回发力过猛,一拳将岩石打了粉碎,整个人嵌入石堆当中,整个数丈高的珊瑚岩石倒塌下来,将其掩盖死死压住。  玉竹子见状正要带着云英和阿布沙继续走,此时水部另外两位护法,相柳和蜉蝣闻言赶到,相柳蛇身九头,青背白腹,眼如黄金,残酷贪婪,乃是江河护法,口中喷涌洪水,而这洪水污秽腥臭,毒气熏天,蜉蝣通体赤红,形态如熊,长得凶神恶煞,喜食人脑,善于蛊惑心智,乃是溪流护法。  他们一同向着玉竹子攻去,而玉竹子随即取出轩辕剑,施展天龙剑法,与相柳、蜉蝣大战在一起,此时已经惊动了陆鼎天和陆伯庸,他们率领大批水族人赶到,这些水族人,通体由寒冰凝结,不死不灭,玉竹子在天山天池时,见识过他们的厉害,就算打散他们,但他们还会重新凝聚,所以玉竹子无心在此纠缠。  取出阴阳梭,一招剑气逼退,相柳、蜉蝣,带着云英和阿布沙坐上阴阳梭,飞遁于珊瑚岩石中去,康回正好在那时爬出,不料被阴阳梭一震,又陷入了石堆当中去了,陆伯庸立刻以碧玉环祭出水龙,也追赶不上,而火通冥则带着八健将晚来一步,他们都已经逃走了,陆鼎天怒道:“你们火焰山搞什么名堂,异域之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火通冥告罪道:“宫主息怒!这异域之人,绝对不是我们引来了,我师妹也被他们抓走了,我这就回去禀报师父,此事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说完就带着八健将离开了,陆伯庸也不甘心,叫道:“爹!我要去把云英救回来!”陆鼎天怒道:“救什么救!你没有看见人家是自愿离开的,要不是鬼母在明火老儿手上,我会和他联姻!”  陆伯庸道:“爹!儿子是真心喜欢云英的,儿子一定要娶云英为妻,”陆鼎天道:“哼!她既然要嫁入我碧水宫,死也要是我碧水宫的鬼!三护法听令,活得带不回,尸体也给我带回来!”此时康回已经爬出,他和相柳、蜉蝣领命而去,陆伯庸生怕三护法真的杀了云英,于是也和他们一起去追赶。  而玉竹子带着云英和阿布沙,一路往西北而行,直奔火焰山而去,在一个名为黄沙镇歇脚时,玉竹子看见一个人,他身穿竹纹青衣袍,一手持纹龙紫竹剑,一手拿着一个酒壶,正醉倒在一户人家前,那家男人见到有醉鬼倒在自己家门前,连忙出来驱赶,并说自己家中夫人正在生孩子,让他不要待着这里,如果想要红包,请等孩子降生后再来。  那醉鬼似乎听到,又似乎没有听到,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以剑杵地刚走没两步,又差一点跌倒,此时却被玉竹子扶住了,他一眼就认出是师弟玉清子,昔日他们师兄们并称为绵竹四侠,晃若昨天之事,可转眼千年过去了,如今师兄弟们天各一方,玉竹子了解玉清子,他虽然好酒常醉,但却不会失态,可玉清子一时却没有认出这个光头来。  一把推开玉竹子,就冲着那户人家冲了进去,那家男子大惊,连忙跑回去,叫道:“你不要乱闯,我夫人真的在生孩子,”玉竹子十分诧异,和云英、阿布沙,也紧随其后,突然一声清脆的啼哭声,孩子平安降生了,可就在此时一股煞气笼罩了整个房子,玉竹子和云英一眼就认出和自己体内煞气相似,应该就是幽冥三煞之一的暗煞,玉竹子念道:“暗煞!是他!”  心想是师父所说的那个男子降生了,不过师弟怎么知道他今日降生在此处,就此时玉清子也不醉了,他来到产房外,正准备要进去时,却被那家男子一把推开,他自己高兴的推门进去,玉清子大叫“小心,”此时只见男子被一股煞气击中身亡,玉清子进入产房时,婴孩啼哭声不断,但是女子、产婆均被煞气杀死。  玉清子施展法术护住自身,然后抱起襁褓中的婴儿,走出房门时,屋外另外一群来到,玉竹子也认得就是司徒瑜,他带着黑白无常一起来此,他们似乎和玉清子约定好了,司徒瑜向玉清子问道:“怎么样了?”玉清子道:“晚了一步!这家人全死了,不过好在孩子没死,这个镇上的人也安然无恙,”司徒瑜道:“这个孩子浑身的煞气,我们得快带他离开这里,不然在这个镇上又要殃及无辜了。”  玉竹子闻言见状,以大无量佛法,暂时化解了孩子降生,所四散的煞气,将其封印在那孩子体内,而那孩子啼哭声更大了,显然是受不了煞气的苦楚,玉竹子见孩子哭声不断,显然是支撑不住,叫了一声“跟我走!”取出阴阳梭,带着云英、阿布沙、玉清子、司徒瑜和黑白无常,前往江浙白礁慈济宫,那里正是保生医仙吴夲修行的宫殿,那宫殿面临九龙江、背靠文圃山。  红瓦白墙,门口坐着紫石狮,门廊排列蟠龙石柱,前殿内有一口大井,中殿有仙台,药房,吴夲就坐在里面就诊,从那里到门外排起长龙,方圆数百里生病之人,都到此处找保生医仙诊治,可谓是药到病除,妙手回春,医仙独自看病游刃有余,淡然处之,可是抓药的十几名童子却忙得不可开交,玉竹子带着几人来到这里,病人们见到他们带着一位襁褓中的婴儿就诊,于是纷纷让开,由玉清子抱着孩子进入。  在仙台前,吴夲见状大惊,先施法让婴儿稳定下来,然后一探脉息,惊讶道:“他非病气所致,而是煞气所致,我能够抑制,和让他缓解痛苦,要想根治的话,”玉竹子道:“我知道!需要幽冥珠化解!”所有人闻言将目光投向玉竹子,玉清子和司徒瑜见他取出阴阳梭,就觉得此人非常面熟,而且这件法宝乃是玉竹子。  他们不敢确认,疑惑的看着他,玉竹子言道:“司徒兄弟,师弟,你们真的不认识我了?”司徒瑜叫道:“玉竹子大哥!”玉清子叫道:“大师兄!”“真的是你?”玉竹子点了点头,吴夲见到是玉竹子也非常惊奇,让童子带他们到后殿休息,自己还要继续看病,于是一行人来到后殿中,玉竹子大概说了自己入大西方梵天世界成佛经过,而玉清子和司徒瑜则谈到了这个孩子。  原来玉清子奉命寻找身负暗煞之人,但是都了无音讯,于是他想到了鬼城酆都,他们掌管人间的生生死死,或许会有线索,没想到恰逢鬼界遇到了一件难事,有一位婴孩每每降生不到十日就死了,天生就带有煞气不解,阴司判官非常的焦虑,已经是第九百九十九世了,要是这一世婴儿不能够长大,继续夭折,只怕会有一个千世怨婴出现。  这个婴儿已经带有煞气,再加上千世累积的夭折怨气,只怕到时候连鬼界都制不住他,于是他们在这一世,让司徒瑜带着黑白无常,护送这婴儿降生,务必要保证其不夭折,而玉清子则猜测这就是自己要找之人,因此就与他们同行,之后便遇到了玉竹子带着云英、阿布沙前往火焰山,救下这个九百九十九世的怨童。  此时云英也在心中暗想,这孩子不是义父也一直在找吗?所以她也不着急回火焰山了,只见孩子啼哭无人照料,阿布沙随即接过孩子哄着,那孩子果然不哭也不闹了,安安静静的睡着了,司徒瑜见玉竹子带了两位姑娘,笑道:“大哥!我那位小竹妹子呢?你左拥右抱的,让她看见可要生气的!”  玉竹子正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见吴夲进入,他问玉清子道:“这是你的孩子吗?”因为吴夲见是玉清子抱着孩子来诊治,玉清子急忙叫道:“不是,不是”然后指着司徒瑜叫道:“是他的孩子!”司徒瑜顿时无语,吴夲又见阿布沙抱着孩子,指着司徒瑜和阿布沙,言道:“有件事情,我要对孩子的父母坦言,我可以保证这个活着,但是他会因为煞气的发作,而痛苦不堪,生不如死!”  阿布沙叫道:“我不是孩子的母亲,”司徒瑜道:“我也不是孩子的父亲,”吴夲因为看见玉竹子有些激动了,所以一时之间看差了,只见阿布沙哪里像是刚刚分娩的妇女,言道:“是我看错了,孩子的父母呢?”司徒瑜道:“都被煞气所害,”吴夲叹了口气,言道:“我已经命童子煎了药,一会便端来给他服用,”然后惊奇的对玉竹子,言道:“你没事!那小竹她,是不是已经?”  玉竹子闻言猜测吴夲其实早就知道情毒蛊无解,只有一人之死,才能换取一人之生,这时只听吴夲继续言道:“当年未能向你们坦白实情,实在是我行医者的罪过,只是情毒蛊无解,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让你平心静气,以期延缓蛊虫成长而已,”玉竹子道:“医仙医者仁心,不是你的错,放心我已经没事了,”此时吴夲又取过玉竹子的手号脉,嘻道:“嗯!没事了!”  他们又在白礁慈济宫住了许多日,那孩子也日渐好转,眼下他们又为如何安排这孩子而发愁,若是送到寻常人家收养,只怕他的情况不能控制,玉清子逍遥无度,居无定所,司徒瑜居住鬼城酆都,他们都不合适,好在保生医仙愿意收留孩子,正当他们高兴为孩子找到居所时,慈济宫外火通冥带着八健将到来,云英已经等候多时了。  火通冥一见云英便呵斥,道:“师妹!你竟敢违背师父的命令逃婚?”云英笑道:“我可不敢违背义父的命令,水火结亲联姻,义父无非是害怕神仙两族而已,如今我找到另外一件东西,一定比水火结亲,更让义父高兴,”火通冥惊讶道:“什么东西?”云英道:“幽冥三煞之一的暗煞,”火通冥闻言无比诧异,问道:“是真的?”  云英笑道:“就在白礁慈济宫中,只要把他带回去,想必义父就不会逼我成亲了,”火通冥笑道:“那就看你的表现了,”随即火通冥吩咐八健将潜入慈济宫中,自己在外策应,云英进入内殿,只见他们和保生医仙吴夲商量好了,孩子拜吴夲为义父,留在白礁慈济宫有他抚养,阿布沙仍旧抱着孩子逗乐,玉竹子想开口让阿布沙留下照顾孩子,只是阿布沙的性格,怕是会给医仙捣乱,也就没有提及。  此时云英进来,向阿布沙要过孩子抱抱,阿布沙递过孩子,只听那孩子开始不断的啼哭,云英邪恶一笑,转身便跑,所有人见状大惊,正要追赶之时,火部八健将出现拦住诸人,玉清子、司徒瑜和黑白无常攻向八健将,玉竹子和阿布沙追赶云英而去,刚到慈济宫门口,一只三足金乌迎面扑来,玉竹子一把推开阿布沙,一拳击去,将金乌打飞。  不过手也被灼伤了,玉竹子看了看烫伤的手,没有犹豫,飞身夺步,冲着云英抓去,此又一人出现拦阻,正是火通冥,他和玉竹子互拆数招,被玉竹子一记大无量佛法打退,但是眼见云英就要带着孩子逃走,忽然漫天银针雨下,直击火通冥而去,保生医仙吴夲在空中叫道:“救孩子!”  随即玉竹子舍了火通冥,踏着阴阳梭,飞到云英面前,拦住她,喝道:“放开孩子!”云英道:“不行!我义父也在找身怀暗煞之人,带他回去,我就真的不用嫁给碧水宫了,”玉竹子要不是师父苦竹老人吩咐过照料云英,早就对她出手了,于是耐着性子,言道:“放开孩子!我去见你义父,”云英笑道:“我义父找的又不是你!除非你能够让我义父不把我嫁到碧水宫去。”  玉竹子道:“你真的要为了你自己,而牺牲掉一位无辜的孩子吗?”云英惊讶道:“你胡说什么?义父怎么会伤害一位孩子,他知道幽冥三煞都被种到了凡人身上,正在想方设法的解决,不信的话,你可以亲自去火焰山问你师父,义父请他到火焰山,就是商量如何解决幽冥三煞之事!”玉竹子还是不相信,化解三煞唯有幽冥珠,不过幽冥珠同其他宝物一样,被自己丢失在魔域深渊中了。  于是他对云英言道:“我可以跟你去火焰山,我要见见我师父,不过你要将孩子交给我!”云英也无心伤害孩子,换取自己的自由,不过她坚信师父明火真人不会伤害一个孩子,他之所以要集齐幽冥三煞,无非是为了得到上古盘古斧,用来对付神仙两族,随即将孩子递给玉竹子,言道:“那我们现在就去火焰山!”玉竹子抱回孩子,协同云英坐着阴阳梭,一同前往火焰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