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宿命里有你,是喜是悲

第一百八十三章 去见他

宿命里有你,是喜是悲 小钰拉钩发誓 3354 2018-01-12 22:00:00
  半个月以来,宋敏柔仅仅看过两次孩子。其余的时间,她乖巧的待在病房里,在每晚无人的时候,将**挤出,悄悄地让关若馨送到新生儿监护中心。只有这样,他才会以为孩子真的不在了,她的儿子才是安全的。那个被安葬的小天使,宋敏柔以母亲的名义为它修葺冠冢,诚心诚意的感激他,真的,是他是救了她孩子一命。  云飞在这一段时间每天都会到医院呆上半天,说是替容旭尧办事,不过是去看望关若馨,顺便和她斗嘴一番。他不知道原因,可关若馨心知肚明。不过,像他那么危险的人,她怎么会动心呢,想想也不可能。  人啊,就是自以为不可能的是,主观意识下了判断,那么,接下来很多事情都会不分青红皂白的被否定,结果呢,往往是与最初的决定背道而驰,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唐婉、关若馨送敏柔一行人去机场,一路的安慰,只求,她们能顺利的回来。只希望以后的日子,她们远离那些灾难。  宋敏柔点点头,跟着云飞上了飞机。虽然,杜俊辉在,云飞和容旭尧会看在文啸鸣的面子上礼让三分。可是,像他们这样一路厮杀的男人,多半时候都是以自我为中心,面子这个东西,实在是不值钱,所以,宋敏柔也保持着警惕之心。  好在,一路上宋敏琪到是听话,宋敏柔怎么说她怎么做。虽然,走路还不方便,行动也比较迟缓,可她不会乱发脾气,想想纪晓云说的那些事儿,她就替心疼姐姐。没有麻醉就剖腹啊,容旭尧怎么会那么残忍呢,难道他不在乎姐姐的命吗?  “小傻瓜想什么呢?”宋敏柔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敏琪向S市机场外走,见她一言不发的低头,以为她沉浸在自卑里出不来。也是,以往风光无限,回到这个机场被粉丝一路包围,被媒体一路跟踪,一直活在台面上的人。如今,虽然,脸部的容貌已经尽全力修复,容旭尧也说到做到请了最好的专家保护了脸部。可是,她的自理能力连正常人的十分之一都做不到,要像个小孩子一样,所有的生活能力从头学起,动手能力从零开始,每天还要重复不知结局的训练和反复的按压疤痕疼痛。这种巨大的落差,她能好好的活着已经不错了。  “没有,我看到梁文远了”  最不愿见到的人,偏偏来了。宋敏琪好不容易接受现实,平复不久的心再起波澜。  “我不想见到他”宋敏琪要逃避,就像是最初醒过来,逃避自己活着一样。如果不是看到妈妈整日以泪洗面,苍老了许多;宋敏柔被疼痛折磨着身心,几乎崩溃,她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好,那你要不要下来走?”  宋敏琪点点头,缓慢的站了起来。因为还在康复,她穿的即卡通又宽松,毛茸茸的一身,踏着粉色的运动鞋,在背后看去一定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只是,她的遮阳帽压的太低,口罩把脸部捂着过于严实,整个人也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宋敏柔的身上,不愿意向前看。仿佛,这样的世界就只有她自己,那个人,也看不到她的存在。  杜俊辉看着宋敏琪的样子叹了口气,起初,她异于往常的样子还被大家说教,有时候自暴自弃和无端的哭闹还会被规劝。后来,杜俊辉才从她的表现中察觉出不对,最终确诊宋敏琪罹患了创伤后应激障碍综合症。  创伤后应激障碍综合症,每天都在折磨着宋敏琪,不合时宜的发作,带领她一遍又一遍的重温事故现场。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和恐惧侵袭到她的身体里,唤醒每一个细胞。每一次,时间停顿的那几分钟,宋敏琪都像是在密闭的空间中游走。渐渐的,她开始变得麻木,回避所有人,除了宋敏柔,她谁也不理,整日里无精打采,什么治疗也不配合。后来,她变得易怒,容易受惊,过分紧张着身边的一草一木。这才,大家意识到了不对。还好,杜俊辉发现的及时,心理治疗,药物治疗,外界沟通治疗.....一刻也没耽误,暂时,抑制住了病情的发展。可她,还是不愿意与其他人过多的说话,面对唐婉也是一样。不过,她格外的黏宋敏柔,这才,纪晓云为了手术的顺利,告诉了她实情。  “乖,没事”宋敏柔拍了拍挂在自己身上的人,她清楚的感觉到了宋敏琪在发抖,她在害怕,她不知道如何面对梁文远。  “文远,你好”老远,宋敏柔就开了口,用眼神示意梁文远宋敏琪的不方便,很抱歉的一笑。  “哦,大哥让我接你们”梁文远嘴里答着,眼神却死死的盯着宋敏琪。从出事到现在,半年的时间他们没有讲过一句话,仅仅的几次探望也是她在昏迷当中,自从清醒,宋敏琪一直拒绝着自己的信息。他真的很想她,告诉她,无论她变得如何,他都不会其他不顾。  “谢谢,我们直接去XX医院吧。杜叔叔还有工作安排,敏琪在那里也方便”  宋敏柔客气的说话,语气冷漠,犹如对陌生人一般的口吻,让梁文远心里很不是滋味。难道,他和宋敏琪真的没戏了吗?一路上,他不停的从倒车镜里看向后方。可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就没抬起过头。  把她们送到S市,云飞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他巴不得早点回去自由自在的。谁愿意看着容旭尧这尊大冰山啊。况且,B市也有他看着舒服的主儿,虽然,不明白个中缘由,可是,自己心里高兴就成了。  容旭尧到来的速度到是很快,不超过2个小时,他就从医院赶往了宋敏柔这里。原本他还生气她们不回华鼎,但是,在看到她们的状态时也就理解了。  宋敏琪哪里是单纯的粘人,简直就是把宋敏柔看的死死的。只要宋敏柔一动,无论倒水还是去卫生间,她都在身后紧紧的拉着宋敏柔的衣角,寸步不离。谁说话也不听,谁叫她也不搭理,好像,这些人都不存在。而且,在容旭尧刚刚进门的时候,护士正在给宋敏琪打针,只是液体有些凉,她就大发特发脾气,不仅摔碎了液体瓶,整个人都蜷缩在床上嚎啕大哭。  宋敏柔急忙的搂住她,像哄小孩子一样轻声细语的说着道理,温柔的安抚。直到她重新躺下,拉着宋敏柔在一旁,脸深深地埋在黑暗处,只露出打针的手臂。  杜俊辉哭笑不得的看着倔强的小孩儿,从兜子里拿出药盒递给了宋敏柔,就知道她今天没有吃药,否则,这么长时间了,宋敏琪的情绪不会还这样波动。  因为文啸鸣的出差,杜俊辉也不能时时在S市处理医院的事务,接下来,他必须安排能代替自己或者文啸鸣的人。时间不宽裕,他抬眼看了看宋敏柔,询问着她眼下的情况,看她点了点头,这才,离开了房间。  容旭尧和梁文远尴尬的坐在客厅,脑海里都是方才宋敏琪的样子,不说是身边熟悉的人,就算是陌生的路人,看到曾经骄傲的小公主如今变成了三五岁的孩子也会为之心酸。更何况,于梁文远来说,宋敏琪是心仪之人;于容旭尧来说,她是她的妹妹,自己也没有真正的要伤害她。  当宋敏柔从卧室出来的时候,梁文远被容旭尧派去买饭,还是宋敏柔喜欢的那一家,那几种。  “我们谈谈吧”出乎意料的,她率先开了口。容旭尧点点头,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下。  “身体怎么样?”他转过头看向她,似乎是不满她坐的距离有点远,却也没有责怪。  “还好”  “上次我问过了。宋敏琪的脸部应该没问题,不过,她怎么变成了这样?”  听到他提起妹妹,宋敏柔的心突然紧了一下,目光看向卧室,眼神里充满柔和。没有解释也没有抱怨,更没有不知之所错。  这样的宋敏柔仿佛一无所求,无欲无念,倒是真的让容旭尧有些抓不住的感觉。  “你需要我提供的我都照做了,以后,也没什么能提供的了。这一次,我是带着敏琪过来办理休学的,之后,我要陪她去治疗”  宋敏柔说的很平静,好像所有的事情真的过去了,那些人那些事都与她无关了。  “你是什么意思?”容旭尧紧张起来,这样的宋敏柔眼里、身上都散发着阳光的味道,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再能威胁到她。  “你明白的”她转头笑的甜腻,带有一丝俏皮,就像曾经,他们在一起时,那些快乐的日子里,她也这么可爱。  “你还在怨我,不闹了,好不好?宋敏琪的治疗,我会负责,未来也会......”宋敏柔用手挡住了他的嘴,打断了他的话。  “旭尧,让过去的都过去吧,好吗?”她变了,真的变了。不再唯唯诺诺,卑躬屈膝。  “敏琪只要活着对我们就是安慰,我们会对她的治疗努力,不会放弃,妈妈也不希望我们一家人再分开”  她说的很明白,她要和家人在一起,那里没有他,她选择了离开。  “不行”容旭尧慌张,他不知所措,以习惯的霸道去压制已经不是当初的人。  “旭尧,别再强求了,这样我们大家都会很累,我祝你和白灵幸福”她把一切都看开了,在他决定杀死孩子的那一刻,她的心,彻底死了。  “够了,我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他烦躁的站起身,拿出兜里的香烟,刚想点上一支,又想到了宋敏柔,讪讪的放下了。她才是他宿命里逃不过的那道坎。  “旭尧,你何必呢。还想再逼我一次吗?没有了,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奉献了,要不,这条命你看如何?”  他转过头看着她,以往,她说过几次,可是他知道那不过是气话。如今,她仰起头认真的样子,他知道,如若再逼她,这句话就会变成现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