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局中人的彷徨

第十六章 蛋糕

局中人的彷徨 苑溦苑溦 5518 2017-08-13 21:48:06
  韩汘说的其他事情,就是去找一个人。  这个人,出于某种特殊的原因,韩汘还不能告诉叶嘉迪。即使她知道,他可能是破案的关键。  韩汘只跟这个人见过一次,一开始并没有想到他跟这个案子有关。但是,在仔细看了沈俊丰家里的监控和沈俊丰的房间之后,韩汘心中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可以肯定,这个案子,他一定参与了。  这个人就是清洁工郑因实。  沈俊丰失踪前最后一个见的人是他,沈俊丰的房间也没有密道,沈俊丰这个人,不可能人间蒸发。郑因实绝对脱不了干系。  韩汘已经知道郑因实是用什么手法让沈俊丰失踪了。和季随忻一起去沈俊丰房间的时候,韩汘就知道了密室的真相,她只是缺少证据。  韩汘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去找郑因实摊牌。但是现在发生了陈依依这起命案,韩汘觉得,有必要见一见他了。  再一次来到郑因实的家,是下午2点。  韩汘觉得有些饿了,她开始想念吃了一半就扔在季随忻车里的面包,而此时的季随忻在把她送到目的地后,因为有别的事先一步离开了。  韩汘开始敲门,可是半天都没有人回应。  “你找郑因实吗?”  这时,住郑因实对门的一个中年妇女在韩汘身后打开门。  韩汘一回头就看到一个金色波浪卷发,脸上还有一些黄褐斑,嘴里还叼着半根烟的女人。  “郑因实已经搬走了!”  还没等韩汘开口,中年女人又说道:“我是他房东,之前郑因实还欠了我一年的房租,要不是看他可怜,我早就赶他走了。两天前他突然交清了所有房租,带着孩子离开了。家里的东西都没动,说是让我看着能卖的拿去卖了。你说这人,他那些破家伙,能值几个钱?房租也不是小数,所以这是说明他收的废品多呢还是少呢?”  韩汘问道:“他走得很匆忙吗?”  房东道:“是的。你是他什么人?”  韩汘从口袋掏出那个假的警官证:“警察!”  房东脸色变了变,嘴里的烟赶紧掐了,扔到地上踩了两脚,刚刚那满不在乎的表情,立马变得认真起来。  “郑因实是不是犯了什么事了?”  韩汘摇摇头:“您能让我进去看看吗?”  “可以可以,您等一下!”  房东回到自己家,一会儿工夫就拿出了一串钥匙打开了郑因实家的门。  再一次走进郑因实的家,韩汘发现这里还是和那天来的时候差不多,甚至那小院子里堆积如山的废品郑因实也没有卖掉。  韩汘摇摇头,苦笑:“这么明显,谁都会怀疑你啊。好歹把家具和废品处理了再走啊!”  房东在一旁道:“警察小姐,您放心,郑因实走了以后啊,我寻思着他可能还会回来,所以啊,这里的东西我一点都没动过!”  韩汘微笑:“您真是好心人!”  在这个人人向钱看的时代,房东居然能容忍郑因实拖欠一年的房租,而且在郑因实走后还没有动他的东西,房东人也算好人了。韩汘觉得“不能以貌取人”这句话是绝对正确的。  韩汘走到小院子,翻出了那天晚上郑因实给自己看的沈俊丰的那些书。韩汘随手拿起两本书,心中五味杂陈,随便翻了翻,又扔了回去。  这时,她突然看到,在这个小院子的角落,好像有一些被火烧过的灰烬。韩汘皱着眉走过去,伸手在里面翻了翻,看到一片还未烧完的纸片。  纸被烧得只剩下一小部分,上面只有一个日期:7月6日。  “7月6日?”韩汘顿了顿,继续在灰烬中翻找,又找到一小片纸片,上面有“诊断书”三个字。  诊断书?7月6日?  韩汘不停地在里面翻,又找到一张纸屑,上面有着“丽医”两个字。  拿着这三张纸片,韩汘站起身。  足够了,这三张纸片,已经透露了很大的信息了。  韩汘将纸片放进兜里,快步走出院子。对房东道了谢之后,她匆忙离开了郑因实的家。  韩汘虽然知道郑因实在7月6日去了一家医院,但长期不在国内的她并不知道这家名字中有“丽”的医院在哪,于是,韩汘打了辆出租车。  韩汘问道,“师傅,龙马市有个什么丽医院吗?”  司机师傅眉头紧皱:“什么丽医院?”  韩汘点点头:”是的,我朋友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这么说的,但是我当时没听清楚,后来我打他电话没打通,所以麻烦司机师傅想一下,龙马市有没有这个医院?”  “你让我好好想想哈!”司机师傅双手搭在方向盘上,陷入了沉思,不停念叨,“什么丽医院......丽......”  突然,司机师傅眼前一亮:“哦,我想起来了,龙马市好像只有一家龙马玛丽医院,是不是这个?”  “嗯,应该没错,要是只有这么一家的话,那您现在带我去一下吧!”  “好的,没问题!”司机师傅发动了车子。韩汘又补问了一句:“那个医院远不远?”  司机师傅道:“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吧,就在万兴路那边!”  “好的,谢谢师傅!”  “没事的!”  20分钟后,韩汘来到了龙马玛丽医院。她直接地走到咨询处问了值班人员:“您好,警察,我想查一下你们这段时间的病人档案!”  韩汘又是用老办法,拿着假的警官证在那值班医生面前晃了晃,把值班医生唬得一愣一愣的。  值班医生急忙道:“您要查哪位病人?”  韩汘想了想:“请您查一下,前不久,大概是7月6日那天,有没有姓郑的病人?”  “好的,您稍等!”  值班医生在键盘上一阵敲。  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道:“有的,那天一共有四位刘姓病人,您要查哪一位呢?”  韩汘问道:“都叫什么名字?”  “嗯......我看看......郑直、郑义、郑因实......”  “就是他,郑因实,他得了什么病?”  “肺癌,而且是晚期!”  姚怡瑶放学了。她像往常一样回家,今天她的心情很好。  虽然还是能感到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但是她走到枣庄口的时候,回头对那个“东西”说:“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也是来给我过生日的吗?”  姚怡瑶看着路口,静静站了几分钟,没有任何人出现。她仍然开心一笑:“不想出来就别出来哦!”  她从一开始的恐惧到现在的释然,是因为那个“东西”从来没有现身,也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这让她放心不少。  小巷子还是如往常般的寂静,人们陆陆续续搬走之后,枣庄的人越来越少了。只有像姚怡瑶家这样房子在最偏僻的地方,即使拆迁,政府也给不了多少钱困难户,才会在这里继续住着。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部分在市区租不起房子的外来务工人员。这里虽然破旧,但足以安身。  姚怡瑶走进了巷子最深处自己的家。她从书包里拿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看到一个戴着帽子的小伙子正从自家的小院子走出来。  “小妹妹,你是住在这里的吗?”  “嗯!”瑶瑶轻轻回答,眼睛却被小伙子手上的蛋糕吸引过去了。  “爸爸说今年生日的时候,会送我一个蛋糕,是不是我回家了,也能看到这么大的一个蛋糕呢?”瑶瑶抿了抿嘴唇,她甚至在脑海中想象  着黏稠的奶油慢慢往下滴的诱人画面。  “姚远,是你的爸爸吗?”  “对啊!”  “小妹妹,生日快乐!”小伙子说着,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看着一脸天真的瑶瑶,顺手将生日蛋糕递了过去。  瑶瑶眨巴着大眼:“这蛋糕是送我的吗?”  “对啊,前几天你的爸爸在我们店里给你订的蛋糕,他还特意嘱咐我们在你生日的时候给你送过来!”  “谢谢哥哥!”瑶瑶快速伸手抢过蛋糕。  “那个......你家大人不在家吗?”瑶瑶接过蛋糕后,小伙子皱了皱眉,“这大人也真是的,小孩子生日都不在家。那剩下的钱怎办?”  “我妈妈现在不在家吗?”瑶瑶脸上露出一些失望。前几天妈妈跟她说,等她生日的时候,会做好一大桌菜等着自己放学回家的。  “小妹妹,你现在身上有钱吗?因为你爸爸还没有把剩下的钱给我们呢,要给钱才能吃蛋糕哦!”  “我没钱!”  周婉婷像往常一样回家。  走到家门的时候,她看见一身红衣服的姚怡瑶正抱着一个蛋糕,站在巷子口。  她正好听到了姚怡瑶那句“我没钱”。  “怎么回事,瑶瑶?”周婉婷觉得有些不妙,难道这小伙子是抢劫的?她立马快步走了上去。  看到周婉婷面色不善地走过来一把将姚怡瑶挡在身后,小伙子面露尴尬:“别误会,我是送蛋糕的!”  “送蛋糕的?”周婉婷低头看了看姚怡瑶,叹了口气,“多少钱?”  小伙子看看姚怡瑶,又看看周婉婷,同样叹气:“我收你100吧?”  “嗯!”  周婉婷没有一点犹豫,掏出100给了小伙子。小伙子道了声谢,摇摇头走了。  周婉婷觉得有些心疼,那是今天在酒吧驻唱的时候,一个客人给自己的小费。但是一看到姚怡瑶开心的表情,周婉婷就感觉好多了。  “瑶瑶,你站在这里干什么,走,咱们进屋吧?”周婉婷摸了摸姚怡瑶的脑袋。  “我在等我爸爸。”姚怡瑶扬起头脆声说道。  “你爸爸......”周婉婷拧起眉头。  他爸爸不是死了吗?哎,可怜的孩子,到现在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我爸爸没有死!”  姚怡瑶好像听到了周婉婷没有说出口的话,她高高地拿起手中的蛋糕:“你看,这是他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蛋糕的卡片上写着——送给我最爱的女儿,生日快乐,瑶瑶。落款是爱你的父亲。  “那你妈妈呢?”周婉婷不忍看瑶瑶的眼睛,便想转移话题。  “我妈妈出去了还没回来,可能是有事吧。她本来说今天在家里做一大桌子菜等我放学的!”姚怡瑶脸上露出了沮丧的表情,垂下头低声说道。  然后她用周婉婷听不到的声音说道:“我要等我爸爸,我爸爸说了,我生日那天他一定会来的。”  “你妈妈一定是工作太忙了。”周婉婷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眼睛一转,笑道,“对了,你妈妈告诉我,要我陪你一起过生日的。待会儿我要为你唱生日歌!”  “真的?”姚怡瑶开心地扬起头,脸上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当然是真的了!”  周婉婷拿过姚怡瑶手中的生日蛋糕,拉着她的手,一起回到了姚怡瑶的家。  姚怡瑶开门之后,周婉婷才发现她们家的落魄。虽然是邻居,但是她从来没有进来过,也不会想到她们家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周婉婷来自农村,一个人来龙马市打拼。她看到姚怡瑶家里条件并不比农村好多少,甚至可以说更加落魄。周婉婷很少和姚远夫妻碰面,但总是碰到放学的姚怡瑶,又看见姚怡瑶实在可爱,会忍不住上去和她说上几句话。至于一脸高傲的马露,周婉婷是懒得和她说话。  姚怡瑶的家里布置得很是寒酸:老旧的家具,模糊的玻璃,地板倒是擦拭得很干净。从大开的窗户透过来的风,让周婉婷浑身上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昏暗的家,竟然让周婉婷生出了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姚怡瑶蹦蹦跳跳地去了厨房,很快她拿了一个打火机出来。  周婉婷本想先给姚怡瑶做些饭菜,但是看到连冰箱都没有的家,脏得一塌糊涂的灶具,摇头从厨房走出来。  周婉婷又找到一个打火机,很旧,但是还能打得着。  在周婉婷的帮助下,插了九根蜡烛的蛋糕上很快就冒出各色的小火苗。  “姐姐,我要听生日歌!”尽管周婉婷的年龄可以当瑶瑶的阿姨了,但是未婚的她还是喜欢听瑶瑶叫她姐姐。毕竟对于一个未婚的女孩来说,姐姐要比阿姨好听多了。  “好,我这就唱啊。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周婉婷一边拍手,一边为瑶瑶唱生日歌。可是笑着笑着,周婉婷就哽咽地唱不下去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急忙转过身擦拭。  瑶瑶高兴地笑着,原本就很小的眼睛,此时更是笑成了月牙,并没有注意到周婉婷的小表情,全神贯注地盯着那生日蛋糕上面跳动的小火苗。  就在瑶瑶准备吹灭生日蜡烛的时候,周婉婷突然按住了她,笑着说道:“你难道不知道生日前要许生日愿望吗?”  瑶瑶赶紧合起手掌,嘴巴不停地开开合合,念念有词。  吃蛋糕的时候,周婉婷忍不住打趣瑶瑶:“瑶瑶,你能告诉姐姐,你许的愿望吗?”  正在吃蛋糕的瑶瑶显然不知道生日许下的愿望不能说出来的传统,张口就说:“我希望姐姐能够嫁给我爸爸!”  周婉婷哑然失笑,真是一个鬼机灵的小女孩:“可是你爸爸已经有你妈妈了,你妈妈难道不好吗?”  “我妈妈......”就在姚怡瑶准备说下去的时候,突然门被打开了。  马露回来了。  周婉婷下意识起身,一言不发,表情有些尴尬。周婉婷眼角余光发现,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姚怡瑶像是变了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坐在那里不停地吃蛋糕。  “周小姐,今天你发哪门子的善心啊,怎么想到给我家瑶瑶买蛋糕?”马露把手中的包往破旧的沙发上一扔,边说边走了过来。马露的语气很冰冷,“小姐”两个字,马露咬得格外清晰。  周婉婷强忍着准备发怒的情绪,尽量亮柔声回答道:“今天是瑶瑶的生日,再说这蛋糕也不是我买给她的,是她爸爸送的!”  马露冷笑:“她爸爸?她爸爸已经死了。”  周婉婷不甘示弱:“去世的爸爸,提前几天都知道给女儿订生日蛋糕,而在世的妈妈,却忘了给女儿做菜!”  周婉婷说着就朝门外走去,走到马露身边的时候,特意瞄了一眼她的打扮:水晶高跟鞋和黑丝,衬得马露的身材玲珑有致,耳朵上的白金耳环更是刺眼,她的装扮与这落魄的家格格不入。  “要是有闲钱花在无用的打扮上掩饰即将衰老的容颜,还不如接受事实对女儿好一点!”  周婉婷冷冷丢下这句话,没等马露开口,径直走了出去。  马露则是腮帮子直鼓,没说一句话。正在酒吧喝酒的她,突然想起今天是女儿的生日,匆匆忙忙赶了回来。路过菜市场的时候,马露想起答应给瑶瑶做一桌子菜。但是又想到家里的条件,怕弄脏了自己的衣服,所以决定带瑶瑶出去吃。谁知道一回来就看到了周婉婷。  临出门的时候,周婉婷回过头看了一眼坐在桌子旁静静吃蛋糕的姚怡瑶,眼中露出些许同情与无奈。她仿佛从姚怡瑶身上,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她像瑶瑶这么大的时候,也是父亲早死,母亲得了精神病。  后来为了生活,她不得不离开了原来的家,跟着舅舅舅妈一起来到城里生活。在十六岁的时候,老家传来消息,母亲也死了。  那天,周婉婷哭得很伤心。母亲虽然有病,但一直很爱自己,只是小小年纪的她,照顾不了自己,更照顾不了母亲。母亲死后,周婉婷回到了原来的家。几年过去了,村子里很多人都搬到了城里。周婉婷在老家待了两年,后来,她意识到只有来到城市,才能有出头的机会。于是十八岁的她,背着一把廉价的木吉他,一个人来到了城市里找了一份在酒吧驻唱的工作。这一唱,就唱了两年多。  周婉婷从刚过九岁生日的瑶瑶身上发现了原本不属于她这个年龄才有的冷静和乖巧。瑶瑶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周婉婷并不知道,她总觉得瑶瑶和寻常孩子有些不一样。  周婉婷离开之后,马露就沉着脸坐在瑶瑶对面,盯着瑶瑶。  瑶瑶只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马露,立马又垂下头去,似乎是在等待马露发落。  可是等了好久,马露都没有说话。  瑶瑶慢慢抬头,试探性问道:“妈妈,要不要尝尝蛋糕?这是爸爸送我的,可好吃了!”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这么爱吃这蛋糕,你就和你那死去的父亲一起吃好了!”  马露怒骂了一句,站起身,从沙发上抓起自己的包,就摔门而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