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花开小楼几度愁

第三十二章 花开一片霞 柳摇几缕风

花开小楼几度愁 绿柳红墙 2833 2018-02-15 07:46:39
  一阵雷声过后,并没有下雨。须臾,风吹云散,热浪弥漫了庭院。吃完了午饭,照例回到楼上午睡。  “你睡不睡呀?”柳一菲倒在床里,看他还坐在床边看小说,就蹬他后背一下,“刚才还说早晨起早了,还看。”  “不看了,真有点困。”夏怀林打了一个哈欠,脱衣上床。  “玉琳姐什么时候回来呀。”柳一菲拽他一下,“你转过来睡。”  “说是明天吧。”夏怀林翻过身子,“没给你打电话?”  “打了。”柳一菲皱了一下弯眉,“让我劝劝可心儿,跟玉儿处对象。”  “你跟可心儿说了没有?”夏怀林看了她一眼,“玉儿不错的。”  “他现在不听我的话呀。”柳一菲埋怨地推他一把,“欢欢多好啊,不是你,他俩真的好般配…..”  “这个责任不能由我全负吧?”夏怀林看她一眼,“你不是困了吗?”  “刚才还睁不开眼睛,现在还睡不着了。”柳一菲枕着他的胳膊,“哎,你说,这二十多年了,玉琳姐就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呀?”  “你多聪明,隐蔽的好。”夏怀林看着她红红的脸儿,“玉琳实在,也不多想。”  “有的时候吧,”柳一菲好像回忆,“玉琳姐看我的眼神儿好像隐藏着什么…”  “做贼的心虚。”夏怀林一笑。  “谁做贼啦?”柳一菲脸上绯红,撒娇地,“还不是让你们给逼的啊。”她笑了笑,说,“哎,晚上可心儿回来,你可得好好劝劝他。”  “睡觉吧,听话。”夏怀林搂着柳一菲的脖子,亲她一口,“别想那么多了。”  柳一菲没有说话,渐渐进入一个绚丽多彩的梦境。  柔柔的小雨,带着薄薄的云雾,笼罩在庭院里。是谁飘到了半空,去捕捉雨中那“呢喃”的飞燕….飘过了房顶,飘过了柳梢…..突然,一下子落到了湖水里。啊,柳一菲惊叫一声,睁开了眼睛。  今天的午睡超时了,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多钟。  “你不到牧场去啦?”柳一菲看他还没有醒,坐起来就推他一把。  “说好了,好好陪你的。”他翻过身去。  “就这样陪我呀?净给人后背。”柳一菲拽他,“一会儿可心儿就回来啦。我寻思吧,你回牧场拿点好牛肉,回来吃烧烤。”  “对了,可心儿喜欢的。”夏怀林坐起来,偷偷一笑,“什么都像我。”  “你儿子不像你,还能像别人啊。”柳一菲拿过衣服递给他。  夏怀林几下穿好,看着柳一菲:“你也起来吧,一块儿去牧场看看。”  “我还去呀?”柳一菲看着他,犹豫不决。  “去吧,整天在家里,出去散散心,开开眼。”夏怀林扣完了衣扣,拽起柳一菲,“以后没事儿,到处走走,换个环境看看。”  “哪儿也没有这儿好。”柳一菲甩了一下秀发。  “你是习惯了。”夏怀林给她拿过鞋,“下地收拾收拾。”  “你不习惯?”柳一菲低低一句,“想换人了吧。”  “换什么,也不能换你。”夏怀林说着,在她额头亲了一口。  柳一菲来到洗浴间,穿上了带花的连衣短裙,推开门一笑:“穿这身好不?”  “天女下凡。”夏怀林笑道,“天下就没有比一菲更漂亮的女人。”  “瞎说呀。”柳一菲甜甜一笑,“把那双浅绿色的皮凉鞋拿来。”  “粗跟的?”夏怀林伸手拿过来,“这是我特意给你和玉琳定做的;她还一回也没有穿过。”  柳一菲抬起一只脚:“你帮我穿。”  “真难伺候。”  “烦啦?”柳一菲娇滴滴地一笑,小声说,“烦了以后就别到我屋里,省的鲁大嫂嫌我屋里说话声大……”  “穿好了,”夏怀林看着她,“舒服不舒服?”  柳一菲轻轻跺了一下:“真舒服。”  “走吧。”夏怀林拉着她的手,像两只飞燕来到楼下,一同去牧场。  一望无际的大地里,长着高粱、玉米,还有大豆。远处的山坡上,挂满了苹果,到处飘逸着浓浓的果香。  柳一菲坐在他的身边,欣喜地浏览着在乡村才有的风光。  小车在一个绿树掩映的宽大厂房门前缓缓停下。  夏怀林钻出去,拉开这边的车门,柳一菲慢慢出来,好奇地四下看了一眼。  “这里是屠宰场。”夏怀林指着大门说。  “牛都在这儿宰呀?”柳一菲话还为说完,就听见院子里传出“哞哞”的牛叫声,吓得她躲到一边,推他,“你进去拿吧,我可不敢看,太残忍了。”  “你进车里等我吧。”夏怀林去开车门。  “哎呀,不用啦。”柳一菲来到大树下,“这儿挺凉快儿的。”  夏怀林进去了,到了门口还回头看了一眼。  柳一菲仿佛看到了老家,也有绿油油的的庄稼,逢年过节,都杀猪宰羊,那场面足以令人毛骨悚然。  那是谁?柳一菲不经意地看到那边的小路上过来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什么东西闻着。看那神情,比喝了一杯蜜酒还沉醉。  那男人正是黄家小子,他正拿着柳一菲的丝袜忘情地闻着,一抬头,看到了柳一菲柳枝般的身影,吓得连忙背过手去,从后面把袜子塞进后腰。  “你…..”黄家小子不知柳一菲的来意,说话都结巴。  “生姜改不了辣气!”柳一菲皱了一下弯弯的粉黛,鄙夷地,“也不嫌丢人。”  “在你面前,丢什么也不怕。”黄家小子脸有些发热,“一菲真比以前好….”  “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啊。”柳一菲生气地瞪他一眼,款款朝大门走去。  “哞哞——”,大门里又传来几声牛叫,吓得柳一菲停下脚步。  “哎,你快出来,我害怕!”柳一菲提高了嗓门,大声喊道,回头看了一眼,黄家小子像兔子一样,连忙钻进玉米地里跑了。  “怎么了?”夏怀林一手拎着一兜子牛肉出来,看着柳一菲问。  柳一菲沉吟了一下,没有提黄家小子,只是小声说:“刚才院里的牛一门叫。”  “别怕。”夏怀林把肉放到后备厢里,“小时候,你没见过杀猪啊。”  “见过,我害怕。”柳一菲看着青纱,嗫嚅地说,“都是老远地看……”  “走吧。”夏怀林拽开车门,“今天全是上好的胸口和肋条。”  柳一菲钻进车里,想着他说的那些有怪癖的人,心里怏怏不快。人啊,怎么就那样缺乏自知之明呢?她还在默默地思考着,不知不觉回到了庭院里。  树上的鸟儿,像见到久别的亲人,跳来跳去喳喳地欢叫着。丛中的蝴蝶,好像又看到一朵艳丽的鲜花,纷纷飞过来,在柳一菲的身边飞舞。  好美的意境,如诗如画。夏怀林把牛肉送到餐厅,让鲁大嫂切肉,就端着烤炉来到垂柳下,蹲在地上点火生炉。  “我去拿板凳。”柳一菲美得脸儿像一朵花,款款来到餐厅,看着鲁大嫂在拌肉,凑过去,小声说,“那些东西不用找了。”说完,拿起几个凳子,来到垂柳下,围着火炉摆好。  “回楼换双平跟儿鞋吧。”他蹲着看她的脚,“省得板脚。”  “你说我的脚穿这双鞋好看的。”柳一菲抿嘴一笑,抬起一只脚,让他看。  “漂亮人儿吧,什么都漂亮。”夏怀林一笑,“连蝴蝶都跟着乐。哎,真有一只落在你头上了。”  “在哪儿呀?”柳一菲伸手摸头,没有抓到,抬头一看,果然一只花色的蝴蝶在她头上翩翩起舞。她笑了,笑得沉醉。  炉火点好了,冒着一缕白烟。鲁大嫂拿来小桌子,几样小菜、几盆肉摆好。  “一菲,打电话问可心儿什么时候回来。”夏怀林扇了几下炉火。  柳一菲拿起电话拨打过去,真是喜出望外:儿子可心儿马上就要回来了。  “别等了吧。”柳一菲看着火炉,“怎么吃都是新鲜的。”  “烤肉。”夏怀林夹几片肉放到烤炉上,立即飘起几缕肉香。  “真香啊。”柳一菲拿起碗。  “看我这记性。”鲁大嫂起身,“酒和饮料还没拿哩。”说完起身离去。  夏怀林把一片考得油乎乎的牛肉放进柳一菲的碗里,看她不动,斜睨了一眼小楼,笑着说:“想起来了,第一口你从来不动筷子的。”说完,微笑着夹肉送进她的嘴里。  “我来啦。”  柳一菲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啊,怎么是她来了。  除夕日金锋利:朋友们过年好! 1384221713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