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今生的爱,来世的情,花起花落

第二十四章 乌月宫之游

  灵诗继承灵雀紫宫宫主之位,是个大事,仙界的大事。  灵颂很早就听二师姐提起过,师父早就让大师姐接位,大师姐一直推辞。大师姐来宫里最早,二万年前就来了。  门跟着灵颂一起回灵雀紫宫。一进到金鸡山下,已经感受到灵雀紫宫散发的五彩仙气仙雾。小蓝和阿紫也飞来飞去叽叽喳喳的。  他们进到宫内,灵枫告诉灵颂,大师姐并不想接替宫主的位置,因此灵雀紫宫只是对其它各宫只派发帖子和仙果,并不打算开席宴请各宫的宫主来灵雀紫宫同贺此事。而且灵雀紫宫素来低调,最怕的是热热闹闹的那种场面。  对内灵诗还让师妹还叫她大师姐,只有对外才以宫主的身份称呼。  但是灵雀紫宫的继位礼法却是要全部一一遵守,不能从简。  西门河神涟一大神也来参加继承大典。  不知为何,灵颂觉得从来不曾对任何仙客表示过好感的涟一大神,灵颂总是觉得他和门君很熟络。  也许,从不搭理外人的河神是看门君是仙帝的缘故吧。  祭天,拜地,施法,前后总共三天,总算是把大典按礼法走完了。  大典一结束,三师姐就去凡间游玩了,灵颂已经没有心思再跟她去凡间,长门君便让灵颂和他一起回太阳神山的梧桐谷。但灵颂心中有着太多的疑问,现在迫切想要得到答案。便和门君说过段时间再去,想在金鸡山小住一段时间。  门君看看灵颂,没说什么。  岂料门君前脚刚走,灵枫后脚便回来了,还兴致勃勃地叫灵颂和她出去散散心。  灵颂拗不过灵枫,只好跟她去了。  灵枫的恋情日新月异,和她聊盆的男仙,真是多如牛毛,无需放在心上。这次,灵颂虽不问,灵枫也未解释,灵颂却知道定是去灵枫的情郎的山头看戏。  只是,到了地方,灵颂才有些诧异,想不到的是,三师姐这次的盆是乌月宫的宫主南修。  看来灵枫事先通知了南修,迎接的仪式隆重。  南修,神采奕奕,一身乌衣显得他威严又帅气。举手投足,豪气又帅气。  灵枫的眼光和品味一向俱佳,南修绝对是人才。  灵颂也算是历经过爱情风波的,南修对三师姐看来是深种了情根,三师姐却是我行我素,坦然自若,享受南修的深情。  乌月宫的酒在整个天仙界都是之最,自称第二,便无他宫称第一。灵颂极好酒,这下开心了,每一种酒都细细品尝。  乌月宫的宴席日日不断,猜拳行令,好不热闹。  灵颂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对行酒令这玩意竟然一玩就上道。每日就挽着袖子,扯着嗓子,在酒桌上出拳。  其中乌月宫的一个叫青云的弟子,一开始和灵颂猜拳,猜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本来青云的猜拳,在乌月宫就是常胜,这下被一个来客抢了风头,年轻气盛的青云自是不服气,大战了七天七夜后,青云终于服输。  青云却大方,每次都来叫灵颂去斗酒,两个猜拳王在一起,更加旗开得胜,把众仙都喝趴了。  灵枫看到灵颂日日在乌月宫喝酒划拳,好不逍遥,便说:“我的好师妹,你终于明白了!不管是凡人,还是仙人,做工并不为了做工,而是为了生活。生活,并不为了生活,而是为了风花雪夜!”  灵颂懵懵懂懂,并无心深究三师姐的话。  没有了赤城,哪来的风花雪夜?!  夜夜灌酒,只是为了能够入眠,哪来的生活?!  南修对灵枫温情脉脉,体贴入微。灵颂忍不住问:“三师姐,你们会结婚吗?”  “结婚?哈哈哈……五妖,你怎么这么问?”  “我,我是看到修宫主对你已经爱到不能自拔了,眼里心里都是你,他长得又英气逼人,你任性活泼,他深沉内敛,你们在一起,不是再好不过吗?”  “哈哈哈……五妖,师姐我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的观察力很到位嘛!对他的评价也很精准,只是,你要知道,我只是在享受他的深情和爱,只是享受!”  “你,你还要怎样的男子?这,不是很好吗?你们恩恩爱爱的,相伴到老。”  “五妖,你不要受了一次情伤,就以为爱情只发生一次,实际上,爱情在我们身上,会发生无数次,只是你有没有勇气接受。凡人的寿命短暂,还受统治者用各种的礼法约束,敢爱敢恨的人是少数的。我们呢,不受凡人的那些约束,敢爱敢恨,是我们与凡人的区别,我何苦将自己吊死一棵树?这大千世界,我要把所有的男神一一玩遍,我一一体会拿凡人体会不到爱恋!五妖,我带你出来,就是让你知道,除了赤城,大把的男神供你选择,就看你敢不敢走出那一步!你看看,青云,呵呵,他对你,我看是已种下了情根,接下来看你的了。”  灵枫说的,灵颂早有察觉,青云对自己的特别,不是一日两日了。可是,灵颂故意视而不见,因为灵颂的心里,只有赤城。  喝了许多的酒,醉生梦死的。灵颂来了许多日,还未看过乌漆山的样子。便在某日清晨,早早起来,踏着鸟叫声,在乌漆山逛起来。说起来,不知这乌月宫是水的问题,还是地形,几乎都是光秃秃的,并无看头。只能用一派凄凉来形容这的景色,可实在是无景。  忽然,灵颂看到河的对岸是一排郁郁葱葱的树木,心里一下开朗起来,原来乌月宫还有这样的地方。  于是使了仙法,便到了河对岸。路边星星点点的小白花,白紫小花,还有成群的蜜蜂和蝴蝶,一些野兔在草地上蹦蹦跳跳的。  这是个神奇的地方!灵颂沿着小道,想穿过树林,看看有什么。奇怪的是,走着走着,天黑了!  灵颂觉得刚才还是早晨,这一下便天黑,似乎自己走进了另一个世界!灵颂一惊,难道刚才的花和动物都是陷阱?!  便急忙回头,想返回刚才的道路,却怎么也走不到河边,也看不到花和动物,只有高高的树木和阴暗的天!  灵颂使出仙法,才发现自己的仙法已失灵。灵颂懊悔极了,害怕极了。  忽然,不知从何处冒出一群白衣士兵,带头的将领蒙着白布,高傲、威风凛凛用手中的剑指向灵颂:“来者何人?”  灵颂一惊,“人”?难道是凡间,不可能,凡间不会让自己的仙法尽失,说:“我是灵雀紫宫的灵颂,请问这是何处?”  “何处?敢情姑娘是掩耳盗铃,我十八渊从来都是无人敢踏入半步,也绝无可能自己进来了还不知自己到了十八渊!”  十八渊!?  灵颂内心一震,这里是阎罗王的十八渊!自己怎么就来到这了呢?怎么办?  灵颂只好如实相告,请求蒙面的男子放了自己。蒙面男子告诉灵颂,他是十八渊的四王子,名唤阎默。他无权放她走,她必须和她回到阎罗殿,由阎罗王决定。  灵颂跟在阎默的马后面,和士兵一起走,途中因为腰带和鞋绳,摔了几次。阎默看着想笑,却生生吞了下去。在灵颂第四次摔跤的时候,他实在忍无可忍,一把掌力将她提起,放在自己的怀里,和自己一起骑着马,飞驰而去。  灵颂战战兢兢来到阎罗殿,四处的骷髅的家居饰物,让灵颂内心恐惧。  阎罗王一声令下,将灵颂关进了地狱。  地狱里的冤魂和孤魂,看到灵颂,一个个张着血口,对着灵颂流着血水。灵颂惊恐之极,只能挥舞双手,大喊大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