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潮

第二十二章雨中有一滴云彩的眼泪

暗潮 遗心遗意 9739 2018-01-14 19:51:14
  去医务科办各种进修的手续。整个办公区静悄悄的。一种沉默的诡异。毛主任有事不在。干事上官非常耐心的帮我准备着,却冷丁问我一句:“听说沈主任昨天晚上也在医院陪苏书记值班。”  我笑笑,顾左右而言他:“啊!我有点事找苏书记帮忙。好了,谢谢你。毛主任那儿你知会一声,我还得回去准备准备。”  毅然敲开照玉书记办公室的门。却发现了一脸不高兴的毛主任。照玉做出送人的姿态:“毛主任,刘主任的事既然程院长让你解决,就不要征求我的意见。不过做为医疗纠纷处理,为避免事情的负面影响,就不要接受家属的无理取闹。难不成大夫被打还要再给病人家属道歉,再免除所有的治疗费用。你让以后的一线工作怎么开展?这是我个人意见。等程院长回来,院办公会再做具体的处理意见。”  毛主任勉强对我笑了一下,拉门就要出去,忽侧身问道:“你的手续办好了?”  我疑惑的点点头看他离开关上门,才小心翼翼地问:“传言是真的?刘范会甘心?”  照玉摊摊手:“不然呢?我只能陈述自己看到的事实,毕竟关于刘范和肖楠的事是不能写进交班报告的。”  我默默地站了一会,才回答她一句:“别难为了!我懂你。医院手续办完了。我来给你说一声,明天和何长林一起开车过去,有事我会联系你的。”  照玉踌躇了一下:“那老付的事你怎么办?”  我思忖了一下,回答她:“随时准备着吧!”  照玉走过来搂搂我的肩:“你也别难为了,我懂你。”  回到家里。老付反常的没有上班。打开门的一瞬,他正在客厅忙着打扫卫生,扭头看了我一眼,放下拖把走过来接过我手中的包:“咱们是不是要好好谈谈了?我一直在家等你。”  坐到沙发上,我等老付开口。老付倒了一杯水放在我的手边,我错觉自己是来这儿做客的,而不是自己的家。  老付沉思了一下问我:“如果咱们真的离婚。而我摊上何长林的病,你会伤心吗?”  我白他一眼:“感情不是假设出来的。”  老付搓搓手:“是呀!不是假设出来,是做出来的。那现在你还坚持你昨天的意见。依然会和我离婚吗?”  我犹豫了一下:“如果你觉得累了,离婚不失为目前的最佳选择?”  :“你想过晓晓吗?”果然,所有的离婚,孩子都是杀手锏。  :“想过。可以跟着我。你如果坚持。希望你能有说得过去的理由。”  老付冷笑一声:“你似乎什么都想好了。是不是我给你说焕然离婚了。你又想和何长林重修旧好。可惜何长林离婚不是为了你。”  :“随你怎么想?”我本来就没打算想一个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你不想知道焕然离婚的理由吗?恐怕你知道了会对何长林大跌眼镜的!”老付不甘心还在挑战我的耐心。  我不置可否的愣了一下。就听老付缓慢而讥讽的道出真相:“你知道吗!何长林离婚是因为想把钱留给何楚。因为焕然用自己的名义为我在银行贷了许多钱。如果我填补不了空缺。他们所有的一切都会属于银行。”  我惊了一下,疑惑的问他:“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你疯了。我工资这麽高。我们就晓晓一个女儿。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老付残忍的笑着,一字一句的对我说:“我要钱,我要有很多钱。我不想看别人的眼色,不想让别人觉得沈久月嫁了一个多么烂的男人。不想我和我妈把你菩萨一样供着,还接受你对这个家不冷不热。还有,”老付站起来直逼我的眼睛:“我妈就我一个儿子,对你说过什么让你再生个儿子,你什么态度。所以,沈久月,你知道吗?前一段闹成那样,我以为你会提出离婚。你竟然依然无所谓。你有本事不在乎就不在乎到底好了。”  老付像变了一个人,一点一点在撕扯我的心,我本能的躲避他的眼睛,想逃回卧室来消化他今天带给我的生活真相。可老付显然看透我了。他用手把我限制在沙发中间,依然用他缓慢而讥讽的语言一字一句来分割我的思想:“若不是付晓,我会和你凑合吗?你别白日做梦了。从结婚到现在我天天委曲求全无非是为了女儿不在受我小时候家庭残缺带来的伤害。既然你终于下定决心离婚。好吧,离就离吧。付晓归你,房子归你,车子归你。行了吧?”  我的心头真的是乱成了一团麻。什么时候,怎么一回事。我们就纠结到离婚这件事上,而且是这样的自然而然。仿佛已经演练了千百次就等这一刻登台表演似得。说完,老付从沙发上收回自己的手臂:“你可以找人商量了。”  躺在卧室床上,我一直望着天花板发呆:我以为自己足够勇敢,把所有的想法都说出来。可怎么现在觉得这一切都是付勇处心积虑想要的结果呢?那么,从前的那个憨厚踏实的付勇呢?一直在演戏吗?是什么让他演不下去了?还是他不想再演了。原来一切的谣言并非都是空穴来风。我忽然想起何长林问过我真正了解付勇吗?我想我是不了解的。甚至也不了解自己的。  一日三餐的生活可以不用对别人交代。但是婚姻就不只是两个人的事了。我想父母听到这样的消息会怎样?当初我们结婚因为多少有些差距。父亲说过一句话:“他各方面不如你,给不了你啥压力,会招呼好你的。”现在怎么说。还有妈妈除了麻将就是天天靠把子女的生活攀比做为终身事业来做的家庭妇女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怎么能不要交代。在这些压力面前,付晓还好一点。毕竟现在的孩子们对婚姻的态度要更理想化一些。  不想打扰照玉。她累了,她非常累。那么多的感情债等着她偿还,她又是那么一个重情重义的人。然而,这一刻我又能向谁倾诉这一切呢?上一次关于何长林孩子的问题,有季枫替我试探,有照玉给我依靠,有顾芸的同情玉理解。仅仅不到一个月,怎么一切变了。是什么让这一切变得这样的支离破碎,不堪一击。也许曾经我们以为坚不可摧的一切不过都是建立在风平浪静的基础上,一旦有一点风吹草动,所有的所用除了土崩瓦解后的一片废墟什么也没有了。婚姻,爱情。朋友,孩子,丈夫,什么是我的。只有这一刻的痛苦才是我的,实实在在的虚无,实实在在的一无所有。胡思乱想中,我也不知道自己竟然对生活有这么深刻精明,超凡的认识。很快睡意毫无征兆的侵袭了我。  迷迷糊糊中觉得周围很吵,仿佛置身一个早晨的菜市,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讨价还价的声音。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身坐起,愣了一瞬间,就遇上了睡前的问题:我要离婚了,另一个当事人好像也同意了。对,我要离婚。可是我还要去进修,去西安学习妇科微创。进修这半年晓晓怎么办?我是说,如果离婚,如果孩子判给我。正在纠结中,卧室的门推开了。照玉看着傻愣的我,叫了一声:“久月?”  我大力的摇摇头,想对她笑,一行冰冷的东西沿着脸颊蔓延而下。照与走过来搂住我的肩:“哭什么?你不是什么都想开了吗?”  我抽噎着问她:“你怎么来了?”  :“老付打电话让我过来的。还有他们一家子都在客厅。你想好了。这不是赌气的事。虽然我站在你这一边,中午回去和老任说了你的事。老任说我太任性了,婚姻看似两个人的事,其实牵涉的问题非常多。”照玉拧着眉头,拿床头的纸巾给我:“起来吧!褚主任和何书记都在呢!都是来劝和的。”  可怜巴巴的望着照玉:“那我该怎么办?坚持吗?老付也同意了呀!怎么还兴师动众的来这么一手?”  照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褚焕然推门进来了:“嫂子,你醒了。吃点什么吗?我去给你做。”  我只好从床上起身:“不用,我自己来。”  一打开卧室的门,客厅的目光都向我聚焦。老付赶紧站起来来扶我。照玉从我身后跨出一步,把我所有的重量都交给老付,看了一眼时间,对客厅的人说道:“我得去单位一趟,两点半有个会议。先走了啊!”  何长林起身去送:“你慢走,久月会没事的。你放心吧!”后来,我才知道,把照玉叫来的是何长林。不管出于什么想法。显而易见,他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我对照玉点点头,挣脱老付的搀扶,边对照玉使眼色:“我送送你。”  老付张嘴想拒绝。我麻利的跨上已经换好鞋子的照玉的胳膊,回头对客厅的人说:“我一会回来。”  我和照玉站在关上的门口,照玉要我回去换一件衣服,我摇头,只是对她说:“你别担心我,这个架势一时半会也离不了的。心里是一定别扭上了。好歹要出去进修了,眼不见,心不乱。回来再说吧。”  照玉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拍拍我抓住她臂膀的手。转身走了。  焕然开开门把我扶进客厅。褚双民正在严肃的批评老付:“这么大个人还意气用事,一个家庭不能互相包容,互相忍耐,家庭存在的意义何在?说那些赌气的话的时候,你想过孩子的感受没有?”  可是,老付的脖子上青筋暴跳。我甚至于读出他藏在心里的反驳:一个始乱终弃,把我和我妈抛弃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可是,他终究没有说。只是气鼓鼓的坐在一边。  刚刚离婚的何长林和褚焕然似乎也没法接这个话题。于是,在一个奇怪的午后,我们家的客厅成了褚双民主任大谈特谈婚姻与责任的讲座。而就是这个年逾花甲的老人,在年轻抛弃了怀有身孕的前女友,又在女儿怀着别人的孩子时,用自己的权利为女儿觅得佳婿。就在不久之前,这位老先生还因为种种原因要和现任妻子闹离婚。并且他的女儿也刚刚结束了婚姻关系。我看着老先生慷慨激昂:“你们年轻人呀!”恨不能找个地方隐居起来。情愿不认识这一屋子的人,不理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情。  等褚双民的话音落下。何长林站起身:“我要回市委一趟,准备一下。久月,你也准备一下,明天六点我让司机来接你。”  没人再提我和老付离婚的事,仿佛他们就是陪何长林来我家串个门,确定一下我俩明天的出行。  老付把一碗内容丰富的方便面放在我的手边:“吃点吧!就是离婚也得有力气走到民政局不是吗?”  我没有理他示弱的调侃:我实在看不懂这个人,昨天还坚决离婚,什么话都说的决绝。这会又来献殷勤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家人真的能说服一个坚决要离婚的人。  老付掰开我的手,把筷子塞入我的手中:“吃点吧!一会我帮你收拾东西。”  我把筷子在手里紧了又紧,肚子仿佛看见了方便面的诱惑,不争气的开始了叫嚣。心一横,吃就吃,没离婚以前老付还是我的丈夫,妻子吃丈夫煮的饭天经地义。  热乎乎的面条下肚,整个紧绷的神经感觉好多了。其他的事情显得也没那么重要了。譬如:离婚,再譬如:被劈腿了的顾桐。  晚上季枫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躺在床上为自己无耻的投降而莫名其妙。接通电话,季枫在缓慢而吃力的叫我的外号:“树懒,你、怎、么、样?”  我眼眶一热:“我很好,明天去看你好不好?”  :“好。你要好,晓晓要好。玉也要好。都要好。知道吗?”季枫说的很慢,还算比较连贯。我忽然更痛恨自己的无聊和无趣,大声的对她说:“好,我很好。只要你好,枫,只要你好,我和玉和大家才会好。你放心,我真的很好。”  我很好,眼泪“哗”的决堤而出。想象着季枫努力而辛苦的替我担心的样子。我恨不得自己打自己一顿。我是何其的自私自利。何其的没用。季枫小声说:“别哭,有枫呢!还有玉。别哭。”  我不敢再听季枫的安慰,挂了电话,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结结实实哭了起来。  二十一  在车上,意外的发现了褚焕然,她是来陪同何长林检查的,显然这是市里的统一安排,何长林病了,做为他的妻子,褚焕然的陪同天经地义。我笑笑坐在商务车的最后一排。  陈驰今天有手术,知道我们是开车过去,准备手术后陪我们吃个饭。随便请一下胸外的主任。我在电话里一再拒绝。陈驰沉默了很久说了一句话:“久月,等季枫和何长林没事了,你请我。”  办理好我的进修手续,明天才正式上班。我们高高兴兴去康复科看季枫去了。推门的一瞬间,我居然有些紧张,手心直冒汗。季枫在阳台上晒太阳。听到开门声扭过头来。她依然是美丽的,憔悴的感觉是她平常的干练带了一丝温情。看到我们的一瞬间一丝孩子般的微笑挂在她的嘴角。  一步跨过大家,伸出双臂,像许多年前我们喜欢开彼此的玩笑一样来一个不算结实的拥抱。季枫在我耳边笑道:“你怎么也瘦了?以前没事老嚷嚷减肥,现在倒好一个月不到,瘦了将近二十斤。所以千万不敢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愿望,上帝总会用他的方法满足你呀!”  这句话是我由衷的为季伯伯坚持把枫转到西安的抉择感到信服。毕竟是康复期,说了上面一段话季枫已有点气喘。我忙把她扶到沙发上坐下,招呼褚焕然和何长林在一旁坐下,边向季枫说道:“我来进修,何书记来找陈驰。以后咱俩又成‘同事’了。”  季枫抿嘴笑:“照玉给我说,我以为她逗我开心呢?没想到是真的。”转头向何长林道:“陈驰有手术,你和焕然在这儿等吧。他一下手术就过来。”  何长林笑道:“我知道的,昨天和陈主任通过电话了。你过来这边恢复的挺快。看来这边的技术还是要好一点啊!”  :“还行吧!”季枫让我给褚焕然和何长林烧水喝。我去摆弄茶几上的茶具。褚焕然站到我身后:“嫂子,我来吧。你陪季护士长说说话。”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病房门又被推开了。下意识的大家都转头看向来人。却是季伯伯带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季枫从沙发上站起来叫到:“爸爸,”如果我没记错,季枫因为穆老师的缘故是不怎么接受季伯伯的照顾的。可是眼看着季伯伯站在门口愣神的表情,我的第一个念头是:难道这是季枫第一次叫季伯伯,季伯伯没反应过来?  比起季伯伯的茫然。我身边的褚焕然的表情就更匪夷所思了,水壶的水已经注满,她仍然在按注水键。我忙伸手把开关关掉。笑着招呼季伯伯:“季伯伯。我来这儿进修,过来看看枫。”见大家都没反应,我忙替枫介绍:“这个是我们市的团高官,这位是、、、”指着低头无措的褚焕然,我犹豫了一下:“这个是我孩子的姑姑。”  季伯伯勉强笑了笑:“是老乡啊!好,你们陪枫聊一会。”拉过身边的年轻女人说:“小枫,我和冯秘书去处理一点公司的事。有小沈在,我就放心了。有什么事,打爸爸电话。”  季枫点点头。季伯伯关门走了出去。病房忽然安静下来。褚焕然不知什么时候躲到阳台上去了。何长林叫了一声:“焕然,下去走走吧!有久月在这儿。一会陈主任来了。我们在上来。”  意外的是,褚焕然对何长林的提议毫无反应。只是抱臂站在阳台上。季枫看看我,扶着沙发扶手要站起来。我忙一步赶过去扶着她:“坐那儿别动。”  何长林有喊了一声:“焕然,一块下去走走。”声音比刚才高了几个分贝。阳台上笔挺的背影依然毫无反应。我把季枫安顿在沙发上,走过去看褚焕然。  她一动不动的站在阳台上,从十五楼往下俯视,表情木然而决绝,似乎在忍受什么,又似乎是在认定什么。回头询问地看了何长林一眼。何长林摇摇头:毕竟他们,已经离婚了。硬着头皮,我喊了一声:“焕然!?”  褚焕然缓慢的扭头看着我,有下意识看了看窗外,用极快的口气说道:“天气不错,我下楼走走。”  说着也不等我们的反应,就急急的拉开病房门走了出去。显然也没有看一眼跟在身后的何长林。  季枫目瞪口呆的看着发生的一切,小心翼翼地问我:“你走吗?”  拍拍她的手:“我陪你。你终于认同季伯伯了。”  季枫点头:“我出事,他和妈妈最难受,也付出最多,看见哲哲,都明白的,久月,都明白的。”  刚康复,季枫不适合说太多的话,但这足以使我明白她表达的意思,我挎着她的手臂:“史明也很好,陈驰也很好,都好,大家对你都很好。”  季枫使劲的点头:“照玉最好,树懒也好。”  我忽然想起之前她刚醒时一个劲说我是照玉的事,试探的问道:“枫,你为什么一开始说你是照玉呢?”  季枫腼腆的一笑:“不知道,总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那应该是我的。后来到西安看见陈驰,一切又不一样了。才明白,原来我错了。”  季枫不适宜常做,说了一会话,我把她扶到床边让她半躺在床上,她忽然忧伤的说:“久月,我一下子老了好多吧?”  :“没事的,更年轻了。”我逗她:“咱俩给照玉发个照片吧!”说罢,我拿出手机给两个人拍了个自拍就发给了照玉。  季枫玩心大起,用我的手机拍了好多照片,一个劲发给照玉。在这样的狂轰乱炸下,照玉回了一句:“急我的不是,沈久月,你别逗枫了,她可刚好一点,你别折腾她。”  季枫看了回信,撇嘴:“照玉有时候真装,不知道我天天无聊吗?”说着,发了一句:“季枫在生气。”  我接过手机,安慰她:“休息一会,太累了不好。今天还有啥治疗没有?”  季枫也真累了,小声说:“没了,大于已经把我的治疗做完了。妈妈在郑州招呼哲哲呢!这几天就我爸和那个冯秘书过来看看,还有陈驰。”  :“那你睡一会。”我把被子拉开搭在她身上。微信提醒,拿出来让她看。照玉发了一张自己的自拍过来:云淡风轻的笑。下边是一句话:照玉在生气。  季枫轻轻地笑了,有点无可奈何的对我说:“照玉要是个男人,我真的拼了命也要嫁给她。不过还好了,幸好她是个女人。有老任呵护着。”  陈驰进来的时候,季枫缩在床上睡觉,我缩在沙发上打盹。陈驰示意我到阳台上说话。  轻轻带上阳台的门。陈驰小声问我:“怎么样?季枫是不是好点了?”  我点头向他表示感谢:“这几天麻烦你了!确实比在郑州好多了。”  陈驰无奈的笑笑:“谢我什么!怎么说当初离婚我也有对不起枫的地方,年轻的时候对婚姻太儿戏了一点。说实话挺对不起季枫的。哎!对了,何长林呢?不是和你一块过来的吗?怎么没见人?”  我拿出手机给何长林打电话。何长林很快上来了。却没有见褚焕然。我向他身后看了看,何长林说:“焕然有别的事,咱一块陪陈主任吃饭去。”  季枫在何长林进来时已经醒了。对走出阳台的我们虚弱的微笑。尤其是面对陈驰的那个眼光,像个孩子一样充满了依恋和信赖。陈驰俯身去扶急于起身的季枫:“慢点!”  季枫点头,手自然搭在陈驰的胳臂上,在陈驰的帮助下坐在床沿上:“你们去吃饭吗?久月也去吗?”  何长林和陈驰同时看向我。“去,”“不去。”几乎是异口同声,答案却截然相反。何长林忙解释:“久月就一块去吧!很快就回来了。”陈驰说:“何书记,咱俩去就行了。让久月陪陪季枫吧!多交流对季枫的康复有好处。”  何长林还想说什么。一想到这儿是有求陈驰的就不好再和陈驰对立:“那久月就在这儿等着,我们给你带点饭过来吧!”  陈驰望望季枫对我说:“不用了,我刚才已经点好外卖了。给季枫叫得粥,久月一块吃点就行了。”正说呢,陈驰的电话就响了。  我在茶几上摆饭,边对季枫说:“哎!够丰盛的,咱俩怎么吃得完。要不要馋馋照玉呀!”  季枫指指我的手机:“要的,一定要的。拍照吧!”  帮季枫选择了一个舒适的位置,把筷子递给她,小心翼翼地问:“你还记得陈驰吗?”  季枫点头:“怎么不记得?那时候他喜欢照玉,我喜欢他。结了婚他喝多了还念念不忘照玉。我也是任性,一定要离婚。现在想想真幼稚。那时照玉已经结婚了,我要是能磨磨性子和陈驰过下去,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了。”  :“你真是这样想的?”我吃惊的看着季枫,这还是那个洒脱干脆的季枫:“世上那有后悔药呀!”我岔开话题“平时谁照顾你?”  季枫怯怯的看了我一眼:“你别不好意思。想问就问吧!甚至有一段我还恨过照玉呢!但你也知道照玉是全心全意希望我好的、对我好。那之后我还迷恋了照玉一段时间。现在好了。我也为我的任性付出了所有的代价。”  我不知说什么好,忙给她拣菜吃:“来吃点木耳。”  季枫接过放进嘴里细嚼慢咽,得空又对我说:“久月,你什么都好,就是心事重,有啥都不爱说。我知道你和何长林的感情。现在这样你能不别扭?”  :“何长林离婚了!”我放下筷子:“确实挺为难。这次来进修,一半是医院的意思,一半是私人的原因。”  :“哦!”季枫点点头:“陈驰给我说了你来进修的事。还有照顾我的大于也说了。其实也没什么。到这份上能帮忙就帮吧。我妈说,我出事全凭史明和我爸出面才能处理的这么好。我能明白何书记的心。也明白你。”季枫伸出手拍拍我的手背:“吃吧!我吃不了多少。你多吃点。”  我又拿起筷子:“你也吃。穆阿姨没过来,谁照顾你?”  :“我爸请的人,我妈有慢性支气管炎,天太冷,我爸怕她受不了,也给她和哲儿请了保姆。我想好了,我爸现在就想对我们好就让他好呗,总和他唱对台戏,结果有事还是他最上心了。还有史明。我也接受他的帮助。还有你和照玉。有事就知道谁是对你上心的人了。我知道顾芸也不容易。我不会和顾桐过不去的。当时我们都喝酒了,谁开车都有错。就这样吧!大家好好儿的比什么都好。我不计较了。什么都不计较了。”季枫说的很慢,很慢。我倾耳认真的听她徐徐道来:“我以前太任性了。昨天陈驰过来看我,那么认真那么仔细的给我检查。那一刻忽然觉得其实这样也挺好,一切都过去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再也不走弯路了。你也是,久月。照玉要离开洛振。我也不打算再回去了。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  说了这么多,季枫可能是累了。靠在沙发上。我忙倒了杯热茶递给她:“没事,以后我不值班就过来和你作伴。反正我要进修半年呢!咱俩正好作伴。以后有的是时间。”  季枫点点头:“我要恢复的好就回郑州,一来方便照顾哲哲和妈妈,一来离照玉也近了。我爸说如果我愿意他在郑州弄个分公司给我。我想想也行吧!反正认都认了。让他们都高高兴兴的没什么不好。”  我起身收拾了茶几上的东西,又扶着季枫躺在病床上。刚坐到沙发上,照玉打个电话过来:“吃的不错吗!信号要是可以微信视频一个,让我看看枫怎么样了?”  我忙拿住手机站在季枫身边接通了微信视频。画面上照玉好像在家里,穿着粉红色的家居服,竟显露出一种小女人形态,与她平时风风火火的形象一点都不符。季枫笑道:“苏书记,你可真嫩。吃的什么好东西?”  照玉举举手:“饭后水果,火龙果。哎!让树懒去给你买几个,挺好吃的。你要多吃水果的。”  我伸头逗照玉:“你太小看咱枫的魅力了。床下都水果。不需要我献殷勤。”  照玉在那边笑:“好啊!你俩可站一条战线了。枫怎么样?看上去比前几天好多了。”  :“可不嘛!刚给我上了一堂哲学课。”我用手拍拍季枫的肩:“新的哲学新人横空出世。”  季枫推我;“别听久月胡诌。照玉,我好多了。醍醐灌顶一般,什么都想通了,看开了,觉得挺轻松的。心里忽然可清明了。”  :“是吗?那就好。我这边安排出空闲就去看你。现在沈久月去了,你就可劲用她,想要什么,想吃什么尽管使唤她。”  :“那是一定的,今天晚上就让她陪床。”季枫搂住我的肩:“你午休吧!我也要睡一会了。”  我拿过手机,照玉小声问:“何长林的事怎么说?”  我摇摇头:“他们去吃饭了,可能下午会检查,有什么事我给你打电话,你睡会吧!”  挂了手机。看向季枫,季枫正眼巴巴的看着我的手机:“我爸说我现在不能用手机。可我已经好多了。”  “那你平时怎么联系你爸?”  “我爸给我雇了保姆,今天听说你来了,我让她出去办自己的事去了。刚才我爸不是有过来吗?下午再来我要他给我一个手机。你帮我办卡好不好?”  正说呢,季伯伯推门走了进来,边脱大衣便问我们:“听陈驰说给你们要了饭。吃的还行吧!小沈是吧!你过来进修没事多来陪陪季枫。”  季枫小声对她爸爸嘀咕:“我想要手机。”  季伯伯看我,大概以为是我的主意。季枫解释:“久月进修去病房会很忙的,你也那么忙。我有事好和你们联系。”  本来已走到床边的季伯伯看着女儿可怜巴巴的样子,身子一转,拿起自己的大衣,掏出手机就拨了出去:“陈主任,枫儿可以用手机吗?”  那边的回答估计是肯定的。季伯伯又打了个电话:“小罗给我买个手机送过来,越快越好,苹果的吧!我女儿用。”  季枫微微一笑:“爸爸真好。”  季伯伯走过去审视了季枫一眼:“确实好多了。看来陈驰确实有两下子。想吃什么给爸爸说。我可能要回郑州几天,给你个手机也行。有陈驰和小沈在这儿先照护着你。这个阿姨怎么样。”  季枫点头:“还行,爸爸。别让我妈过来,天太冷,她有气管炎的。还有哲哲。这两天我觉得好多了。等再过几天好点了。我还回郑州治疗。”  季伯伯严肃的看着女儿:“陈驰的水平高,就在这儿,什么时候你能活动自如了再回郑州。陈驰的水平高。你这么小,一定要恢复到最好。”  季枫没再说什么:“爸爸你去忙吧!这儿有久月陪我呢!”  季伯伯把身子转向我:“小沈,你过来一下。”说着径直向阳台走去。我以为季伯伯因季枫的事有什么要交代我的,就跟了过去。  季伯伯关严实阳台的门,问我:“今天和你一起来的是什么人?”  我想季伯伯是不想别人打扰季枫,似乎有点生气了。忙解释:“那个是洛振市的团高官何长林和他的妻子褚焕然。他们来看病,和季枫也熟悉,就顺道过来看看枫。”  季伯伯用手搓了一把脸:“你说那个女人叫褚焕然。她父亲是不是褚双民?”  我点头:原来季伯伯也是洛振人,只不过和穆阿姨离婚了,不在会洛振而已。认识褚双民是情理之中的事。  季伯伯沉思了一下,似是无意的问了一句:“他们的孩子比哲哲大点吧?”  :“何楚?”我意识到季伯伯是问何长林家的情况,忙回答:“比哲哲大四岁,十四了。是个男孩。”  季伯伯点点头:“以后没事过来和枫儿多交流交流。对她的后期恢复有好处。听说你们几个关系可以。挺好的。枫的脾气倔。有什么你多体谅一下。”  说完,季伯伯兀自打开阳台的门走了进去,拿起大衣披在身上,看了眼躺在床上休息的季枫,交代我:“一会手机送过来,让枫儿选个好,你去替她办一下。办好了。给我说一声。”  说完,在茶几上放了张名片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