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一等狂妃:逆世三小姐

第二十章 北晋质子

一等狂妃:逆世三小姐 几九 1066 2017-08-13 22:11:31
  “我……”白以淮摸了摸鼻子,刚才被追,有人放了一箭却被他躲了去,想来就因为那一箭,她的莲花灯才会被打翻。  见他不说话,俞流光转身便要走。  “等一下!”白以淮叫住她,“既是因为我,那我赔姑娘一盏便是。”  “不必了!”俞流光叹了口气,眼神有些低落,“还有一个愿望没有说出来,这样一个机会我都抓不住,算了……”  见她眉间匿着一丝忧郁,白以淮道:“如此,便当我欠了姑娘一个愿望。”  “什么?”俞流光抬头看着他,十分不解。  “在下北晋质子白以淮。今日之事我欠姑娘一个人情,也欠姑娘一个愿望。若是日后姑娘有什么心愿,可以来质子府寻我,我会尽我所能帮助姑娘达成心愿。”  北晋质子?俞流光静静地看着他,同是没有家的人……  没有白以淮意料中同情的眼神,俞流光只是对他笑了笑,“好!那这事儿先欠着,若我需要再去找你!”  心间似乎有什么被触动了,白以淮轻笑:“好!”正打算询问她的名字。  俞流光却见着了远处初月的身影,似乎很着急的样子,便对白以淮道:“我还有事,先走了。”随即,她便急匆匆地朝着初月的方向小跑了过去。  白以淮笑着站在原地,看着远处檐下的俞流光,将那蓝衣小丫鬟拥入怀中,台上的烛光照得她一身红光明亮。  他看了许久,直到那二人上了马车离去,他才一个人回了刚才与俞流光碰面的小桥。  桥边,辰哲等的有些着急了,待他看见白以淮,心里的不安才散了去。“殿下你没事吧?”  “我没事,东西拿到了吗?”白以淮慢步走到桥边,望着河水流波,深邃的眸子有些晦暗让人捉摸不清。  “拿到了。殿下,夜里寒气重,我们早些回去吧!”  “嗯。”淡淡地应了一声,白以淮垂了垂眸子,眼睛却瞥到了漂在水面的花灯。这就是那盏被打翻的花灯吧。这个傻瓜,哪有在这里放花灯的,这一带水流极慢,也不知她这花灯何时才会远漂。  白以淮嘴角微扬,似乎心情很好,“辰哲,你将那花灯给我捞上来。”  “花灯?”辰哲看了眼水中的花灯,“殿下,这花灯好像坏了。殿……”  他一扭头,却不见了白以淮的身影,“殿下这是怎么了……”  ……  将军府长烟阁内,俞流光早早地便上了床,初月说她受了惊,要早些歇息才好,可她却辗转反侧的睡不着。  刚才遇到的北晋质子白以淮,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脑子里却没有一点儿记忆。  还有那群黑衣人,他们为什么要追杀白以淮?这繁华的伏郗城底下,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实在是睡不着,俞流光起了身子,随意的披了件淡紫色的披风,独自一人走到廊下。  “今晚的星星好亮啊!都快能与月亮媲美了!”俞流光抬头望着夜空,喃喃自语。  “白以淮也没有家吗?我还以为上天只对我一人不公,不过既然大家都是公平的,那我是不是也可以争取些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