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琉帐

第六十七章:戏生堂

凤琉帐 小李乞儿 2002 2018-01-13 23:57:29
  “芙公子,玲儿姑娘,戏生堂到了。”就这么凑巧,在安海玲的魔爪伸向尉芙那张如花的脸蛋时,奎左出声道。  安海玲心里冷哼:算你运气好,姑且放你一马,再惹急了姑奶奶,丫的让你重新做人。  安海玲一刻也不愿多作停留,提起裙子飞身就下了马车。  身后是尉芙阴魂不散的声音……“玲儿,你等等我,等会儿太叔纪那厮又该说我不请自来了,好歹人家也是为了护送你嘛!”  俩人就这样一前一后,一白一粉直接奔进了戏生堂,在门口招呼的小二哥只觉一阵风过,“爷,您……”,这话还没说完人就没了影儿。  小二哥没看清人影,只以为又是江湖上的人来砸场子的。追进去就只看得两个人弯腰摁着自己的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本来都是顶好看的人儿,此刻却无半点形象可言。  “芙……芙公子?”小二哥惊得忙用双手接住了自己的下巴。曾几何时,尉芙这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竟然丝毫不顾虑自己的形象。  尉芙一感受到四周投过来的讶异的眼神,立马正好身子,若无其事地整了整自己的衣裳。又顺了顺自己的青丝。骨扇拿在手中,“啪”地一声就打了开来,又恢复了自己的翩翩公子形象。  安海玲瞪了他一眼,看他简直一副骚得不能再骚的模样。这样的男子,如此妖娆美丽,怕是这个世界再难找出第二个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凌乱美么?”亏得他还如此厚颜无耻。  “不敢不敢,爷,您请。”小二立马屁颠屁颠地打着哈哈,对尉芙的态度那是恭恭敬敬。  “太叔纪那家伙在哪,他要的人我带过来了。”他说起话来,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安海玲一听,真要给他的厚颜无耻佩服得五体投地去了。  “明明是你非要跟着我才对,什么时候就成了你带我来的了?”安海玲双手环胸,仰起下巴瞪着他道。  “你可真没良心,本公子送你过来没功劳也有点苦劳。”  “你……”  “二位先莫要再吵,公子正在楼上等着。”奎左一说话,这场上的火药味就消失不见了。  安海玲并不知奎左的身世背景,只是对他那一副罗刹般的面容心生忌惮。可尉芙这家伙却是实实在在地害怕着奎左这个曾经风靡一时的杀人狂魔。更何况,他曾经还吃过他的亏……  “那,那我们先上去吧!”尉芙这一次却是难得自己先逃了,惹得安海玲生出些好奇来。  他这个没脸没皮的怎么好像面对奎左时有那么一丝丝的不自然。而且,怎么奎左那一副骇然的脸上竟然好似红了几分?  安海玲不禁眯起了眼睛,发出了长长的“哦……”一声来,这绝对有内幕。看来以后有机会得把这事挖出来才行,这样看那个妖孽还敢不敢嘚瑟。  奎左早已跨着他的大步子离去了,那背影与落荒而逃没差几分。  安海玲慢悠悠地跟在后面,这才细细打量起这戏生堂的内里来。  这戏生堂极大,有上下两层。两层共有一个环形的大厅。大厅里面设了设有招呼客人的桌椅,掌柜和伙计就在圆环的最中央处,围了一个同样环形的吧台来。  怎么看,竟有些似现代里酒吧调酒师在炫酷的感觉。只是这调酒师竟是换成了膀圆膘肥的厨子。  那里面厨子正手起刀落削着一根白萝卜。没一分钟的时间,竟是削出个雪貂的样子来。堂上立马就响起了众人的掌声来。  整一个大厅都弥漫着一股子浓浓的酒肉飘香。果然是江湖人聚集的地方,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豪爽豪爽!  “好,杀千刀果然是杀千刀,这刀功,江湖上他认了第二恐怕就没人敢认第一了。”有一个背着刀的大胡子独眼龙粗着嗓子喊道。那声音就好似他的茂密丛生的胡子那般扎人。  “呵呵呵……我说鬼眼七,你这小子爱说狂话怎么还说到我身上来了,老子脸皮薄,可禁不起你这么夸。”厨子的厚嘴唇就好似两条大虫,说起话来一动一动的,就好像虫子在蠕动。  胖厨子说话的声音就好像洪钟一响,雄音震入耳膜,他的笑声在整一个大堂里来回游荡。安海玲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这莫非便是传说的内里深厚到声音都让人受不住。  想必这里高手如云,卧虎藏龙的好地方啊!安海玲突然就觉得太叔纪这人定然不如表面那般仙风道骨。他和尉芙交好,尉芙做勾栏的生意,同朝廷有勾当;他又营这戏生堂,聚集了江湖武林人士……  田聪瞧着大堂只是客人饮酒吃菜的地方,圆环四处还有四处隔间,每一个隔间外头都写着不同的门牌。这想必便是太叔纪同自己说过的说书和听书的雅间。  其中正好就有有一个写作传江湖。  “玲儿,你快点。啊纪都等及了!”楼上探出尉芙那颗妖艳的脑袋来。  安海玲这才咯噔咯噔地跑上了阶梯去。  进了二楼的雅间内,太叔纪又是一副云里来风里去的仙人模样。  “玲儿来了!”他放下茶杯,对安海玲淡然一笑,这笑就印到了安海玲的心里去了。一下子小小一颗桃云就升了起来。  从未想过生命中会有哪一个人撞进自己心里,可偏偏他就是在了。赶不走也不愿赶走,可深究下去又找不出理由来。  这恐怕便是世人说的爱了吧!无影无踪无色无味,它要来时,全然不知。只是一颗心好似就满了,就重了,莫名其妙的就有了欢笑的理由。  想必顾盼生辉只是对自己的意中人吧?安海玲笑得发了痴,竟是盯着太叔纪看了良久没有移开。  “玲儿,你为何盯着啊纪看。他脸上又没有花。”尉芙扁着嘴嘟哝道。竟是有一股子的酸味来。  “哈哈哈!”太叔纪笑了起来。  “玲儿这是怎么了?这也不过一夜不见我,怎么是认不得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