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君凛天下

第三十五章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君凛天下 二桐树 3235 2017-08-13 21:55:10
  城门,打得火热。  完颜迦婉一人在众多将士的护卫下渐渐逼近城门口,却是举步维艰,眼看着就要靠近城门,又被城楼的一通箭逼退。  凛堰在城楼上观战,他的将士自然不是吃素的,在城门前围得死死的,一个缺口也不给他们。  大锋和苏径北奋力厮杀,把一众漠北军挡在城门外,却是打得满头大汗,很是疲倦。  “二哥,四哥!”  君雪站在城楼上,手里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而唐椋,就在她的身边,脖颈抬着,匕首紧逼血脉。  凛堰的眸一凛,甚是不悦,于是便抬步走向她,夺过她的匕首,一手拽着唐椋,一手将她拨到身后。  君雪不满地皱眉,谁料被凛堰剑眉一扬,眸里寒气逼人,不敢再发声。  “呵,凛将军,好久不见。”唐椋嘲讽,他看了眼在凛堰身后的君雪,动了动唇,再道:“怎么,怕我伤着她?”  凛堰手下一用力,抵在唐椋颈下的锋利刀口便沾了血,看得城楼下的完颜迦婉一阵心惊胆战,连忙叫停所有将士。  “住手!”完颜迦婉害怕极了,谁都不能伤害唐椋,她的唐椋。  君雪不禁笑了,说道:“都说江山美人,红颜祸水,可现在倒好,将军你倒是成了祸水?”  唐椋冷着一张脸,邪邪一笑,说道:“你不也是凛将军的祸水吗?”  君雪一愣,假装听不明白的样子,看向凛堰。  凛堰不客气,直接在他脸上划了一刀,唐椋皱了皱眉,手上积聚气力,反手便将凛堰的匕首打落,凛堰下意识地将君雪推开,而后接住唐椋的一招。  君雪堪堪站住脚,没摔倒,而另一边凛堰已经和唐椋打了起来。  君雪觉得她这会儿应该抱一袋瓜子在一旁坐着看他们打,但是好像情况并不允许,城楼下的完颜迦婉又开始发癫了。  大锋和苏径北打算把她擒了,还没到她身边,那女人拿起一张弓,毫不客气地朝着凛堰就是一箭,君雪想都没想,往前一挡,凛堰不禁愣了下神,看向忍痛的君雪,唐椋趁机给了凛堰一掌,转身逃离。  凛堰寒着脸,夺过一旁守城卫的弓箭,对着完颜迦婉就是一箭,完颜迦婉的马被射中,顿时从马上翻滚下来,凛堰凛眸,怒意滚滚,长箭再次飞来,完颜迦婉来不及躲开,直接被射中,凛堰还不解气,看准角度,长箭堪堪擦过她的脸,一道长痕划过,完颜迦婉看着手上的血,摸着脸颊,不可置信地尖叫起来,她毁容了!她毁容了!  君雪从地上爬起来,还好只是射中她的肩膀,不过想想刚刚实在太惊险了,她一向惜命,怎么会豁出命去帮这个面瘫呢?  可她见着凛堰没事,却是那么安心。君雪不禁有些怀疑自己了……  凛堰转过身来看她肩上的血,一把将她抱起来,君雪窝在他的怀里,很是舒心,但周围的人均在望向这边,她红了红脸,便道:“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闭嘴!”凛堰喝了声,君雪还没见过他这么生气的时候,着实是被吓到了,她紧紧揪着他的衣襟,看着他的侧脸,嗯,长得还不错!君雪摇摇头,不小心红了脸,默默在心底警告自己:矜持!  清茶看见君雪受伤,急不可耐,一时失口叫了“阿雪”,被凛堰一个眼神扫去,乖乖闭嘴。  君雪急忙装死,闭上眼睛,避免尴尬。  凛堰一步也不停,看着她肩上的血滴落,渗透一片衣襟,却也不见她难受,愈加心急了。  大锋和苏径北在城门看着完颜迦婉落荒而逃,一众漠北军顿时一盘散沙,溃不成军,没一会儿便全数退尽。  他们在城楼下亲眼看着自家六弟被完颜迦婉那娘们儿的箭射中,自是着急的不行,急急忙忙就把事情交代给了陈坷处理,先行一步赶去客栈想要查看自家六弟的伤势。  陈坷亦是着急,可事情又不可撂下,只得皱紧眉头,定了定神处理这边的伤员,那边的城门修缮。  凛堰回了客栈,直接抱着她上楼,然后就又是一通毫不怜惜地扔到床上。  “伤口不疼?”凛堰有些慌了神,跟漠北和东陵打交道多了,他对漠北和东陵的手段心里有数,完颜迦婉的毒术不可小看,最为拿手的便是梨花落。  君雪抚了抚摔疼的腰,眨了眨眼,似乎……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她皱着眉,不可置信地伸手戳了戳中箭的肩膀,确实一点知觉都没有。  顿时,她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抬头,一脸严肃地看着凛堰,说道:“是不是我的皮太厚了,所以感觉不到痛?”她哭丧着脸,想开开玩笑,让自己没那么担忧,她不想死的,她可是得长命百岁的。  凛堰一时情急,上前就要扒她的衣裳,君雪急忙把衣服拽回来,一副要哭的表情,说道:“不行,让清茶来。”  凛堰冷冷睨她一眼,利落地拔了箭,解开她的衣带,扒了衣衫。  君雪顿时感到无比羞耻,直接闭上眼睛,在心里念咒: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上回她昏迷,凛堰帮她上药她一点知觉都没有,这次她脑子清醒得很,这是看着凛堰怎么扒她衣裳的……虽说她脸皮厚,可这种情况她脸皮再厚也自觉没法消化。  凛堰直视她肩膀处的伤口,按住她的肩头,俯身……  “你干嘛!”君雪见情况不对,立马推他。  凛堰一把握住她的双腕,抵在头顶,低哑地吼她:“别动!”  她的裹胸就在眼皮子底下,凛堰是个男人,不可能没感觉。  君雪乖乖听话,不敢再动,凛堰的低吼着实起了震慑作用,她怕他打她。  凛堰低头,微凉的唇覆在她的伤口上,一下一下,似吻似啃,将她的污血吸了出来,吐了一地。  “怎么样?”凛堰扫了眼她的胸口,镇定地抹了下唇,将她的衣衫穿好,问道。  君雪此时方才感受到完颜迦婉这毒心妇的厉害,昏沉得很,四肢均是没了力气,在床上奄奄一息。  “阿雪……哥!”清茶急急跟来,没想被君梓拦住,待到栗襄和大锋赶来,他才与她一同上楼。  唐珏本来想发挥一下自己的看家本领,却不想跟在清茶身后,只一心看着清茶,没把握住显摆的机会,愣是让君梓那家伙抢先了一步,心里有些懊悔。  小二哥急得满头汗,从楼下打来水给凛堰漱口。君梓进了屋子里,看着凛堰在擦拭唇角,又看看君雪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得逞一笑。  他好歹是有名的郎中,只是刚刚的情形,他是怎么也不好出现的,搞不好凛堰以后就是他的姐夫了,是以,他一直在楼下等着,看着苏径北和大锋赶来,才急急忙忙地跟上了楼,嗯,好像情况也没有好转,不过事情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快快快,你不是说你是神医吗?快给六弟瞧瞧!”苏径北拉着君梓来给君雪看,君梓点点头,着什么急?君雪这种祸害怎么会那么容易死呢?  他搭上君雪的脉搏,没一会儿,皱了眉,说道:“倒是少见,没想到漠北也有用毒高手,不过没事,这个毒呢,我尝过,叫梨花落,中毒之后的特点是,伤口无痛感,但毒性很强,体质强的人,经脉顺畅,毒便会因此游走全身且速度极快,而后整个人溃烂而亡。解药的话……”  大锋凑近了瞧,生怕君梓说治不了,凤鸾这会儿踢踢踏踏地跑上楼,一副要死要活的表情,看得大锋一阵心疼。  “能治吗?”苏径北紧张得咽了口唾沫,抹抹汗,问道。他的六弟可千万千万不能有事!他可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知己啊!  君梓一笑,继而说道:“解药……正好我带了。”语罢也不废话,从他的宝贝锦囊里取了一颗药丸,碾碎了兑水,灌给君雪。  凤鸾和大锋松了口气,苏径北深深地吐一口气,小二哥亦是松了口气,唯独凛堰,看着君雪有些惨白的脸,眯了眯眼,怒意飞升。  “小二哥,咱去给六弟做些吃的,一会儿醒了给他吃些,补充一下体力。”苏径北朝小二哥眨眨眼睛,眼色使得不是一般的熟练,小二哥心灵神会,连连点头,答应着和苏径北下楼去做吃食。  君梓看了看匆匆下楼的两人,直觉有些不对劲。凤鸾也闲不住,趴在君雪身旁,握着她的手贴在脸上,哭哭啼啼地唠叨。  君雪皱着眉,谁?谁扯着她的手?狗吗?竟然还有水?哪儿来的水?是狗的舌头?还是老天爷下雨了?该死!凛堰那个家伙竟然让她住在漏雨的屋子里!  君梓看了看哭得很是伤心的凤鸾,忍了忍,没好意思说,其实我姐真不喜欢女的,你没机会的,他又看看站在一边一脸哀怨的大锋,不禁有些头痛,这关系……还不是一般的难搞啊!  为避免沾上麻烦,君梓决定离开这个氛围诡异的房间,他似乎明白苏径北和小二哥为何走得如此之快了。凛堰在屋子里呆了一会儿,便提了剑,出了客栈,往城门而去。  君梓看着凛堰冷肃的背影,一愣,摇摇头,默默地在心底为那位冲动射箭的姑娘祈祷,凛堰回她三箭还不够,还要去找人家一已经毁容的小姑娘的麻烦,可见他这未来姐夫有多小心眼。  啧啧,君梓掂了掂自己的宝贝锦囊,眼珠子一转,随即笑了笑,嗯……君家人可不好欺负呢!  陈坷拦不住凛堰,只得赶回客栈给苏径北他们报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