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凤主山河帝女花

第514章 还是我来喂

凤主山河帝女花 源子夫本尊 2234 2017-12-07 13:57:00
  能够帮得上忙的人,自然是锦公主。  这一夜过得平淡,夜色深了,等公子玄不算安稳地歇下,她已遮掩了面纱,匆匆出园。  一路畅行无阻,一直到了锦公主的小院,这才有森严的禁卫。有公主的地图帮忙,她很快避开了侍卫,进了锦公主房间。  丫鬟不知去了哪里,雕花门洞中蹿出来的人,只有锦公主自己。屋中没有点灯,或许是早骗了侍卫已经歇下。  总之,那些白日里守在此处的侍卫,此刻也只在外院守卫,并未进来。  宅院中无声无息,黑影幢幢,锦公主眨着无辜的大眼,“倾城,能走了吗?”  倾城瞧着她刻意描画的眉眼,点点头。  两个人出门,为了避开侍卫,颇费周章。亏得倾城武艺不错,锦公主虽然失忆,也有武功底子傍身。二人很快避开侍卫,潜入了刘裕的房间。  房间里,那个被差遣离开的副手还未归来,床榻仍然空空荡荡。  刘裕一个人安静地躺在床上,虎目灼灼。听到脚步声,他扬起上半身来看,立时激动道;“锦儿?”  锦公主飞鸟还巢一般扑过去,紧紧陷进他的怀抱中,低声抽泣,“阿裕,我好想你……”  他当然也是想她的,两个人抱在一起,卿卿我我,浓情蜜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想起来站在门口的倾城。  “沐姑娘,多谢你带锦儿来。”刘裕先开口,感谢的话不吝言表。  倾城收了尴尬之色,淡然一笑,“不用客气,举手之劳。”  她走近两步,目光越过趴在他怀中的锦公主,低声道:“你的身体怎么样了,感觉如何?”  不问话还好,一问话,登时牵动了他的神经,使得他猛烈的咳嗽起来。  “怎么会咳嗽?”她迟疑,伸手搭上他的寸关,不过片刻,就紧蹙了秀眉。  “你的病症怎么加重了,这不应该啊。”她眸光迟疑,完全想不通关节。  刘裕咳嗽着,不忘解释,“下午谢姑娘来过一趟,说要找什么东西,整个侍卫房都翻了个遍,所有人都在院子里集合,在下……也不例外。”  风雪呼号,谢姑娘能丢了什么东西?  甚至还能丢到侍卫房来。  谢道韫名留千古,一身能力不是虚吹,定也有过硬的本事。那么她冒着风雪搜查侍卫房,究竟是为了什么?  倾城忽然就想起了白日里,乔装为刺客的王七爷。王七爷自然不会进入谢府,但那些侍卫毫不知情,谢道韫更不知情。他们四下找不到刺客,只好往男人堆里翻找。  所以刘裕才会被人从床榻上拖起来。  所以,才受了风雪,病情加重。  锦公主瞧见她的脸色铁青,吓得连撒娇也忘了,“倾城,阿裕究竟怎么了?他没事吧?”  亏得白日锦公主送了许多珍贵药材,只要使用得当,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她微微颔首,先镇定下夫妻二人的心,才道,“无碍,白天天锦送了许多药材来,我都带着。”带着药材却要想办法煎水给刘裕服用。但今夜这样情况,显然不能煎服什么药物。  她眸光闪烁,“这个小房间倒是可以煎药,只是味道难免不好闻,与刘公子同住一屋的侍卫,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他不会回来了。”刘裕回答的干脆。  她看过去,刘裕神色苍白,“他死了。”  什么情况?  “谢姑娘吩咐他做事,他却趁机逃走。可惜人没逃得远,被谢姑娘派人抓回来。就在这院子里施了鞭刑,活活打死了。”  谢道韫不过是谢石的侄女,哪里有权利对他们这些当兵的人用刑?  朝廷有明文规定,大户人家运用私刑,那也是违法的行为。轻的罚款处置,重的还需抵命。  然而,谢道韫完全没考虑朝廷的律法问题。  倾城眸光闪烁,不好评判,“那么我现在就煎药。”  果然,就在这小小睡房中,她竟支起了炉子,开始为刘裕煎药。锦公主也不闲着,慌忙帮助她。  两个人配合起来,药材煎煮的很快。  因为刻意透气,药味也散的很快。  一碗药煎好,倾城忙盛了一碗,亲自递到了刘裕跟前,“把它喝了。”  刘裕半靠着床榻,艰难的点点头,苍白的脸上含着感激的笑意。  乌黑的汤药很苦也很烫,他看着药碗的目光,却像是看着这世间最好的事物。她不由一笑,亲手舀起一勺,喂到他唇边。  他是南朝未来的帝王,能掀翻这南朝天下,埋葬这南朝权贵,她如何能不将他治好,又如何能不将他照料好?  于公于私,都是合情合理,且是必须要做的。  “咳咳……”  身后,却乍然传来锦公主的咳嗽声。  她还未回头出声关切一二,背后已伸过来一双圆润白净的手,替了她手中的药碗,温柔糯糯道:“还是我来喂阿裕吧,倾城。”  她转头,对方眼波流转,娇俏地笑着。  她松了手指,任由锦公主端了药碗离开,跪坐在刘裕不算宽敞的床榻上,轻轻舀起一勺汤药,小心吹着,温柔笑,“阿裕,小心烫……”  刘裕会心一笑,“锦儿亲自喂我,就是滚烫的热油,我也喝得,还怕这小小药水。”说完,便一口喝下。  惊得锦公主连连缩了手,生怕烫了他口。  夫妻二人笑嘻嘻对望,锦公主脸色酡红,羞涩不已,刘裕爽朗大笑,醉情极深。  这样画面很和谐,倾城勾唇一笑,径直走到门外,为他们把风。  这一夜,过得极快。  初雪早已停歇,漫野银白,不必点灯也可看清谢府中景象。屋中二人也不知在做什么,静寂无声。  更深露重,天气越发寒冷,她站在门外,几乎已经冻僵了。  许久,身后才响起锦公主开门之声。  她回头,锦公主低着头低声道:“天儿不早了,咱们回去吧。”若是再不回去,只恐这天就要亮了。  倾城应了一声,“药材我已经留下,等他明日恢复些体力,就可自行煎药了。”只要他能自己照顾好自己,她也不必再来探望,正巧可以托他出门一趟。  她微微一顿,忙道:“公主稍等,我还有几句话要拜托刘公子。”  锦公主倏地抬头,“什么?”  倾城不知该如何跟解释,只好道:“是关于公子玄的。”  也不等锦公主多问,推开门走了进去。交代了几句话,得到刘裕的首肯,她才匆匆出门。  锦公主站在门外,冻得跺脚,“咱们快走吧,这个地方好冷呀。”  两个人小心翼翼出了侍卫房,不曾惊动其他人。送回锦公主,倾城才急急往绝尘园去。  还未到门口,却听得一片嘈杂之声,好似有人正在院中大声喧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